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美国:拜登政府陷入危机

我们击败右翼的唯一方法是建立一个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群众运动,为劳动人民的实际需要而战。这意味着要超越资本主义的框架,因为资本主义的持续存在将我们拉向多重灾难。即使要赢得桑德斯最受欢迎诉求之一的全民医保,明显也需要群众运动的决定性压力,这种运动不惧怕动员工人阶级的社会力量。这是左翼必须给自己定下的任务,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就需要我们脱离民主党以实现政治独立。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1/29/31631/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很明显,拜登政府正处于危机之中; 所谓“蜜月期”早已过去。不幸的是,国会的左翼未能提出独立的工人阶级立场。

Erin Brightwell和Tom Crean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原文首先发表于2021年12月9日)

仅在6个月前,媒体还充满着乐观,预测由于需求激增大规模接种疫苗,经济将迅速复苏。拜登的总统任期被视为是决定性改变特朗普的政策,就像小罗斯福一样“政府可以发挥作用”,方式包括重大的社会项目,更认真地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以及恢复美帝国主义在全球的地位。

然而最近几周,拜登的支持率跌至新低,民主党在选举中遭遇失败,这显然是在警告,按照现时的发展状况,民主党将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失利,从而失去对国会的控制。

很明显,拜登政府正处于危机之中; 所谓“蜜月期”早已过去。 不幸的是,国会的左翼未能提出独立的工人阶级立场。

我们是如何走到这般地步的

拜登于今年1月就职,此前一年,由于特朗普罪恶般地疫情处理不当,数以十万计的人不幸死亡。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落败后,又发动了一场未遂政变。拜登通过另一项派钱给群众的经济刺激法案,并加大疫苗接种力度,承诺即将“回归正常”,维持了他起初的支持度。

这乐观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拜登在7月4日美国独立日宣布从疫情“独立”,有点像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宣布在伊拉克“完成任务”那样。 疫苗接种进展出现停滞,而德尔塔变种病毒的大规模爆发粉碎了人们对疫情即将“结束”的希望。截至9月底,每天平均的死亡人数超过2000人。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21年美国死于新冠的人比2020年还多,而且(撰写本文时)今年仍尚未结束。

德尔塔变种病毒的爆发也阻碍了经济复苏。近几个月来,供应链问题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变得更糟,并导致通货膨胀达到30年来的最高水平,这一点也变得越来越明显。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一再表示,供应链和通货膨胀问题只是“暂时”的,并将迅速得到解决。不过,现实显然不是这样。

最重要的是,民主党内部的瘫痪使拜登的计划陷入停滞。民主党内就如在国会通过与其议程相关的法案,出现无穷无尽的争吵。当中包括有关传统桥梁、公路、铁路基础设施的法案,以及包括社会项目——带薪产假,普遍免费幼儿园前教育,扩大医疗保健福利——还有气候变化的措施在内的重建法案。

我们已经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几个腐败的民主党参议员,其中一个与煤炭利益有着密切联系,迫使拜登一而再再而三地令法案缩水。由于法案中一切有意义的气候变化行动都被否决,拜登被迫空手去格拉斯哥参加COP26气候峰会。虽然众议院现在已经通过了一个缩水版的“更好的重建”(Build Back Better)法案,该版本恢复了一些之前被删掉的内容,但这仍需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人们完全有理由质疑最终法案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怀疑是否会有最终法案。

这些显示,若果统治阶级中那些更“有远见”或更理性的部分想缓和极严重的政治两极化,并维护令他们历史上受益良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话,他们就不能坚持自己的利益,并推动有利于他们的措施。因为在经济形势恶化的情况下,未能通过实质利民的措施,这给共和党人的卷土重来打开了方便之门。毫无疑问,特朗普的右翼民粹主义对共和党的掌控非常牢固。

尽管政治建制人物很没效果地尝试推动有限的“渐进式”社会支出,但他们仍然完全反对将长期改善普通民众生活的措施(比如实现全民医保或取消学生债务)。

右翼反击

民主党内部衰败和瘫痪的后果在11月初的选举结果中显而易见。民主党在弗吉尼亚州的州长竞选中落败,该州拜登曾在去年11月以10%的优势获胜。尽管民意调查显示民主党在新泽西州的州长竞选中遥遥领先,但他们在州长竞选中却差点落选。

这些结果对民主党来说简直是灾难。由于特朗普不再是众矢之的,民主党人似乎无法传达任何清晰的信息。共和党人实质上将媒体的叙述重点放在了口罩和疫苗的强制令上,而民主党人少有做为去为“更好的重建”法案建立群众支持。在事态不明朗的时期,共和党人明确利用抵制疫苗和口罩强制令这些事来动员他们的支持基础,就算这实际上使他们增加染疫风险。弗吉尼亚州州长候选人麦考夫(Terry McAuliffe)只是关注特朗普主义的威胁,而不是提出任何积极的提议。

共和党人也利用通货膨胀的现实问题而获取支持。在最初的、更实在的版本中,“更好的重建”法案也无法解决天然气的天价问题——天然气价格在加州创下了每加仑4.86美元的历史记录。随着冬天的到来,拜登政府的情况实际上可能会变得更糟。超过一半的美国家庭使用天然气、取暖油或丙烷供暖,而这些燃料价格预计将比去年高出30%至54%。工人的工资总体上涨,但通胀率更高,这意味着工人的实质工资下降了。如果拜登对这一现况的回应是试图强迫选民关注乏味的基础设施法案,以及严重灌水的“更好的重建”法案(这还是在假设它通过参议院的情况下),那么明年的中期选举对民主党来说很可能是一场绝对败局。

寻找替罪羔羊

当然,MSNBC和其他自由派专家一直在寻找为民主党建制和拜登的失败负责之人。他们的惯常替罪羊:左翼和“白人工人阶级”。

在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不仅将精力集中在反对抗击新冠疫情所需措施上,而且还集中在攻击所谓的将“批判性种族理论”纳入学校课程,以作为试图激起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反感的一部分图谋。攻击批判性种族理论和疫苗强制令无疑是为了动员其核心支持者——极右分子。但让人们转向共和党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前景的不明朗和对拜登的失望。我们不应得出白人人口已果断地转向右翼或走向“白人至上”的结论。但民主党的失败确实(再次)将许多人推向了毫不掩饰的种族主义反动派的怀抱。

民主党内部正涌现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另一种强烈反对。在民主党执政的一个又一个城市中,即使是在2020年群众抗议之后达成的用于重新分配警察资金的有限措施,也已被以枪支暴力水平上升为藉口向警察“退款”的举措所取代。在黑人和拉丁裔工人的大力支持下,亚当斯(Eric Adams)赢得了纽约市的市长竞选。他是该市的第二任黑人市长,并且是个承诺改革警察体系的前警察,但他还是出来支持重新引入糟糕的截查方案的“修改”版本,而截查做法在2000年代初期被用来针对黑人和拉丁裔青年。亚当斯反对左翼,是一位煽动性的亲资政客。但是,“黑人的命也是命”未能发展出植根于更广泛的黑人工人阶级的现实的持续群众民主运动,这为亚当斯之类的人创造机会。

决定性失败发生“黑人的命也是命”起义的中心明尼阿波利斯,以新的“公共安全部”取代“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投票的失败,这也表明模糊的进步口号不受欢迎,因为这些口号与劳动人民产生共鸣的具体诉求脱节。建制成功地将“削减警察开支”与“废除警队”联系起来,这不会引起工人阶级的共鸣,并且在资本主义下是不可能实现的。值得注意的是,明尼阿波利斯通过的另一项支持租金管制的投票结果再次表明,劳动人民并没有普遍向右转。

进步/左翼民主党人其他引人注目的失败,包括竞选布法罗(Buffalo)市长并得到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强烈支持的沃尔顿(India Walton)。然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DSA)和进步派并没有全盘输:明尼阿波利斯的DSA成员温斯利(Robin Wonsley)作为独立的社会主义者被选入市议会,其他城市还有其他进步派和左翼赢得选举。

以上,总体而言,全国左翼进步人士的势头已经减弱,这是因为他们普遍未能采取独立的工人阶级立场,而是倾向于与部分自由派建立联盟。

国会进步人士的弱点

在选举结果公布后,由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领导的众议院多数进步党团成员通过投票支持基础设施法案并放弃对更广泛的“更好的重建”法案的推动,向拜登屈服。这是为了回应拜登的直接呼吁,即他的总统任期正处于危机。贾亚帕尔和众议院的进步人士更害怕被他们在白宫的“朋友”指责,而不是捍卫他们本已经有限、用来赌上自己政治生命的观点。

国会左翼“小队”(Squad)在投票反对基础设施法案时采取的立场是好的,因为法案与更广泛的法案无关,但社会上大多数人对此并不理解。“小队”未能动员甚至向群众表达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因为他们困在与拜登和佩洛西的联盟中。

与拜登和佩洛西的结盟来反对特朗普右翼和民主党右翼的入场费,对于“小队”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来说非常高。他们被要求放弃自己的纲领——包括争取全民医保和绿色新政、15美元的最低工资以及近年来鼓舞数百万人的其他诉求——当然,还有一切动员街头民众的鼓励。

现在何去何从?

左派继续跟从桑德斯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a Ocasio-Cortez,AOC)的道路是极其危险的。这意味着接受民主党建制派中那些破产无能的人所设定的框架,而这路线过去成就了特朗普。

美国的政治局势,意味着我们迫切需要组建一个独立于民主党和所有企业影响力的群众性左翼政党。桑德斯 的两次总统竞选虽然最终陷入于民主党的框架,但指向了正确的方向。他有一个大胆的变革方案,且没有收取私人企业的资助。

我们击败右翼的唯一方法是建立一个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群众运动,为劳动人民的实际需要而战。这意味着回到桑德斯2016年和2020年的纲领,且更重要的是要超越它。例如,如果我们有任何机会防止灾难性全球变暖,就应该为将能源部门收归公有而进行真正的斗争。这意味着要超越资本主义的框架,因为资本主义的持续存在将我们拉向多重灾难。即使要赢得桑德斯最受欢迎诉求之一的全民医保,明显也需要群众运动的决定性压力,这种运动不惧怕动员工人阶级的社会力量。这是左翼必须给自己定下的任务,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就需要我们脱离民主党以实现政治独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