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4 articlesIn total 36241 words

反制Google中文搜尋的垃圾採集站和機器翻譯網站

Ivon Huang

你的網站是否只針對SEO優化但卻無實際有用內容?

Ubuntu Linux的Snap套件管理系統真的有那麼壞嗎?

Ivon Huang

繃不住了,我決定安裝Snap… 這是在Linux meme界廣泛傳為夢魘的套件管理系統,常常遭人吐槽。但我還是裝了Snap。起因是二台電腦一邊使用Gentoo,一邊使用Arch Linux,兩邊Hugo版本不一致,我擔心以後生成部落格網頁會出問題,因此採用Snap來統一Hugo版本。

在Linux上跑Windows軟體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Ivon Huang

暫時使用專有軟體沒關係,但要抱持羞恥心去使用它。

台南開了第三家海德沃福,所以買了台超值筆電

Ivon Huang

初期化—這個字是在日本店員口中學到的,因為他忘記了「格式化」中文怎講。

談軟體自由,為何該擺脫Android,改用主線Linux手機

Ivon Huang

伍佰的專輯曾經說過:命運不可逆,但適度的反抗是必須的。人生不可逆,但靈魂的自由是必須的。嘗有人問,為什麼要開發手機用的Linux發行版(mobile Linux distro),重新造輪子,不是已經有Android了嗎?這邊來說幾點Android不是手機Linux最佳解的原因。

從頭建立Linux系統,Linux from Scratch安裝訣竅與心得

Ivon Huang

LFS要從頭編譯軟體和系統,讓人體會1980年代Linux剛出來時,人們開發系統的艱辛。

一切軟體從頭編譯!換用Gentoo Linux使用感想

Ivon Huang

Gentoo Linux的核心和軟體皆需要從原始碼編譯安裝。

還在用指令安裝軟體?4個值得一試的Linux應用商店前端

Ivon Huang

應用商店就像手機上的Google Play或App Store一樣,方便使用者以圖形方式安裝應用程式。

(偽)Android手機拍攝AVIF/HEIF相片

Ivon Huang

Android手機內建大部分相機輸出的不外乎是JPEG或PNG,有些提供RAW檔案。隨著解像度越來越高,檔案大概都4MB起跳。從容量來看,為何不在拍照的時候就儲存成AVIF/HEIC/HEIF等檔案更小、更高效率的格式呢?或許未來會支援吧,AVIF比HEIC更新更有吸引力,因為不用摳摳。

憂鬱的粉紅機器人:Yoshimi Battles The Pink Robots專輯聽後感

Ivon Huang

看向內心,只會看到自我反射的哀傷。看向外頭吧,你會察覺,夏天到了。

跨發行版救星?用Flatpak安裝Linux軟體的優缺點

Ivon Huang

不管是Arch Linux還是Slackware,都可以透過Flatpak享受到版本一致的應用程式。

GNU Guix System:完全由自由軟體組成的Linux發行版

Ivon Huang

GNU Guix System主打從軟體到系統設定,都可寫一個宣告檔進行安裝。

安裝了Arch Linux,跳發行版的終點?

Ivon Huang

安裝完全自主可控的系統,體會到掌控自己系統的快感。

論用Markdown寫網誌文章的好處

Ivon Huang

Markdown尤其適合邊寫技術文章,邊引用大量程式碼。

是否應該走出去闖蕩?小說《柳林風聲》帶來的哀愁感

Ivon Huang

我從來不會一輩子就死守著一艘船,總在一艘船上會讓人思想閉塞。

筆電安裝GhostBDS(FreeBSD)開源系統的使用感想

Ivon Huang

GhostBSD還不夠友好,雖然如此,剛安裝就能看到圖形化界面總是會覺得安心。

隱私考量:雲端硬碟選擇MEGA而非Google雲端的理由

Ivon Huang

凡能直接被雲端供應商掃描內容的雲端硬碟,就沒有隱私可言。

開源應用商店F-Droid下載Android APP的好處

Ivon Huang

說到Android推薦的第三方應用程式商店,就不得不提呼應自由軟體精神的「F-Droid」。

為什麼不該玩《Minecraft》?專有軟體就是其最大缺陷

Ivon Huang

為何人們會在閉源軟體上製作開源專案還津津樂道?

能劇《江口》與禪宗的啟示

Ivon Huang

雖然世間仍是幻象,但若有所了悟,仍是可喜的。

討論哲學思辨之書《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Ivon Huang

只有說出實話,才能讓我們解脫,表達盡量簡短,不隱瞞事實,再承認自己的無知。

將Android手機去Google化,用開源方案取代

Ivon Huang

使用Android手機,有可能不登入Google帳號,也不使用Google APP,僅在必要時於瀏覽器中使用嗎?

對大學端的自由軟體之淺見

Ivon Huang

假設使用者只要會點點點完成任務,這樣我們會說它算懂電腦了嗎?顯然不夠。如果終究要學程式,為何不選擇連系統本身,都毫不隱藏的展現給你看的系統呢?

捨棄不自由的遊戲,改玩開源遊戲

Ivon Huang

不是不玩遊戲,而是漸漸放棄市面上「大多數人」的選擇,改玩開源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