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有始有终

凡事都应该有始有终,生命也是。认认真真度过每一分钟,才是最重要的。

除了完成写作计划,每天写点什么,记录此刻的生活和心境,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然而,退休之后,还能把自己忙到天昏地暗,真没想到。所以,偶尔会停下来一天。

就像小斑鸠,选择了自由,就要承受该承受的,这很公平。

刚刚抵达这个国度,因疫情、身体和情绪状况,曾被迫休息几个月,有大把时间专心写作,反而感到枯竭和恐慌。渐渐的,一切都好起来,从有事可做,到越来越忙,有重生的感觉。

毕竟,每个人都可能是瑞德,或者布魯克斯,囿于这座或那座监狱。想要挣脱,真需要多花一些力气。

昨天的夕阳

我还能忙多久呢?偶尔会想到这个问题。

其实,我有答案,只是随着年龄增长,答案一直在变化。

记得儿时,看到18岁邻家姐姐,吓得要死,想,我也会变得那么老吗?

我的18岁还是到来了,默默的想,似乎不算太糟,但希望在30岁之前死去,就不会变得衰老、丑陋。

如今,我已年过半百,长皱纹了,偶尔还会冒出几根白发,但思路清晰,身体健壮,反而觉得也还好,也没有多老。

衰老毕竟是自然规律,无法逃避,几年前还是做了一些准备。

昨天的夕阳

何时出生?出生在哪里?会遇到怎样的父母,怎样的家庭?从没有人征求我意见。

除了尽力过好自己的人生,还希望拥有选择结束方式和形式的权利。

几年前就与孩子们认真谈过。对生命和生活,我都很认真,但如果有一天变得无能为力,除了痛苦再无意义,请他们允许我选择终止。希望他们将我的骨灰装进一个大号爆竹,让我最后一次绽放,并重获自由,从此自由自在地追逐我的星辰大海。那将是最适合我的方式。

第一次谈及这件事,他们都一脸严肃和紧张,几年过去了,这个话题渐渐变得轻松,成了我们常常开玩笑的谈资。比如,放爆竹时该选一个多高的山,或者怎样的风景。

这是我期待的。我可不喜欢哭哭啼啼的离别。

昨天的夕阳

凡事都应该有始有终,生命也是。认认真真度过每一分钟,才是最重要的。

昨天的彩虹

雨季到了,下了一夜雨。清晨吹了很多遍口哨,小斑鸠始终没有出现。

八点多一点,依稀听到熟悉的啾啾声,一打开门,它就迎面飞来,落在我肩头。

看来,这小家伙也会睡懒觉。

我的手机存满了它的照片。

珍惜和它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