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落魄的王——苏门答腊虎(三)

猎食是老虎的天性,这不是老虎的过错。森林没有了,食物没有了,我们又到哪里去寻找野生老虎呢?
  • 家园沦丧,昔日兽王成为乞丐
图片来自网络


由于浆纸业在苏门答腊岛的发展,以及其他历史原因,武吉巴里杉国家公园内,每年至少有340平方公里面积的森林遭到砍伐,原生林木被运走,种上了棕榈树和其他农作物。2007年4月的一天,虎妈妈费萨奇斯正带着三个孩子在林地内散步,远处传来一阵刺耳的马达声,随后高大的林木一棵棵轰然倒下。

受惊的动物们四散奔逃,小虎也惊恐的躲在母亲身边。费萨奇斯只是一只苏门答腊虎,它同样无法了解人类所作的一切。但它明白,家园再也不复往日的安宁。

刺耳的马达声让热爱动物的凯文教授痛心不已,他通过世界环保组织和动物保护组织向政府提出质询,但灾难依旧无法阻止。

随着伐木机马达声的一步步逼近,受惊的动物们一批批逃离,费萨奇斯和孩子们衣食无忧的快乐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费萨奇斯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尽管它也同样感到惶恐不安,但依旧尽心尽力地为孩子们四处捕猎,但遗憾的是这里的动物已经非常稀少,每天能得到的猎物寥寥无几,根本无法填饱三只小老虎饥饿的肚皮。

老虎是地域观念很强的动物,若非万不得已,它们都至死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地,如果踏入其他同类的领地,也同意面临着被残杀的危险。然而往日的乐土已不复存在,为了孩子们能生存下去,费萨奇斯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带着孩子们四处搜寻,希望另找一个地方“占山为王”。但由于多年来人们对雨林的过度砍伐,将四十多只苏门答腊虎全部驱赶到了这片热带雨林之中,这里已经处于饱和状态,每只虎都有自己固定的领地,要在其中分一杯羹谈何容易。

费萨奇斯和孩子们四处流浪,尽管它们努力表现得谦卑而温顺,但那些视领地为生命的老虎们依旧无法接受这些前来争夺食物的同类,咆哮着驱赶它们。甚至对费萨奇斯发出恐怖的最后通牒。

连续一个多月,费萨奇斯母子始终未能找到一块可以栖息的领地,它们不得不返回自己的领地,然而此时原本美丽富饶的热带雨林已经面目全非,大部分树木都已被砍伐,远处,一些农民正在放牧和栽种总绿树苗。这样的环境根本没有大型食草动物生存,它们只偶尔捕捉到一些平时不屑一顾的兔子、蟒蛇之类的小动物勉强充饥。由于食物不足为继,费萨奇斯和孩子们越来越瘦弱,5月的一天,一只最为弱小的雌虎突然栽倒,再也没有起来。费萨奇斯深情地舔拭着爱女的尸体,发出悲伤的哀鸣,象在呼唤又象在乞求,它无法理解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只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孩子重新站立起来。然而悲剧并未因它的悲伤而停止,时隔不久,凯文教授再次看到费萨奇斯时,它身边只剩下了一只小虎。在刚刚伐出的一片空地上,教授找到了一只小虎的尸体。6个月的小虎体重原本应该达到三四十公斤,但这只小虎骨瘦如柴,不足25公斤。

人类害怕老虎,其实老虎也同样对人类充满了畏惧。老虎总是尽可能地远离人类,但在生存面前,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居无定所营养极度缺乏的费萨奇斯已经虚弱不堪,很难捕获野生的猎物,它的目光盯上了那些在自己的领地上悠闲地吃草的牛群。

它将最后一只小虎藏在密林深处,然后只身前往刚刚栽种的棕榈田。它将身体压低再压低,一步步向前逼近,然后一跃而上,死死咬住了一头小牛的颈部。

小牛很快就失去了反抗能力,正当费萨奇斯拖着小牛准备离开时,四周响起了人们的惊呼和喊叫声。老虎的出现显然也出乎人们的预料,他们用力敲着手中的铁器,大声喊叫,企图驱赶费萨奇斯,让它放弃小牛。然而,费萨奇斯似乎发了疯,它惊恐地望着远处的人类,却说什么都不肯放下小牛。为了尽快逃离这片是非之地,它几乎将相当于自己两倍重量的小牛叼起来,踉踉跄跄地向丛林中急驰而去。

看到老虎拖走了自己的家畜,人们又气又急。但凯文望着夕阳中渐渐远去的费萨奇斯瘦弱而无助的背影,却忍不住眼眶湿润。老虎是一种孤独而羞涩的动物,没有人知道人类的掠夺带给它的折磨和丧子之痛,也没有人知道它需要怎样的勇气才敢与人类为敌。

一只小牛让费萨奇斯母子终于饱餐一顿,暂时缓解了饥饿的状况,体力有所恢复。但一周之后,在饥饿的逼迫下,费萨奇斯不得不再次出现在棕榈林旁。

然而,它这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人们早已在附近布下了天罗地网,它刚刚把那只当作诱饵的小牛扑到,背部就被一直麻醉针刺中,随后就软软地倒下失去了知觉。当它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关进了铁笼子里。也许是惦记在饥饿中挣扎的孩子,也许是无法面对做囚徒的命运,费萨奇斯烦躁地挣扎着在铁笼中不停地左冲右突,然而,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它脸部的皮毛在铁栏杆上被磨得血肉模糊,发出一阵阵令人心碎的吼叫。

得知这一情况,凯文教授迅速赶到现场。幸运的是,用麻醉枪捕获费萨奇斯的是当地自然保护组织的工作人员,由于森林减少造成苏门答腊虎与当地据们的冲突不断增加,近几年多次发生老虎袭击牲畜甚至袭击人类的恶性事件。廖内省一只7岁的苏门答腊虎因连续伤害了5条人命被击毙。为了保护人类的利益,减少冲突的发生,当地保护组织不得不将那些肇事老虎捕获,将它们送往动物园,或者其他林地生活。

“费萨奇斯的两个孩子都因领地被人类破坏而饿死,现在你们又捕获了它们的妈妈,最后一只小虎只有6个多月,还无法独立生活,请您们一定将它找回来,让它们母子团聚,否则它也将面临被饿死的厄运。”凯文教授激动地对当地保护组织的人们讲述了自己几个月来对这个老虎家庭观察的情况,并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和请求。

凯文教授的讲述感动了当地的工作人员,他们急忙组织数十人参加的搜救小组,好在费萨奇斯的林地可以容身的地方已经寥寥无几,两天之后,搜救小组终于才一处荆棘从中找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小虎。

在凯文教授的努力,费萨奇斯母子终于团聚,并被送到了林地面积更加辽阔的克尼西士巴拉国家公园。凯文教授随即在费萨奇斯即将生活的地方安装红外摄像机,继续关注这对母子的生存和恢复状况。

另辟领地对身体极度虚弱的费萨奇斯并非易事,但母爱的力量支撑着它。刚进入新家,各种挑战就接踵而来,这片雨林的原驻民们,都对这对外来母子非常排斥,就连红猩猩也敢对它们大喊大叫,甚至投掷水果挑衅。历经磨难的费萨奇斯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新家。为了建立自己的威信,它和儿子发出一阵怒吼冲进丛林,刚才还上窜下跳寻衅滋事的红猩猩们吓得尖叫一声,抱头鼠窜。

时间一天天过去,凯文教授经常能看到费萨奇斯母子在领地上巡逻捕猎的身影,看得出它们的营养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费萨奇斯的毛发重新恢复了光泽,小虎也在迅速成长,一天天健壮起来。

费萨奇斯母子凭借自己的努力,终于确立了在新领地的霸主地位,开始了崭新的生活。但凯文教授却依旧轻松不起来。

苏门答腊虎是一种进化得几近完美的丛林霸主,它们原本遍布印尼群岛。它们需要浓密的植被作为掩护,悄悄地潜近并伏击比它们自身大几倍的猎物。它们食量较大,需要广袤的领地和数量超过自身十余倍的食草动物提供足够的食物。然而由于人类的过度猎杀,以及对丛林毁灭性破坏,却将这种本该笑傲山林的强势动物逼近了灭绝的边缘。

根据印尼林业部门和自然保护协会(PHPA)最近一次统计结果,野生苏门答腊虎仅余400只虎。早已被列入IUCN濒危物种红皮书,属于极度濒危的动物之一。如不加以有效的保护,再随后二十年内,它也将与追随巴厘虎和爪哇虎后尘,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然而二十年来,随着浆纸业的发展,原始森林遭到了毁灭性破坏,印尼的森林覆盖率仍在持续减少。

费萨奇斯母子虽然获救,但几乎每天都有苏门答腊虎面临着与费萨奇斯母子相同命运,因人类对丛林的砍伐失去了赖以栖身和捕猎的家园,沦落为乞丐,要么被饿死,要么被迫与人类为敌。人类与老虎的矛盾也日趋尖锐。这也是近年各地不断发生的老虎袭击家养牲畜甚至伤人事件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

“是人类侵占了老虎的家园,才逼迫它们与人类为敌。猎食是老虎的天性,这不是老虎的过错。森林没有了,食物没有了,我们又到哪里去寻找野生老虎呢?”凯文教授痛心地说。

动物园不是老虎的家,丛林才是。人类啊,请给苏门答腊虎留下一片最后的绿色家园,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呼啸山林的高贵的动物朋友。这是一个科学家的祈祷和期盼。

图片来自网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