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止疼藥

而且,這粒止疼藥居然是人。吞噬她、消化她,著實有點殘忍。

有個九零後人稱郭老師,據說是大陸直播界神一樣的存在。幾年前就常常聽學生們說起,他們還讓我看她無遮無攔地搞怪,還有她耳熟能詳的郭語,比如,迷hotel(獼猴桃)、 粗莓(草莓)、蘋棍兒(蘋果)……聽說,她一度成為“郭老師現象”,擁有七百萬粉絲,那年去南京,還引得網友聚集,甚至造成交通阻塞。

近些年年輕人大都以錐子臉、大眼睛、無辜表情、無暇皮膚為美,在朋友圈永遠看不到一張沒有P過的照片,見過一個最誇張的,兩個眼睛佔了半張臉,將下巴拉成三角形的銳角,搞得我不禁擔心,她摔倒時下巴會戳進泥土。 

    一直很奇怪,這些孩子對「美」的追求已達到嚇人的地步,又為什麼會欣賞並推崇這樣容貌普通和言行唐突的郭老師?

    琢磨了很久,不得要領,恰好當時扭傷了脖子,去吃一粒止疼藥,忽然意識到這或許就是郭老師現象的意義——止疼。

    郭老師不太自我美化,不太假、不太裝,而且嘴巴利落、嬉笑怒罵、口無遮攔,常常把很多人想說又不敢說的話一瀉而出,連綴成合轍押韻的長篇十連罵,痛快淋灕。這大概是她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很多人大概並不喜歡一本正經地正襟危坐,道貌盎然地滿嘴跑車。憋屈了一天,晚上散架般倒在沙發上,看一看、聽一聽郭老師的直播,心裡積攢到即將噴發的詛咒隨著十連罵奔湧而出,看看她枯黃的圓臉上豐富的表情,大笑一場,好像明天又可以繼續撐下去了。

只可惜,止疼藥只能減輕疼痛,並不能治病。而且,這粒止疼藥居然是人。吞噬她、消化她,著實有點殘忍。

那時想,好吧,雖然如不懂過度P圖一樣,也不懂她的好。但也許還不算太壞,至少她的與眾不同還被允許存在。

剛剛聽說,幾個月前,她早已因“低俗”“畸形審美”“影響下一代”為由被全網封殺。據說她使用化名,帶著假面具,使用變聲器試圖復出,很快被再次查禁。

自此,郭老師徹底消失了,沒有一絲消息,也沒有任何渠道發聲。

她怎樣了?會遇到什麼?該怎樣生活?再也沒有人關心,也沒人在意。就像被徹底消化了,又好像她從來沒有存在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