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那些轻飘飘的生命(一)

之前的职业经历中,常常接触案发现场和各种死状的尸体,从害怕到恶心,后来就慢慢麻木了。那时太忙,也太年轻,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些躯体原来的样子。

这几天,满屏充斥着各种死亡,让我想起了一些吓人的场景,突然意识到,那些冰冷的、腐烂的,甚至被肢解的躯体,本来也有一颗会跳动的心,一颗会思考的大脑,也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口味的偏好以及梦想。

那年夏季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尸体。

案发地在公寓的二楼,一进单元门就闻到扑鼻的恶臭。很多人都呕吐着逃离了,我呕吐数次后,戴着三四层口罩登上了楼梯。随着警员敲开房门,一阵黑雾伴随着轰鸣和恶臭冲了出来。那是苍蝇。

房间地板呈现黑色,那是密密麻麻的蛆虫壳铺满了整个地板。

我以为我可以克服,事实证明那远远超出了身心承受能力。我连房门都没有靠近,就连滚带爬离开了,一路干呕着,直呕到浑身颤抖,眩晕的站不起身。

回家之后,至少洗了十次澡。那种臭味无孔不入,连皮肤和鼻子、耳朵都似乎被尸臭浸染了。

第二天依旧要写这个案件,此时才看到案发现场的照片,两具尸体已高度腐败,呈现为“巨人观”,膨胀得像一只即将漂浮起来的气球。

死者是两个40多岁的中年人,据说两人在大学相恋,毕业之后被迫分别组建了婚姻,无法离婚,又无法分开,就偷偷租了这套公寓约会。案发时,门窗都是完好的,两人的尸体也没有遭遇伤害的痕迹。就这样,以自杀草草结案了。

稿件最终没有完成,因为内容不符合我就职的媒体定义的积极向上的主旋律。

味道和尸体图片带来的冲击渐渐消散了,但警员从现场找到的一张合影,我却一直记得。

花前,两个年轻人,两张干干净净的脸,那么幸福地笑着。

那是他们相恋时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