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美国堕胎权:罗诉韦德案遭推翻,立即上街抗争!

我们需要一个具有民主架构的群众运动,作为我们击败右翼并捍卫(或赢回)我们的身体自主权的斗争的“中枢”。这场运动需要有明确的政治目标、民主架构,并且完全独立于民主党。社会主义组织、工会和社会正义团体应联合起来,发起这样一个组织。必须为我们的运动建立必要的架构,以便民主地决定诉求、策略和战略。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6/28/32778/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建立群众运动,抵抗右翼!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6月24日)

罗诉韦德案已遭推翻。这是女权运动的历史性挫败,代表着右翼在全国范围内破坏女性和LGBTQ+的身体自主权的企图得逞。

尽管社会上对于法律保障堕胎有着压倒性支持,但现在仍有数以千万计的人生活在堕胎非法的州属。基层妇女将成为最大受害者,因为她们现在会更频繁地被迫出行数百英里、花掉好几天的工资才能进行堕胎。虽然几十年来一直是右翼处心积虑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判决,但正是民主党人和他们的非政府组织(NGO)附庸的无能,才让此事情成真。

事态本不必这样发展。在对于捍卫罗诉韦德案判决的广泛支持下,自由派领导的妇女组织本可以发动一场真正的群众斗争来捍卫它。在5月泄露的最高法院意见草案本可以作为长达数月的抗议、公众集会和直接行动的跳板。现实却相反,自由派积极瓦解这场运动的动员,而是把运动变成了一场徒劳的“出来投票”的闹剧。

EMILY’s List、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和NARAL Pro-Choice等支持堕胎权的组织宣布在2022年中期选举投入1.5亿美元资金支持民主党。民主党立法竞选委员会执行主任威廉姆斯(Heather Williams)谈到民主党选民时说道:“罗诉韦德案的成果被推翻,无疑给了他们额外的动力和紧迫感(出来投票)。”

对于希望采取行动、组织这一收回堕胎权的最高法院裁决生效的数十万人(倘若不是数百万人)来说,这是一记侮辱性的耳光。

民主党拒绝采取行动之时,“票投民主党捍卫堕胎权”毫无意义。总统拜登本来可以立刻签署大量行政命令,以扩大并保证在全美范围都能提供医学堕胎服务。在全国范围内对跨性别和非二元性别儿童进行的骇人的野蛮攻势中,民主党的女领袖希拉里表示,“跨性别辩论”不应该成为民主党的优先事项——民主党选择无视而不争取的事物已经很多,而现在又这样多了一件。

显见,我们需要全新的群众组织。这个组织必须完全独立于民主党,坚决地对抗来自右翼的攻势。

我们需要新的群众斗争组织

在许多州份,限缩堕胎机会、侵犯跨性别儿童的权利以及打压学校的一切反种族主义课程,已经成为共和党政客们最喜欢的动员其铁票支持者的途径。在民主党或自由派NGO完全缺乏领导的情况下,为阻止右翼成长,我们将需要完全独立的青年与工人阶级运动。

我们需要一个具有民主架构的群众运动,作为我们击败右翼并捍卫(或赢回)我们的身体自主权的斗争的“中枢”。这场运动需要有明确的政治目标、民主架构,并且完全独立于民主党。

社会主义组织、工会和社会正义团体应联合起来,发起这样一个组织。必须为我们的运动建立必要的架构,以便民主地决定诉求、策略和战略。

不幸的是,美国最大的社会主义组织,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只是推出了一个网站呼吁向堕胎基金捐款并加入DSA。这样做是在这次历史性打击中逃避责任。

如果这样一个新的群众组织能够凝聚起来的话(我们认为这是绝对必要的),社会主义替代将会热切投入来建立它,并极力争取这个组织要高举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的纲领。

这将意味着,需要有一系列能够满足女性和LGBTQ+群体的广泛需求的诉求。既要身体自主权,又要让人们在愿意之时有条件组建家庭。这将包括:全民医疗保险(包括按需免费堕胎、包容跨性别者)、普及的托育服务、充足资金支持的公共教育、高品质的永久可负担公共住房、将婴儿配方奶粉和尿布的制造巨头、及将所有其他寄生性大公司公有化并置于民主控制之下。

我们会为建设运用植根于阶级斗争的策略的组织而奋斗,而非依赖个人式的抵抗。随着罗诉韦德案判决遭到推翻,民众将为能够堕胎而做他们必须做的一切事情,包括利用地下网络、堕胎基金以及来自朋友和家人的众筹。但是,仅仅聚焦于互助而非建立群众斗争,并不足以让堕胎重新成为一项全美的合法权利。只有群众斗争才能实现这一点。这意味着要进行群众游行和抗议、停工、直接行动,甚至罢工。我们可以从拉美和爱尔兰历史性的女权运动中汲取灵感。

现实已经证明自由派女权主义是完全破产的路线。为我们的权利而战,赢回我们失去的权利,就意味着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而战。我们需要一个为劳动人民、妇女、LGBTQ+和全体受压迫人民建立的新政党,这样一个政党要以社会运动为基础,毫不含糊地为我们的利益而奋斗。

只有在青年人、工人阶级和所有在这种残酷制度下受压迫的人的坚定斗争的基础上,我们才能阻止右翼威胁恶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