冯小鹿
冯小鹿

这边是冯小鹿,一个处于学生时期的创作者。偶尔会发布小说和一些随笔,还有一些类似于散文的小文章。喜好写文、音乐、舞蹈、追星、学习。粉的是名侦探学院的常驻嘉宾和大部分飞行嘉宾,但是对于所有的飞行嘉宾都不厌恶。

合集丨克苏鲁的呼唤:埃利奇·赞的乐谱丨第十章:这事,该终结了

故事本季最终章。

全部人听完了以后,都沉默了。

“原来……故事是这样的。”

安妮特将曲谱交给了霍华德:“孩子啊,现在轮到你去完成这段使命了。”安妮特看向了原先潜伏在这里的四人,“你们也是。回去那边的路上,要小心啊。”

四人沉默了下来。他们知道,这次回去,必定危险重重,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快点回旅馆休息吧,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安妮特突然豁然开朗的对着他们说到,然后步行离开了歌剧院。

众人看着安妮特的背影,心里莫名的有点难受。这个女人……

任务进展:

Grimm、Giraffe、Greed、Grood:小提琴录音

公开线索:当年发生的故事全然知晓

进度条:四人需要在霍华德的带领下前往奥思尔路

第三站:奥思尔路

*

第二天早晨在旅馆楼下的餐厅享用早餐后,五人乘上了电车后离开了印思拉德,回到了新奥尔良。一路上,大家都不说话,似乎都有着自己的心事。他们一路上安安静静地,回来新奥尔良。

在霍华德的带领下,四人跟随着他的脚步,来到了一个他们没有看过的街道。大家看到的时候,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难道就是奥思尔路的真实原貌吗?还是随着时间而改变了。”Grimm忍不住惊呼起来。

“可能只是……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Giraffe在一旁附和道。

此时映入他们眼帘的,不是安妮特所说的那种古欧的建筑,但还是一样歪歪扭扭的。里面的房子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然变得更加现代化,更符合大众审美。

他们走到了巷尾,那面有着绿植的墙壁还在。敲开了他们旁边的门,一位年轻人为他们打开了房门。

“是来调查埃里奇先生的事情的吧?你们好。”他似乎早就知道他们几人到来的目的,赶紧开门让他们进入屋内。

他们一边走上楼,一边听着年轻人给他们讲解着阁楼的注意事项:“这座房子的阁楼在埃里奇先生走后,我曾祖父就没再开过了。当然,包括我爷爷我爸。”

到了阁楼,他给几人推开了房门,并叮嘱几人进入阁楼时要小心。五人点头示意后,便走进了房间,并顺手带上了门。

几人稍微观察阁楼。阁楼里头仍然破旧不堪,厚重的蜘蛛网和灰尘覆盖在陈旧的家具上。那扇挂着红色窗帘的窗户仍然敞开着,站在那边可以看到整个奥思尔路的景色。只是……那窗外的天黑得很诡异。

他们各自散开去各处调查。在房间内翻找的时候,霍华德意外地翻到一个箱子。其余四人走向前,围在霍华德身边看着他打开,里面装着的是厚重的一沓曲谱。

“这是什么曲子的谱?”Giraffe忍不住拿起其中一张曲谱查看。

“估计是埃里奇先生其余的乐谱吧。”Greed在一旁附和道。

正当他们在调查时,一阵剧烈的晃动将他们给震开,五人中心不稳,瞬间就跌倒在地。除了Greed和霍华德找到支撑物撑着以外,其余三人都受了伤,尤其是Giraffe,在被桌子磕到脚后,他的脚踝似乎扭伤了。

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一声响亮而刺耳的声音传入各位的耳朵,狂风也将他们给吹散到各处角落。这段声音令他们感到头痛欲裂,Greed的暴食症在此时复发,疯狂啃咬东西;Grimm此时也感觉到腹部剧烈阵痛,忍不住开始呕吐;没有其余症状的Grood和Giraffe也因为头疼而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就在这时,霍华德强忍着疼痛颤抖站起,左手握着提琴,右手握住弓弦,开始颤颤巍巍地拉起那首在他心中刻了多遍的曲子。

快到那段缺失的音段时,他用着几乎怒吼的声音问其他四人:“等会拉什么调!”

Grimm和Grood此时默契地望向此时最清醒的Giraffe。在长期的猎杀任务训练下,Giraffe在面对这些高音频的声音,虽然仍然会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

果然,不负两人的期望,Giraffe很坚定地对着霍华德喊道:“选C调!”

霍华德接受到了信息,随后在下一段音段中按照Giraffe所说的那样,拉了段C调的曲。他拉着小提琴,拉到手都出血了,他还在继续拉着。

不知道在经历了多久,霍华德终于拉完了整首曲子。随后,一阵巨大的冲击波把所有人震开,众人都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天色已亮,调查者四人组纷纷醒来。虽然还是感到头疼,但是都无一例外的注意到了,躺在正中间的霍华德。

霍华德的脸色苍白,触碰之时已经手脚冰凉,似乎逝世一段时间了。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直升机的声音已从窗口边传出。他们向前查看,发现正是king。

“各位辛苦了。这次的任务你们完成得很好。回去好好休息吧。”king这么说着,还让几个跟在身边的人帮忙整理曲谱。

在此之后,他们与布兰多德的曾孙告别后,他们便乘上了直升机,回到他们的住所。

当剩余的三人正在好好休息时,Giraffe这才忆起,他手中的金色雕像,秘密还没解开……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