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种子

我知道一棵大树出发时或许只是一棵种子,也知道它长到被仰视的高度,需要等待很久很久。

清晨,亲手铺了一条白色的小路,笨手笨脚地挖开草坪,将一株株小草移走,再种下一颗颗白色的鹅卵石。

一向动手能力很差,看似简单的事对我都是大工程,短短一段路,花了两个多小时,铺完时已经汗流浃背。踩着小路来来回回走,踩实每一颗石子,走得很雀跃,很有成就感。

喜欢亲手塑造自己的生活,哪怕每天只变好一点点。对变好这件事,我非常有耐心。我知道一棵大树出发时或许只是一棵种子,也知道它长到被仰视的高度,需要等待很久很久。

近期迷上了种植,买回很多种子,在每一个角落,每一小片裸露的土地上,都撒了一些。看着它们破土、萌芽,很快乐,再等等,小苗就繁盛起来,长出手掌般硕大的叶子,抽出藤蔓,让小院变得更美、更绿。

葵花已经及膝了,南瓜也郁郁葱葱,刚刚种下的玉米种子变成了一排排翠绿的小匕首,精神抖擞的指向蓝天。假以时日,它们都会开花结果。这些蔬菜都很容易买到,我只想享受种植的过程,因为,与教学生相比,种植花草和蔬菜失望的几率要小一些。花草至少不会打来电话,呜呜咽咽地说,五加二、白加黑的日子真受够了,老师,我终于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回了那学生,问:你讨厌的样子是什么样子呢?

他说:低三下四、奴颜婢膝。

我:好吧,那么,你期待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他说:我只想自由自在浪迹天涯。

我问:那么你为自由和天涯做过准备吗?

他沉默了。

做过十几年大学老师,送走了很多年轻人。那时,无论我多么努力,也无法对抗那些天真假想带来的懒散。很多孩子懒得学习,甚至懒得完完整整读一本书,无由来的认为,大学毕业之后,自己就天然地成为了人才,自然可以得到肥沃的土壤,如果得不到就是整个世界的过错,是群体性的暴殄天物。当他们真的毕业了、工作了,经过一番外在打击和内心挣扎之后,大多数又快速转向,变得极度务实与油滑。大多数会谦逊地承认平庸的现实,忍耐一切,随遇而安。唯一的挣扎不过是抱怨几句,发发牢骚。

一粒种子要长出叶片,也需要生出根,用力吸收水和营养。他们有根吗?

他们什么都没做,只能以一粒种子的身份,进入了别人的花园。没有技能,也没有任何出众之处,能做的只有可以轻易替代的工作,旱涝晴雨全有他人决定,万一遇到疏苗,能否存活下来都是需要运气的事。于是,他必须竭尽全力适应环境,跪下来,跪得比别人更低一些。渐渐的,变得面目模糊,渐渐地,会忘记自己原来的样子,到那时,也许连抱怨也不会有了。

或许这就是听天由命或寄希望于他人的结果。

我想,还是把梦想当种子更好一些。种在心里,认真修炼、亲手培植、耐心等待它一点点萌芽、成长,最终长成巨大的树,开出美丽的花,还是长成一株葵花、玉米,或者一株不卑不亢的小草,都是种子决定的,是自己的选择,至少不必后悔,也无须抱怨。这样是不是更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