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新冷战带来新一次的核危机

我们需要建立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反战运动。1960年代,大规模的反战运动迫使美国和苏联开始就失控的核军备竞赛进行谈判。在1980年代,反核扩散抗议活动使美帝国主义无法在欧洲自由部署核弹头。正在兴起的新冷战的军备竞赛只会带来破坏和绝望——我们需要一场国际的、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大规模社会主义运动!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8/21/33115/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77年前的今天,美国在日本长崎市中心投下了第二颗原子弹。长崎是一座人口超过25万,但几乎没有任何军事价值的日本城市。本文会谈到当今日益严重的核灾难威胁。

Chris Gray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称,目前乌军在南部进攻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夺回欧洲最大的核电站——扎波罗热核电站。它有六个需要紧密监测的反应堆、一个最终排入黑海的水库和旁边的六个高放射性水池。虽然俄乌双方都不想引发一场全面的核灾难,但核灾难的危险内生于局势中。

3月的一个视频显示,核电站的院子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对建筑物造成了破坏;这个视频使全世界都为之屏息。此后,俄军占领了核电站,并布置了火炮阵地。乌军在攻击这些火炮时破坏了反应堆的外壁。联合国核机构负责人称,局势已经“完全失控”。

扎波罗热核电站本质上是一颗有放射性的炸弹,其能量在小心翼翼平衡各因素的情况下被缓慢地释放,这种平衡很容易被破坏。1986年和2011年的灾难之后,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数百平方英里的荒地清晰地展示了这种平衡遭到破坏的危险。扎波罗热是核灾难的危险的另一个例子。它证明了非常规的方式同样会加剧资本主义失序时代的新冷战。

新的冷战,旧的核威胁

随着中美冷战重塑全球经济、供应链和地缘政治,并且推高地区冲突与战争的风险,统治阶级正在大力支持核子再武装。在特朗普对朝鲜的核威胁最为严重时,民调显示三分之一的美国选民对发动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持开放态度。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韩国助长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结果导致民调中有71%的韩国人支持拥核。在美国政府的默许下,日本右翼政客正在推动修宪——修改1971年制定的、明确禁止在日本部署核武器的宪法条文。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SIPRI)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项目主任温(Wilfred Wan)指出 :“所有拥核国都在增加或升级它们的武库,而且大多数国家都在加强核言论以及核武器在其军事战略中发挥的作用。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趋势。”

普京在邻国的其中一个盟友,正是白罗斯的独裁者卢卡申科。白俄罗斯与乌克兰、波兰和立陶宛有数百英里的边界,一路延伸到俄罗斯飞地、俄罗斯军事堡垒加里宁格勒的50英里以内。 6月,普京承诺允许白俄罗斯战斗机在俄罗斯升级,以能够携带战术核武器,并部署能运载核武器的巡航导弹。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在以每月两次的频度进行核导弹试验、相互对抗。美国政府声称中国正在建造200个新的导弹发射井,扩大移动发射能力,并升级潜艇舰队。

核武器让世界更安全了吗?

1945年后,美国制造和部署了七万多枚核武器,其成本是同期收容无家可归者所需的五倍。苏联的核武产量与美国相近。在旧冷战的高峰,全球有84000枚核武器在役。今天,约三千枚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的核武器中绝大多数仍属于美国和俄罗斯。

尽管资本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政权都认识到核战争是一场全面的全球灾难,连他们自己的制度和权力也不能从中幸免,核战争还是差点爆发。美帝国主义的十几位高官公开将“运气”列为1945年后没有爆发核战的主要原因。而核武的存在并未有效阻止战争。 1973年,埃及和叙利亚袭击了拥核的以色列,1982年,阿根廷从拥核的英国手中夺取了福克兰群岛,1999年,拥核的巴基斯坦进攻了拥核的印度占领的克什米尔地区。

帝国主义动用核武的危险企图

奥巴马率先更新了官方的正式政策,为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提供了可能性。特朗普则更进一步,模糊化了“首先使用”的概念,并将潜在核打击扩大到了应对无核武器国家、网络攻击和“生物攻击”上——鉴于特朗普指责中国是新冠的起源地,他的这一举动值得怀疑。在竞选过程中,拜登承诺恢复奥巴马之前的威慑政策,但在执政期间他拒绝履行承诺。

普京紧随其后。2020年6月,普京将苏联时代的核战限制修订得更加模糊和具条件性。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2015年威胁打击丹麦反导军舰,以及2022年侵乌期间,克里米亚港口被袭击时,普京都公开威胁要使用核武。中国实际上成为了唯一一个仍官方上维持“不首先使用核武”政策的拥核国,尽管其许多新型武器系统都是为先发制人而设计的。

2021年,当中国测试包括可以运载核武器的高超音速再入飞行器的部分轨道轰炸系统时,美国军事分析家大为震惊。虽然这个概念并不新鲜,但它使中国可以从美国预警探测系统的范围之外发动攻击;美国的18艘价值20亿美元的现役核导弹潜艇的职能与之类似。鉴于这些武器系统无法阻止常规核攻击,它们只可能用来先手摧毁对手的还击能力。

此外,美俄都在探索“有限核打击”的可能性,即对军队,而不是城市、偏远的军事设施使用核武器。美国正在花费数亿美元对2000枚B61核弹进行现代化改造,包括增加一个刻度盘,使核爆范围可以设定为仅复盖几个街区,或者达到广岛核爆的3.3倍。这些举措不但使核武器更“实用”,而且建立了在危险的假设之上:即在全面冲突之前某一方会中断连环升级的循环。

失误的危险

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军高层基于苏联没有已经准备好的核武的错误假设,主张对古巴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但事实上,苏联已有100枚核武投入使用。 1983年,在冷战最激烈的时候,一名苏联防空技术人员目瞪口呆地发现系统显示苏联正将要遭受大规模核打击。他没有服从反击的命令,决定先等待进一步确认。事后证明,他看到的是太阳耀斑,而不是核导弹。一个月后,当时任美国总统里根使用“核打击”一词来描述一场大规模的、突然的北约军演时,苏联出动了核轰炸机,以应对“迫在眉睫”的核战。

即使两个帝国主义阵营都因为核战风险太大、无法从核战中得利,核武器相关的扭曲逻辑也可能导向战争爆发。6月,普京宣布俄罗斯核武力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西方帝国主义只能猜测这意味着普京正在准备进攻,或者普京认为他即将受到攻击。如果他认为自己即将受到攻击,为什么不在武器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先攻击呢?同样,新的核武器进一步破坏了局势的稳定。如果他认为对手可能“先发制人”消灭他的核武器,为什么不先手打击呢?如果有人测试了“有限核战争”的学说且奏效了,难道不会有更多的国家彷效吗?

无论是明天、下周还是下个月,乌克兰都不太可能被核武袭击。不过随着世界分为以中美两国为首的两个敌对的帝国主义阵营,核战的威胁越来越大,旧有的地区紧张局势和新的代理人战争或将在拥有大型核电站甚至核武的地区引爆。此外,帝国主义正在开发的新一代武器旨在让统治阶级更容易接受核战。资本主义使世界变得更加危险。

像桑德斯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这样以社会主义者自居的左翼人士,必须停止投票支持增加军费开支和武器计划,并开展反战运动。我们需要建立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反战运动。1960年代,大规模的反战运动迫使美国和苏联开始就失控的核军备竞赛进行谈判。在1980年代,反核扩散抗议活动使美帝国主义无法在欧洲自由部署核弹头。正在兴起的新冷战的军备竞赛只会带来破坏和绝望——我们需要一场国际的、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大规模社会主义运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