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十足的骗子

任何人,特别是像马斯克这样的人,都不应被允许可以积累数以千亿计美元的财富,以及获得与之相伴的权力和影响力。这不仅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丑恶,而且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危险。马斯克的财富和企业,就像所有亿万富翁的财富和企业一样,应该被收归公有——就从推特和特斯拉开始。在处于运营管理核心地位的工人的民主控制之下,在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的投入之下,任何被认为对人民群众有用的东西都应该用来造福社会。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7/09/32850/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Pádraig O’Flynn 社会主义党(ISA爱尔兰)

(本文首先发表于2022年5月14日)

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将以440亿美元(420亿欧元)的惊人天价,收购以控制他最喜欢的社交媒体平台推特的消息,再次触发了关于谁应该拥有并控制社交媒体平台的辩论。

虽然一些自由派可能会对马斯克(其本人是个可憎的、反动的恐跨分子,并以“言论自由”为名,威胁打开让右翼言论横行的污水闸门)接管并取代更“可接受的”亿万富翁所有者的前景,感到特别恐慌,但社会主义者将更冷静地看待这一切。

谁在运营社交媒体?

事实是,恐跨人士、种族主义者和性别歧视份子一直很自由地在推特(以及其他每一个亿万富翁拥有的社交媒体平台)上乱喷,如果恐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受害者在平台上用不礼貌的语言回应,他们更可能成为被禁言的人。

利用社交媒体加强文化战争,从而加剧工人阶级之间的分裂,这符合统治精英的利益。

任何想怀念多西(推特创始人)等人管理的人,都应该记起他和他的公司与专制的沙特阿拉伯政权之间的长期联系。

这种关系可能有助于沙特阿拉伯特工顺利地受雇于该公司,并贿赂另一名推特员工提供约6000名沙特阿拉伯公民的详细信息,其中包括匿名的不同政见者,这些人随后被逮捕、监禁、拷打,甚至谋杀。

沙特阿拉伯王子瓦利德(Alwaleed bin Talal)是推特的长期投资者,现在甚至和其他亿万富翁一起成为马斯克风险投资的共同投资者,并透过包括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在内的各种基金(总共占440亿美元中的70亿美元)投资。

对于一个自称是“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的人来说,选这些人做伙伴甚是奇怪。

一个白手起家的人?

马斯克和几乎所有的硅谷亿万富翁一样,他的发迹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新意。

他的故事有白手起家的一面(据说,在搬到美国的早期,他声称自己睡在办公室里,在基督教青年会洗澡),自大学辍学(他自称曾在斯坦福攻读博士,但只读了两天后就退学)、自己出来创业。

但他出身基层的故事,往往上忽略了他的常春藤联盟大学教育背景,而且他的父亲更是个拥有数百万美元身价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工程师,他的父亲过去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空军中拿到不少合同。另外,他的父亲还在赞比亚拥有半个绿宝石矿。

此外,马斯克表现出一个确实非常奇怪的性格特点,他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偏执,他总要成为他所参与的每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无论实际是否是如是。

与他自己制造的神话相反,马斯克没有参与特斯拉的创立。

相反,他利用自己雄厚的财力,增加了对这家(本来已存在的)汽车公司的持股和控制,逼走了真正的创始人。

然后,可笑的是,他合法地改写了历史,使他被正式记录为创始人之一。

尽管有更多不实之词,他也不是PayPal的创始人。

他的那家不起眼的公司X.com有幸与催生PayPal的人和公司合併,PayPal后来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马斯克赚了1.6亿美元)。

在此之前,他还创办了另一家科技公司,Zip2,该公司也在科网泡沫期间以高价出售,为马斯克赚了2200万美元。

这两家公司的共同点是,他们的成功都是在马斯克被排挤后取得的,被排挤的原因显然是他太无能和太令人讨厌,别人无法与之共事。

马斯克喜欢采用的策略之一是提出疯狂、宏大的主张和承诺,但这些主张和承诺从未实现。这一点,以及他所做的事情基本上等同于诈骗。

他知道他可以依靠谄媚的资本主义媒体来为他做公关,并将他的声明传递给世界。当他们不可避免地一无所获时,他同样可以依靠他们保持沉默(除了少数例外)。

根据马斯克的说法,到2017年,一辆自动驾驶的特斯拉汽车将自己驾驶着横穿美国,从一个海岸到另一个海岸;他要让送老鼠登陆火星;到现在应该出现机器人出租车了。

他多次谈到他计划以60亿美元建造超级高铁(一种效率更低、更加精英化的地铁)。专家们认为这个价格是600亿欧元。

他最近的狂想,是在拉斯维加斯地下建造了一条短而无意义的隧道,你可以用特斯拉在隧道里缓慢地在各会展中心之间穿梭。这让兰利(Lyle Lanley)和他的“单轨列车”看起来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自由意志主义的伪君子

据《洛杉矶时报》计算,截至2017年,政府以税收减免、补助、超低利率贷款、监管信贷等形式对特斯拉的总投资接近50亿美元,此后又追加了数十亿美元。尽管特斯拉及其崇拜者们难以接受,但如果没有这些公共基金和政府计划,特斯拉肯定不会存在。2008年,奥巴马政府对美国企业的慷慨解囊拯救了这些濒临死亡的公司。

尽管是这种巨额企业福利的接受者,但马斯克不知怎么地鼓起勇气,在他的推特上大言不惭,反对给普通民众更多的政府支票,而这是在新冠疫情和封锁期间让许多人活下来的唯一东西。特斯拉随后证实,该公司自己却接受了联邦政府2020年6000亿美元的新冠疫情刺激计划的“某些工资福利”!

“脱落的车轮”、起火的汽车和其他灾难

公路旅行是一项足够危险的活动,这还没算上像困扰特斯拉的那些灾难性的故障。其中许多不是一般的可靠性问题,而是其宣传者所谓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汽车所特有的。

这些问题中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是来自一位特斯拉的批评者——也是一位退休工程师,后来成为“公民活动家”的里奇(Keith Leech)。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明确质疑了“那些‘绿色’公司利用人们对环境的关注来为自己赚钱的虚假和夸张的说辞”——他称之为“脱落的车轮”。

马斯克和他的粉丝大军被激怒了,并谴责他是卖空者(押注股票价值下跌的人),对他还有更恶劣的谴责。然而,从遭遇不幸的特斯拉司机的证词,以及里奇等人收集的数百辆受影响特斯拉的照片证据来看,似乎不可否认的是,特斯拉产的汽车的轮子确实是掉了下来。

这一丑闻的真实度不得而知,因为特斯拉的反应是极其危险的掩饰——以签署保密协议为条件,用一辆替换的特斯拉来换取受害者的沉默。(态度极其温和的)美国的监管机构最终指示特斯拉停止这种做法,但从未要求召回。看来特斯拉并不是唯一一个把股价看得比人命还重要的公司。

特斯拉和马斯克还厚颜无耻地声称,任何关于车轮脱落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指控特斯拉质量问题的照片中的任何车轮脱落,都只是无关紧要的碰撞的结果(当车轮在行驶途中飞走时,很难避免会撞上其他车)。

另一个臭名昭著的缺陷是特斯拉的锂离子电池容易起火(这种火不能用水浇灭),通常是在轻微或严重的碰撞之后发生。如果再加上埃隆心爱的、未来感十足的、可伸缩的全电动门把手,这种情况就更加可怕了,因为门把手在电源着火时就会停止工作。

特斯拉技术的另一个领域是自动驾驶功能,马斯克最喜欢的就是抒情式的说谎。他向他的忠实粉丝宣传这项技术能够完全取代人类,而这已经导致了好几起死亡事件。

所有人都有“言论自由”,但我的工人、检举人或批评者除外

去年3月,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维持了2019年的一项裁决,即特斯拉非法解雇了一名参与工会组织的工人,马斯克非法威胁工人,如果他们加入工会,就将失去股票期权。

特斯拉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是唯一一家由美国主要汽车制造商运营的非工会工厂。这家工厂就像汽车一样,对人的生命和肢体构成了威胁。从工人们的证词来看,工作场所的氛围有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恐惧,人们好似于生活在一个疯狂独裁者的统治之下。这听起来好像有点夸张。然而弗里蒙特工厂的地板上没有黄色的标记来安全地引导行人通过工厂,原因是什么?“埃隆不喜欢黄色”——此处引用一位安全员从她的老板那里得到的答案。

事实证明,太多的标志和倒车叉车发出的哔哔声也不符合资本家老爷的胃口。在2014-2018年期间,特斯拉弗里蒙特厂违反OSHA(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数量是十大汽车厂总和的三倍!

特斯拉员工的严重受伤水平一直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30%,直到2017年,这一水平神秘地降至接近行业平均水平。Reveal News的一项调查揭示了原因:按照典型的埃隆行事风格,特斯拉刚好决定违反法律,直接停止报道大量严重伤害事件。

应该由谁来管理社会?

这一切都清楚地说明了马斯克对员工的蔑视,这些员工(加上公共资金和网络劝导者大军以及企业媒体机构提供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免费公关)让这个幼稚的小丑和江湖骗子成为了地球上最富有的人。像马斯克这样的骗子拥有并控制着他们所拥有的难以想象的财富(在撰写本文时,马斯克的财富高达2400亿美元),而他的员工却受到如此鄙视,这足以说明了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有什么问题。

任何人,特别是像马斯克这样的人,都不应被允许可以积累数以千亿计美元的财富,以及获得与之相伴的权力和影响力。这不仅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丑恶,而且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危险。马斯克的财富和企业,就像所有亿万富翁的财富和企业一样,应该被收归公有——就从推特和特斯拉开始。在处于运营管理核心地位的工人的民主控制之下,在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的投入之下,任何被认为对人民群众有用的东西都应该用来造福社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