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香港:李家超被钦点特首,香港反革命换上新面孔

香港的命运不是香港自己所能左右的,而是受到中国及国际新冷战局势所主宰。因此,正如在2019年大型运动时已清楚见到,香港的反独裁斗争也不是一个城市所能完成,而是必然要与中国大陆越演越烈的群众斗争连结起来,并且要建基于工人阶级独立的组织与纲领──而非依靠资产阶级反对派,因为他们并不想挑战资本主义,往往只会限制斗争的发展,并将斗争去政治化,以至在关键时候背叛运动。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7/02/32802/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香港特首假选举于5月8日毫无意外地落幕,一如所料北京“唯一支持”的李家超以1,416票的“高”票当选。虽然,主权移交以来的历届特选选举都是小圈子的假选举,从来背后的操盘人是中共及大资本家,但本届选举的过程更加反映了中共对港政策的进一步反革命,加强地民主权利的打压,而北京直接治港已成事实。

假选举

今次所谓的“选举”是2019年抗争及《国安法》实施以来的首次特首选举。去年,北京“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进一步破坏了立法会选举及选委会仅余的民选成分。到了今年的特首选举,在改制后的选举中并没有限制参选人数。然而,选举原定2022年3月27日,现任特首林郑月娥一直等候习近平的指示,没有公布连任意向。然而到了2月,在北京指示下,港府以疫情为借口押后选举至5月。至4月,林郑当时已失去中共信任,中共才表明意图,表示“唯一支持”李家超参选,而林郑则宣布不寻求连任。

这变相阻止了其他建制派加入选战。显然中共在新的反革命形势下,想避免过去如2012年梁唐之争、2017年曾俊华参选,造成建制派分裂,或让群众借机挑战中央权威。中共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后,更加害怕哪怕些许的民选成分都会成为民众宣示不满的缺口,例如选委会不满习强硬政策的资本家会对中共钦点候选人投反对票。为免夜长梦多,北京宁愿废除所有选举竞争的猴子戏,变成主权移交的首次“一人选举”,而且责成梁振英成为选委会的召集人来确保李家超受到“高票”祝福。被钦点的李家超甚至在公布任何政纲之前,就已经拿下超过300个选委提名。

对于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当选特首,有人担心这是“武官治港”的开始。但,香港的武官不是独立的,而是完全听令于北京的。所有无论是文官武官都没有根本性分别,最后还是中共治港。

香港的反革命大趋势只会加剧而不会有放缓,除非大规模群众运动作出抵抗。而当今局势下,中国大陆工人阶级爆发运动的可能性比香港更高。我们过去分析,习近平在新冷战格局中要维持其强人统治权威,就必然会向香港开刀──反正香港已经是中共的囊中之物,而在中美脱钩下,香港的经济与战略地位将会下降,西方也就基本放弃了香港,转向台海、南海等更重要的战略问题。

李家超当选后,就已经表示《二十三条》将会是其任内的任务之一。这会是比《国安法》更细致、更融入本地法律的一部法例,让当局实行更广泛的镇压,而非只靠殖民地时期的法律或犹如“核弹”的《国安法》。

过去一阵子,当局亦未减对抗争者或民主派的打压。保安局表示,2019年反威权运动有逾万人被捕,其中2800多人被检控、1100多人被定罪。而《国安法》通过至今,被捕人数有175人,并有8人被定罪。

5月中,已解散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的5名信托人,包括泛民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何秀兰,被警方以《国安法》的“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拘捕,亦被控没有为基金进行社团注册。可见,就连最温和的泛民也不能幸免。中共打击泛民不是因为他们对专制制度作出真正的挑战,而是对群众斗争作出杀鸡儆猴的警示。

“忠诚反对派”

在中共镇压的大形势下,香港的反对派力量几乎土崩瓦解。而那些仅存仍运作的,也选择了向中共投诚。民协主席廖成利最近表示,该党要成为“忠诚反对派”,更认为“习近平思想”与该党初衷一致,并希望未来可以参选。对于这些职业政客来说,民主并非其原则,而是谋求一官半职的手段!

香港的命运不是香港自己所能左右的,而是受到中国及国际新冷战局势所主宰。因此,正如在2019年大型运动时已清楚见到,香港的反独裁斗争也不是一个城市所能完成,而是必然要与中国大陆越演越烈的群众斗争连结起来,并且要建基于工人阶级独立的组织与纲领──而非依靠资产阶级反对派,因为他们并不想挑战资本主义,往往只会限制斗争的发展,并将斗争去政治化,以至在关键时候背叛运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