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卡诺匹斯罐

古埃及人到哪里去了?善恶能用心来度量吗?


很多年前,去过埃及,至今念念不忘,是因为遗憾。

    这次旅行是一家期刊的笔会,行程安排有些草率,一直在赶路,从这里到那里,有时乘飞机,有时乘旅游巴士。那时身体很差,很快就病了,整个旅程变得十分混沌,记忆也十分模糊。

    卡诺匹斯罐、卡纳克神庙、死人城、会唱歌的门农神像、尼罗河、红海、肚皮舞娘,凌乱的记忆碎片,无法连缀成完整的情节。只记得,走进神庙时,禁不住放慢脚步,踮起脚尖,那里,每一寸土地都是历史,让人肃然起敬。

    巨大的石柱上写满了看不懂的古埃及文字,依旧保留着斑驳的红色,满怀敬畏地解读,想知道那些数千年前的艺术家在倾诉什么。

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更喜欢发呆。盯着卡诺匹斯罐用力的想。

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时,会将胃、肠、肺、肝分别存放在这些罐子里,但心脏会保留在身体中,因为他们认为心脏是灵魂的居所,存放着智慧和记忆。

阿努比斯神会用代表真理和真实的羽毛来量度心脏,检验此人生前是否作恶。

    三十五岁太年轻,什么都想不明白,只是被神秘感蛊惑。现在还有些幼稚,又是还总是稀里糊涂。就这样稀里糊涂写了一个戏剧剧本《卡诺匹斯》,让那些器官相互推诿、斥责和搏杀。做好了一次次推翻,重新来过的准备,因为我还在成长,我的文字也是。

    想再去一次埃及,慢慢地重走一遍,仔细看,认真想。希望那时能为自己解答一些困惑:古埃及人到哪里去了?善恶能用心来度量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