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写了很多年,文字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茧中事

因此想起一些看似荒诞的故事——不,真人实事。

这几天,正在写几个新剧本,比如指鹿为马、刻舟求剑、疑邻盗斧……这些很早就学过,故事也耳熟能详,但那时未曾细想。如今看着长满野草的上海街景,才感觉古人似乎远比现代人想得更深更透。

也因此想起一些看似荒诞的故事——不,真人实事。

文革期间,学校常常组织唱样板戏,一个上初一的十几岁男孩,一不留神唱错了词,被当作“反革命”判刑十年。

出狱已是八年之后,他既没有一技之长,还有入狱的经历,只能在建筑队做苦工,直到四十多岁才遇到一位丧偶的女子,拥有了家庭。

妻子做一手好菜,对他也很温柔,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但他还是很快产生了疑惑。 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为什么会喜欢床帏之事?这样的苦恼很难启齿,他就去找街头的算命先生请教。算命先生说,性生活对男人消耗很大,很伤身体,闹不好是会送命的……他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妻子的第一任丈夫是不是这样死的?莫非她想用这种方式害死我?

说来奇异,次日他在书摊上发现一本介绍古代养生知识的小册子,验证了算命先生的说法:男人的骨血之菁华,断不可随意挥霍。应严格控制性事,少过或不过性生活的男人会延年益寿,太监之类摘除睾丸的男人寿命会更长。

看罢,他顿时感觉自己十分吃亏,下定决心要保卫自己的“骨血之菁华”。

起初他以身体不适为由,尽可能推脱,但即便偶尔为之,也有巨大的心理负担,妻子的温柔让他非常厌恶,认为这女人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

那年春节,他看了一部古装电视剧,其中太监的形象让他想到了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如果我也做了净身,不就可以长寿了吗? 次日他就悄悄来医院要求手术。医生被他的理论依据惊得目瞪口呆,回绝了他的要求。走出医院时,他反而更加坚定:他们不允许的一定是对的。

随后的一个月,他查了很多资料,并做了充分准备。

一个月后,他伪造了父亲的知情同意书,来到离家200多公里的一家私立医院。他捂着“私处”,装出痛苦不堪的表情,一步步挪进外科诊室。他对医生说肿痛已经一年多,还伴随着头晕、乏力、莫名其妙地呕吐,甚至出现乳房增大、肿痛等症状,他精神和肉体饱受折磨,多次想到自杀,恳求医生为他净身。他医生信以为真,很快为他做了手术。终于“如愿以偿”,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伤愈回家之时,妻子正在做饭,他说,好了,今后我们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几天后,妻子提出离婚。他十分不解,问:为什么?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十年牢狱生活,他经历过什么,无人知晓。但显然,他已经脱离了可能的生活轨迹,甚至失去了精神世界。

不禁想到《活着》的结尾,一个老人、一头老牛,活着,只是活着。

同时想到的是那些清晨醒来只为了抢菜的人们。



还是小斑鸠更可爱。

酷小孩
酷小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