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晚起的夫人

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这个名字中包含的满满的恶意:命贱,随意造作。

三个月前种下的太阳花,已成花园一景,阳光灼热的时候才会开放,在葱绿的枝叶间陡然燃起,一朵朵绚烂得像火焰。

     这种花在中国叫做掐不死。“掐不死”这三个字很形象,也很写实,它们真的很顽强,适应力也很强,随便掐一段枝叶,埋进土里就可以生根,长成璀璨的一片,除了格尔木的盐湖和撒哈拉沙漠,在我去过的每个地方都见到过它们俏丽的花朵。但,无论如何也无法忍受这个名字中包含的满满的恶意:命贱,随意造作。

      昨天,无意中得知,这里的人们为她们命名为晚起的夫人。从字面就可以感觉到这样的画面:临近正午,一个身着绿色丝质长裙的女子,慵懒地舒展着身体,挽起凌乱的长发。

     为什么同一种花在不同的国家,会有截然不同的乳名?

     这种花学名半枝莲,马齿苋科,马齿苋属。生命力极强,也极美丽。它被赋予的不同的乳名大约就是不同人群最关注的禀赋。

     顽强是个体的禀赋和优点,难道就可以成为被尽情伤害的理由?而作为一朵花,它最重要的使命不该是美吗?

     这些花就像很多坚强而内心美好的人,他们依旧在险境中苦苦挣扎,我无能为力,只能遥致祝福和祈祷。

     好在我有一大片半枝莲,拥有无数个晚起的夫人。会好好呵护它们,纵容它们慵懒而安然地生长。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