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那些轻飘飘的生命(四)

再看看狗狗小时候的样子,取暖

目睹了太多死亡,渐渐就麻木了,感觉死亡也只不过是一种存在形式,后来,去解剖室、法医工作室之类的地方,不会再感到恐惧。但,有一种恐惧,是无形的,并不具象,像一团气体,或者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

采访那个案件时,我抱着不足两岁的幼子。

事发时,他只有18岁,他家附近发生了一起侵害并杀害女性的案件,警方找了很多中青年男子去做调查,包括他。他有口吃的毛病,是不是只因为他有口吃的毛病,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了,他很快被确定有罪,很快被判决。

他被抓之后,他父母唯一一次见到他,是在法庭上。他依旧口吃,结结巴巴大喊着,“妈,救我。”

一审法院做出了判决——死刑。

父母不懂法律,但了解自己的儿子。他自幼胆小,连一只鸡都不敢,怎么可能杀人?他们提出上诉,高院作出判决维持原判。父母正在请律师申请复议,很快得到消息,不必再浪费钱了,他已经被枪决了。

背负着杀人强奸犯家属的名声,一家人生活在暗夜之中。十年后的一天,外地传来消息,一个惯犯落网,承认这起案件也是他所为。

真凶落网,真相大白?这是我们的思维,事实却并非如此。

了解完毕,我的脑海中就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深不见底,足以吞噬一切。看着身边的幼子,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于是向他父母推荐了一位律师朋友,急忙离开。很快,所有关注这起案件的记者、警察、律师全部遭到警告甚至报复。

好在男孩的母亲没有放弃,余下的漫长岁月,她将抗争当成了活着的意义。

之后,我这个案件就像一个心病,每年都会偷偷搜寻相关信息。又是漫长的11年过去了,久得我心中的愧疚也渐渐淡了,案件终于有了结果:撤销原判、改判无罪。

隔着屏幕看到我的律师朋友,他已经从一个挺拔的年轻人,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这11年,他经历了什么?那位母亲又经历了什么?

从男孩被抓到真凶落网,十年;

从真凶落网,到重新判决,11年。

拿回本该属于他的清白,这个早已枉死的男孩足足等了21年。

这期案件还有诸多疑问无法解答。更令人恐惧的是,他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

再看看狗狗小时候的样子,取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