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清理

这些天清理了很多人,包括我的大学同学。

同样的生存环境,我知道他们也是某种教育或洗脑的受害者,但身为人类,同情心、同理心、换位思考能力,并非高深的学识,甚至应该算是本能,即便不识字的儿童看到他人或者小动物受伤害,也会感到悲伤。如果为战争叫好,就无药可医了。

那位同学也曾是文字工作者,喜欢写风花雪月的故事,崇尚个人自由,常常向我抱怨,经常遭到删帖封号,不允许有言论自由。但战事一起,她就兴奋起来,先是转了普京的战争宣言,说是最好的战争动员令,然后又赞扬车臣武装的誓师大会,说看得热泪盈眶。

我回了一句,你脑子被驴踢了?自己渴望自由,又不允许别人维护自由。是不是又病?

我以为她会回怼,没想到她转来一堆链接,说有很多历史问题需要解决,普京发动战争师出有名。

我说:战争就是一群人与另一群人的厮杀,要多么原始和野蛮才能给杀人找到理由?如果我有个理由,就可以冲到你家杀你吗?

她说,那当然不行,但是地缘政治十分复杂,你不懂。

我问她是否刚刚参加了联合国或者政治局会议?别人说什么都信,能不能动动脑子?

她显然并不想动脑,又搬来一大堆官方宣传证明自己的观点。

她的病显然不是我能治疗的,于是果断删除。

她随后发来加好友申请:你删我干嘛?

我回复:你已经蠢入膏肓,无药可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