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爨之魂(四)

這是一個古老的故事
  • 第四幕 轮回
  • 第一场
出土文物:儺戲面具
出土文物:儺戲面具


【光起。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祖先树下,一如往日的安宁。祖先树上,璞洌旖依旧一身红色神袍,魏然伫立,但娇艳的面庞却满含悲戚。

【在众人的簇拥下,阿莓牵着一个少年额头面颊上印着家族印记的少年——梓哿龍2在祖先树下祈祷,行礼、祭祀。

阿   莓 圣女阿璞洌旖,阴雨已经下了几个月,河流已经满了,水塘已经满了,田地已经被淹了,阿璞洌旖,请你笑一笑吧,让我们见一见太阳。

【众人跳起祭祀的舞蹈,端出丰盛的食物,一一供奉。

【雨还在下。

阿   莓 阿璞洌旖,我知道你委屈,我阿哥走了,梓哿龍也……我把梓哿龍还给您了,请保佑我的孩子,请保佑我们共同的民族吧。

梓哿龍2  阿妈,为什么把我还给圣女?

阿   莓 孩子,阿爹临行时将他的名字和神力赐给你,也将他的责任托付给你,无论何时都要记得,你要保护好族民,解读出家族印记的含义,告知天地,告知神女阿璞洌旖。

【梓哿龍2认真的点头。

阿   莓 阿璞洌旖,田里已经装不下那么多泪水了,成熟的庄稼都已经发霉了,求您笑一笑,救救我们的族民吧。

众   人 阿璞洌旖,求您笑一笑吧,救救我们吧。

【雨一直在下。

【梓哿龍2对神树祈祷。

梓哿龍2 阿璞洌旖,我会好好保护族民,求您笑一笑吧。

【雨一直在下。

梓哿龍2  阿璞洌旖,我以阿爹的名字起誓:我会修缮田坝,开挖沟渠;我会研读祖先的纹饰,生生世世,不会懈怠。

【梓哿龍2虔诚行礼,圣坛之上的璞洌旖露出微笑。雨渐渐停了,一束光透过祖先树,在地上绘制出部族的花纹。

【梓哿龍匍匐在地,仔细的端详,族民们纷纷跪拜、舞蹈。

阿   莓 阿璞洌旖笑了,太阳出来了!

【梓哿龍2用树枝描画着地上的纹饰,却百思不得其解。

梓哿龍2  这些纹饰,让我想起了那个一袭白衣的清冷女子和那双幽怨的眼睛,仿佛夜夜都会在梦中相见,却又不知她身在何方?

梓哿龍2  阿妈,带我去找她吧,只有她才能教给我破解的秘密。

阿   莓 梓哿龍,那纹饰岂能轻易破解?你答应过阿璞洌旖修缮田坝,那就先到田里去,也许答案就藏在田垄沟渠里。

【梓哿龍2依旧在思索,阿莓高举双臂带众人祈福。

阿   莓 阿璞洌旖赐我们阳光,我们就要报之以勤奋。扎起你的头发,束起你的衣衫,挖田垄喽。

众   人 呦!呦!

【舞台分区展现:

【舞台后区:众人走向舞台之后的田地,跳起劳动的舞蹈。

【舞台前区:梓哿龍2还在对着地上的纹饰出神。

【舞台后区“,一个女孩阿蜜被阿莓和众人推出队伍,羞涩的走向舞台前区的梓哿龍2。

【地上的纹饰渐次变淡,即将消失,梓哿龍2跪伏在地上,寻找原来的印记。

【阿蜜轻盈地舞蹈,用肢体重现着那些神秘的花纹。梓哿龍2的目光落在阿蜜身上,与她一起起舞,并在她的牵引下,缓步在追光中走向舞台后区,走上田地,融入族民之中。


  • 第二场

【舞台前区光渐起:

【祖先树前,已是一个木棂的宫殿。

【束发、长袍的侍从们跑来跑去,一个长老模样的人焦灼地踱着步。

【画外音:梓哿龍3:再去打水,我要洗脸,我还要洗脸。

【一侍从慌忙端盆跑出,险些撞到长老身上,急忙躬身道歉。

长   老 又要打水。

侍   从 是啊,长老。

长   老 自蛮人带来那面镜子,这数日都是如此?

侍   从 是啊,长老。

长   老 这可怎么得了?天啊,灾祸顷刻就会降临,我部族即将面临灭顶之灾。

侍   从 长老,咱这里风调雨顺,诸事太平,哪里会有什么灾祸?

长   老 你岂能懂得。我部族南迁已两百余个春秋,能够定居于此,成为如此繁荣的部族,全都要仰仗祖先树和阿璞洌旖的护佑。如今他却要洗掉尊贵的纹饰!

【侍从附耳,被长老推开。侍从放下水盆,又贴了上去。

长   老 要说就说,何必偷偷摸摸。

侍   从 这事我得小声说。长老可曾想过,首领想洗去的不是纹饰啊!

长   老 不是纹饰?那他要洗去什么?

侍   从 我服侍首领已有二十多年,从蹒跚学步,老首领就逼着他对着这些纹饰一坐就是四五个时辰。

长   老 解开纹饰,破解咒语,是每一任梓哿龍的使命,这有何不对?

侍   从 唉,你们想的都是家国大事,却没想过小娃娃的心事。

长   老 (怒)小娃娃?

侍   从 掌嘴、掌嘴。老奴口误。可他就算是首领,也是从小娃娃长大的不是?小娃娃啊就会没耐心,对着纹饰一看就是二十几年,他就会烦闷。

长   老 (若有所思)你是说他烦闷了?可他怎能烦闷?谁让他是带着祖先纹饰和使命出生的梓哿龍。

侍   从 话是这么说,可你想想啊,就算山羊肉再鲜嫩,天天给你吃上一大锅,是不是也腻得慌啦?老首领在时,他不敢说个不字,这不,他当上首领了,你就不能让他闹腾闹腾?

长   老 闹腾?周边的部族早就对祖先树下这片净土虎视眈眈,已然在勾挂连环,互通姻亲,若非忌惮阿璞洌旖的护佑和梓哿龍的武功,怕早就呼啦啦杀将过来。如今他……唉!若任由他这样胡闹下去,就算没有洪患旱魃,我族也能被吞噬殆尽。

侍   从 知道,知道。

长   老 (怒)知道还在这里啰里啰嗦?

侍   从 我是说,让他闹腾闹腾。闹腾完了,他就累了;累了,他就睡了;睡了,他就醒了;醒了,他就明白了;明白了,他就该干啥干啥去了。

长   老 什么累了、睡了、醒了、明白了?我这里心急如焚,你还扯来扯去,我……打死你这个老糊涂……

【长老举手要打,侍从捂脸准备扛揍。

【画外音:砸杯子的声音。

【画外音:哿龍3吼声:打水来,打水来……我要洗脸……

【正在捂脸扛揍的侍从,急忙抽身,躬身端起水盆,笑嘻嘻的下。

长   老 (自语)累了就睡了,睡了就醒了!唉,梓哿龍啊,你快点醒醒吧。

【舞台前区收光。

【舞台后区灯光起。

【星光璀璨。梓哿龍3坐在桌案边暗自神伤。

梓哿龍3  自从得到这面铜镜,我才看清这些纹饰。阿璞洌旖,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男人,守着部族,伴着心爱的女人,平凡过这一生。你为什么会选中我,给我这样的容貌,背负这样重担。阿璞洌旖,我累了,我乏了,我倦了啊。

【梓哿龍3伏案沉沉睡去。一束追光下,一袭白衣的阿璞洌旖飘然而至。

阿璞洌旖 梓哿龍,你累了?乏了?倦了?百余年沧桑变幻,一次次尘世轮回,你忘记我了?你忘记高居于祖先树上的,不过是一个清冷女子,只能在星光下,兀自伤感、独自徘徊?

阿璞洌旖 梓哿龍,我是你前世的恋人啊。一次次轮回中,等待你出生,期待你长大,看着你一次次拥着那些尘世的女子走进婚房。我记得你的印记,你的姿容,你却忘记了我依旧被符咒系于圣坛之上。梓哿龍,醒来吧,神灵只许我十世时光,如果你不能解开符咒,愤懑与孤独会将我变成嗜血的厉鬼,再不能护佑族民,还会至你于死地。梓哿龍,醒来吧,拯救我,拯救你自己。

【追光熄灭。阿璞洌旖隐去。梓哿龍3高声惊呼着醒来。

梓哿龍3  阿璞洌旖,你在哪里?

【侍从急忙赶来,但犹豫着没有上前。

【梓哿龍3四处寻找,最后跪倒在祖先树下。

梓哿龍3  阿璞洌旖,我何尝不想解开符咒,振兴部族,但纹饰纷杂晦涩,部族前行艰难?我该怎么做啊,阿璞洌旖,请您教教我。

侍   从 (浑身一抖,发出女声)毁掉铜镜,你就能明白。只要能醒过来,振作起来。

梓哿龍3  谁在说话?

侍   从 (女声)是我。

梓哿龍3 (对侍从)你说什么?

侍   从 (男声)我就在这儿站着,没说话啊

梓哿龍3  (对祖先树)阿璞洌旖,求你教我。

侍   从 (女声)毁掉铜镜,振作起来。

【哿龍3冲到侍从身边,侍从吓得一抖。

侍   从 (男声)你想干啥?

梓哿龍3  毁掉铜镜,振作起来。不,我从不曾如此清晰的看到过自己。

侍   从 (女声)你又何曾从铜镜中看到过自己的内心。

【梓哿龍3冲到铜镜前,一道光从铜镜中射出,照亮了他的面庞。

梓哿龍3  不,耕田、征战,奔波半生,我从未有过此刻的安宁。

侍   从 (女声)梓哿龍,拯救我,拯救你自己。拯救我,拯救你自己……

梓哿龍3  不,为什么我会带着族符?为什么我一定是梓哿龍……

【梓哿龍挣扎着从书案下抽出一把板斧,将铜镜一劈两半。

梓哿龍3  (跪地)我何曾选择过这样的命运?我何曾享受过尘世的安宁。

【梓哿龍3拿出图谱,铺在案上,垂头研读。长老匆忙上。

长   老 首领,格靈部纠合舛竹部调动兵马已将我部包围,这可如何是好?

梓哿龍3  这帮乌合之众怎敢冒犯我手中的长矛?

长   老 首领,已经数月未曾……

【看着梓哿龍3濒临奔溃的表情,长老将满腔的愤懑憋了回去。

梓哿龍3  你未曾说出,我却全然知道。既然是我惹的祸端,就由我承担。我会荡尽贼患。

【梓哿龍3拿起图谱递给长老,拿起板斧呼啸而出。

侍   从 (高兴的)我就说吗?醒了,也就明白了。

长   老 醒了,就一定明白了吗?等一等,要小心。

【长老和侍从追逐下。

【一阵厮杀与兵戈击打之声。

【一道霹雳闪过,雷声滚滚。

【圣坛上的阿璞洌旖一声凄厉的呼唤:梓哿龍。

【收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爨之魂》一

爨之魂(二)

爨之魂(三)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