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爨之魂》一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字 幕 【东晋咸康五年(公元339年),北方战乱频仍,富庶的爨族受到敌对家族打压和侵害,为保住最后的骨血,不得不举族南迁。一路上跋山涉水,历经千难万险,不断有人倒在长得没有尽头的路上。



第一幕 南迁  

【幕起

【手执权杖的老族长带领爨民们走在荒凉的原野上,他们都衣着褴褛、步履艰难、饥渴难耐,依旧相互扶持,艰难跋涉。

【一阵朔风紧,布景上斗转星移,出现一个雪山。爨民的队伍在风雪中艰难攀登。

【不断有人倒下,成为雪中的一尊尊白色的塑像,更多的人依旧跟随着老族长,坚韧地向上攀登。

【一个少年在跋涉中,坠入深渊。

爨    民  少主,少主……

爨   民 族长,少主坠下深渊了。

【族长头也不回拉紧身上的蓑衣,却在不经意间擦了下眼泪。

老 族 长 走,向前走。

【路长得没有尽头,路上的风景在变化。

【戈壁中,爨民在饥渴中拼命挣扎,艰难跋涉,步履蹒跚,身上的汉服已经破败不堪,衣衫褴褛。

【南迁的队伍不断地向前、向前,丛林渐渐代替了戈壁的荒凉,山间出现一处浑浊的小溪。

【走在前面的爨民们兴奋起来。

爨 民 甲 有水,有水啦!

【爨民们一哄而上,前去饮水解渴。璞洌旖冲上去阻拦。

璞 洌 旖 等等,这水色不对,不要贸然饮用。

爨 民 甲 女少主,我快渴死了,让我喝一口,就一口。

璞 洌 旖 叔叔、伯伯们,等等我爹爹吧,请他断过再喝。

爨 民 乙 女少主,别拦啦。自从开始南迁,这一路,冻死、渴死、饿死了多少人,就算死,我也想喝上一口水啊。

璞 洌 旖 眼看已经到了有山有水的地方,再不能冒险了。等一等吧。

爨 民 甲 女少主,好赖给一口水,一口也行。族长年迈,赶上来,怕要几个时辰,到那时,我们早渴死了。

璞 洌 旖 要喝可以,等我先试试。爨人受的苦够多了,再不能死人了。

【璞洌旖跪在溪边,双手捧起溪水试饮。爨民们呆呆地看着她,急切的等着喝溪水。

【璞洌旖一阵眩晕,挣扎着起舞,随即摔倒在地。

【爨民们急忙抱起璞洌旖。

璞 洌 旖 不、不能喝、此水有……有毒……

爨 民 乙 天啊,连口水都不能喝,这是天要灭爨族啊。

爨 民 甲 女少主,少主,你醒醒,是我害了你。

【梓哿龍扶着老族长上场,看到这情景飞奔而上,冲上前抱住璞洌旖。

梓 哿 龍 璞洌旖,你醒醒,梓哿龍来了,梓哿龍来救你了。

【老族长跌跌绊拌上前,跌倒在女儿身边。

老 族 长 天啊,这是瘴蛊之毒!

爨 民 甲 都是因为我……

爨 民 乙 族长,救救女少主吧……

【老族长紧紧拉住璞洌旖的手,痛苦地挣扎良久才缓缓松开,低头忍痛挥挥手。

老 族 长 放她走吧,她累了,璞洌旖累了啊。

众 爨 民 族长,您没有用药,也有没有施咒,女少主还有一线生机啊!

【老族长站起身,背对众人。

老 族 长 梓哿龍,你带人去掩埋她吧,记得铺上最新鲜的茅草和鲜花……

梓 哿 龍 族长,您有绝世之神通,为何不肯出手相救?璞洌旖可是您的女儿啊!

老 族 长 少主已然坠下深渊,璞洌旖便是我唯一的骨血,我岂能不愿相救。但,瘴蛊之毒……璞洌旖,你让老父如何是好啊?

梓哿龍 族长,救救她吧……

众爨民 救救女少主吧,救救她吧。

【老族长猛地回头,跪倒在璞洌旖身边,再也难掩悲痛。

老族长 璞洌旖,我的女儿,我能解瘴蛊之毒,却难解你一生磨难啊。

梓哿龍 族长,您能解瘴蛊之毒,如何解?需采何种草药。

【老族长摇头挣扎,随后死死揪住梓哿龍。

梓 哿 龍 族长?

老 族 长 梓哿龍,若我将家族和璞洌旖托付于你,你能善待他们否?

梓 哿 龍 族长,我能,可……

【梓哿龍用力点头,又露出惊诧的表情。

【老族长用手中的权杖抵住璞洌旖的额头,轻声祈祷。

老 族 长 祖上赐福,神灵保佑,我将列祖之神力,传于璞洌旖;我将平生之修为,赐予璞洌旖。愿你用余生万世,守护你的族人生生不息,纵然心血迸裂,纵然粉身碎骨。

【随着老族长的轻声念诵,璞洌旖原本光洁无暇的额头绽放出奇异的图案。璞洌旖缓缓醒来,老族长却变得虚弱而苍老,缓缓倒下。

【璞洌旖挣出梓哿龍的怀抱,抱住老族长。

璞 洌 旖 族长,族长……

【老族长吃力地露出微笑,颤抖着手抚摸着璞洌旖。

璞 洌 旖 族长,你起来,起来啊。

老 族 长 璞洌旖,今后家族就交给你了,无论多难……都要,善待他们……

璞 洌 旖 不,不,族长,我不要,我要你带领我们……

【老族长摇摇头,用尽全部力气,将手中的权杖插入地下。

【权杖缓缓长成葱绿的大树,林间瘴气散尽,翠竹摇曳、溪水潺潺。阳光穿过婆娑的树影,洒在疲惫不堪的爨民身上。

【老族长骤然之间,已是满头白发,他凝视大树,看看璞洌旖,露出笑容。

老 族 长 先祖保佑,瘴气已散尽,这就是族人苦苦寻觅的栖息之地啊。璞洌旖,此乃祖先之树,我将它赐给你,永远不要攀折,切记、切记。

【璞洌旖用力点头。老族长微笑着颓然倒地,璞洌旖惊呼。

璞 洌 旖  族长,父亲啊。

【收光

【幕落
























时间 纵贯数百春秋

地点  爨人南迁之路,繁衍生息的神启之地

人物:

阿璞洌旖——本命璞洌旖,是被责任和使命禁锢于祭坛之上的圣女,月光下清冷的白衣女子

梓哿龍(一代)——爨族长,璞洌旖的恋人

梓哿龍(二代)——爨族长,璞洌旖的恋人,已失去前世记忆

梓哿龍(三代)——爨族长,璞洌旖的恋人,已失去前世记忆,且开始厌倦逃避

梓哿龍(四代)——爨族长,璞洌旖的恋人,破解族符,仍与璞洌旖失之交臂

阿厄奌蛊——土人头人

阿莓——梓哿龍(一代)的妻子

阿蜜——梓哿龍(二代)的恋人

老仆——梓哿龍(三代)的仆人和璞洌旖的受命者

老族长——南迁途中的爨族长,璞洌旖的父亲

众爨民、众土人。



【光暗、幕闭,大幕上投影出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及背景

字 幕 【东晋咸康五年(公元339年),北方战乱频仍,富庶的爨族受到敌对家族打压和侵害,为保住最后的骨血,不得不举族南迁。一路上跋山涉水,历经千难万险,不断有人倒在长得没有尽头的路上。


  • 第一幕 南迁  

【幕起,光起

【手执权杖的老族长带领爨民们走在荒凉的原野上,他们都衣着褴褛、步履艰难、饥渴难耐,依旧相互扶持,艰难跋涉。

【一阵朔风紧,布景上斗转星移,出现一个雪山。爨民的队伍在风雪中艰难攀登。

【不断有人倒下,成为雪中的一尊尊白色的塑像,更多的人依旧跟随着老族长,坚韧地向上攀登。

【一个少年在跋涉中,坠入深渊。

爨民   少主,少主……

爨民  族长,少主坠下深渊了。

【族长头也不回拉紧身上的蓑衣,却在不经意间擦了下眼泪。

老族长  走,向前走。

【路长得没有尽头,路上的风景在变化。

【戈壁中,爨民在饥渴中拼命挣扎,艰难跋涉,步履蹒跚,身上的汉服已经破败不堪,衣衫褴褛。

【南迁的队伍不断地向前、向前,丛林渐渐代替了戈壁的荒凉,山间出现一处浑浊的小溪。

【走在前面的爨民们兴奋起来。

爨民甲  有水,有水啦!

【爨民们一哄而上,前去饮水解渴。璞洌旖冲上去阻拦。

璞洌旖  等等,这水色不对,不要贸然饮用。

爨民甲  女少主,我快渴死了,让我喝一口,就一口。

璞洌旖  叔叔、伯伯们,等等族长吧,请他断过再喝。

爨民乙  女少主,别拦啦。自从开始南迁,这一路,冻死、渴死、饿死了多少人,就算死,我也想喝上一口水啊。

璞洌旖  眼看已经到了有山有水的地方,再不能冒险了。等一等吧。

爨民甲  女少主,好赖给一口水,一口也行。族长年迈,赶上来,怕要几个时辰,到那时,我们早渴死了。

璞洌旖  要喝可以,我先试试。爨人受的苦够多了,再不能死人了。

【璞洌旖跪在溪边,双手捧起溪水试饮。爨民们呆呆地看着她,急切的等着喝溪水。

【璞洌旖一阵眩晕,挣扎着起舞,随即摔倒在地。

【爨民们急忙抱起璞洌旖。

璞洌旖  不、不能喝、此水有……有毒……

爨民乙  天啊,连口水都不能喝,这是天要灭爨族啊。

爨民甲  女少主,少主,你醒醒,是我害了你。

【梓哿龍扶着老族长上场,看到这情景飞奔而上,冲上前抱住璞洌旖。

梓哿龍  璞洌旖,你醒醒,梓哿龍来了,梓哿龍来救你了。

【老族长跌跌绊拌上前,跌倒在女儿身边。

老族长  天啊,这是瘴蛊之毒!

爨民甲  都是因为我……

爨民乙  族长,救救女少主吧……

【老族长紧紧拉住璞洌旖的手,痛苦地挣扎良久才缓缓松开,低头忍痛挥挥手。

老族长  放她走吧,她累了,璞洌旖累了啊。

众爨民  族长,您没有用药,也有没有施咒,女少主还有一线生机啊!

【老族长站起身,背对众人。

老族长  梓哿龍,你带人去掩埋她吧,记得铺上最新鲜的茅草和鲜花……

梓哿龍  族长,您有绝世之神通,为何不肯出手相救?璞洌旖可是您的女儿啊!

老族长  少主已然坠下深渊,璞洌旖便是我唯一的骨血,我岂能不愿相救。但,瘴蛊之毒……璞洌旖,你让老父如何是好啊?

梓哿龍  族长,救救她吧……

众爨民  救救女少主吧,救救她吧。

【老族长猛地回头,跪倒在璞洌旖身边,再也难掩悲痛。

老族长  璞洌旖,我的女儿,我能解瘴蛊之毒,却难解你一生磨难啊。

梓哿龍  族长,您能解瘴蛊之毒,如何解?需采何种草药。

【老族长摇头挣扎,随后死死揪住梓哿龍。

梓哿龍  族长?

老族长  梓哿龍,若我将家族和璞洌旖托付于你,你能善待他们否?

梓哿龍  族长,我能,我能……

【梓哿龍用力点头,又露出惊诧的表情。

【老族长用手中的权杖抵住璞洌旖的额头,轻声祈祷。

老族长  祖上赐福,神灵保佑,我将列祖之神力,传于璞洌旖;我将平生之修为,赐予璞洌旖。愿你用余生万世,守护你的族人生生不息,纵然心血迸裂,纵然粉身碎骨。

【随着老族长的轻声念诵,璞洌旖原本光洁无暇的额头绽放出奇异的图案。璞洌旖缓缓醒来,老族长却变得虚弱而苍老,缓缓倒下。

【璞洌旖挣出梓哿龍的怀抱,抱住老族长。

璞洌旖  族长,族长……

【老族长吃力地露出微笑,颤抖着手抚摸着璞洌旖。

璞洌旖  族长,你起来,起来啊。

老族长  璞洌旖,今后家族就交给你了,无论多难……都要,善待他们……

璞洌旖  不,不,族长,我不要,我要你带领我们……

【老族长摇摇头,用尽全部力气,将手中的权杖插入地下。

【权杖缓缓长成葱绿的大树,林间瘴气散尽,翠竹摇曳、溪水潺潺。阳光穿过婆娑的树影,洒在疲惫不堪的爨民身上。

【老族长骤然之间,已是满头白发,他凝视大树,看看璞洌旖,露出笑容。

老族长  先祖保佑,瘴气已散尽,这就是族人苦苦寻觅的栖息之地啊。璞洌旖,此乃祖先之树,我将它赐给你,永远不要攀折,切记、切记。

【璞洌旖用力点头。老族长微笑着颓然倒地,璞洌旖惊呼。

璞洌旖   族长,父亲啊。

【收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