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论坛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停贷潮蔓延全国 经济危机迫在眉睫

对民众而言,烂尾楼和停贷潮进一步打击了他们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削弱了他们的消费意欲。加上中国仍采取不可理喻的疫情清零封控政策,内部消费市场也正在萎缩。但另一方面,停贷潮是民众“躺平”思潮的一次具体化集体行动,显示了民众的不满乃至对中共所谓社会征信系统的蔑视。这也让中国更多群众认识到资本肆意投机,却令自己深受其害,对中共的信任大打折扣。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2/09/02/33188/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李甬 中国劳工论坛

6月30日,中国景德镇恒大珑庭业主们首先发出一份“强制停贷告知书”并将通知书上载到豆瓣,揭开停贷潮序幕。随后每天都有几十个项目的购房者效彷,也有业主上载了停工工地的视频,详细说明他们所面临的困境及采取过的维权行动,获得民众广泛的同情。

随着停贷行动的爆发,中共采取打压手段以图制止其他业主彷效蔓延。统计停贷项目的网站被封锁,帖文被删,相关话题在网上被禁止讨论,大量停贷业主的社交媒体帐户被停用。

然而,网上抗议受阻并不能解决问题,部分烂尾楼业主走上街头抗议。7 月 25 日,约50人前往景德镇市政府前抗议,要求“早日复工,早日还贷”。

自今年的七月开始,中国各地开始接连爆发多个烂尾住宅发展项目业主集体宣布“强制停贷”,拒绝继续尝还按揭的通知。这一波停贷潮如星火燎原,到八月中,全国已有至少327个楼盘业主发出了“停贷通知书”,涵盖超过100个城市,超过数以十万计的业主参与其中,这数字目前仍在持续上升。据澳新银行估计,集体停贷潮影响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约2220亿美元的按揭贷款,占尚未偿还的按揭贷款的4%。

触发这一波危机的背景自前年开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已陷入衰退。今年的上半年,中国百大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额腰斩,下跌了近50%。据克而瑞地产研究中心的数据,2022年首五个月,全国百城商品住宅成交面积同比下降51%,同期全国百强房企连续下降5个月,更从1月的下跌39.7%扩大至5月下跌59.4%。继恒大后,大批过去被视为“财雄势大”的房地产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旗下楼盘工程无以为继,变成一个个“烂尾”楼盘。

而在中国新房交易市场上,过去预售楼花占了整体交易量80%以上。绝大部分购房业主一般会在房子建成前就认购并开始按揭还款。房子的“烂尾”使得他们既要继续月供还款,却又无法如期入住新房,交房的日子一拖再拖直至遥遥无期,使他们同时不得不付出一笔支出租房暂住。这对于每一个买到烂尾楼的业主来说都是噩梦。

“烂尾楼”的问题也并非这一年才出现,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搜索结果显示,自2018年至2021年,涉及中国新建商品房未能如期交付的违约民事诉讼案件数字上升了超过三倍。据中国官方数字,截至2021年末,24个重点监测城市的烂尾楼项目总建筑面积近2500万平方米,占2021年商品住宅成交总面积的10%。部分房地产市场交易炽热的城市(如郑州),烂尾楼新建面积甚至超过 30%,也就是说在郑州,近10年兴建的新楼盘,每三个楼盘就有一个可能是烂尾。这显示了在过去经济环境尚可时,这些业主们尚且可以勉强维持。但经济危机的到来,加上严厉的清零政策的打击,业主可能面对失业、减薪、或者封城下无法营业和获得支薪等情况,令他们不得不选择停止供款。

这同时也显示了中国资本主义市场体制下,官僚为了追求在任时的经济高速堵长“政绩”,放任房地产开发商违规行为所埋下的隐患到了现在终于爆发。自“改革开放”资本主义复辟以来,中共引入了香港的“预售房屋制度”,允许房地产开放商在房屋落成前先行在市场上公开预售。理论上,预售所得的金额应存放于银行的特别监管帐户,由政府部门把关,以确保资金落实应用在后续的建设工程上,保障工程能顺利如期落成。

然而,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为了缩短资金流转周期,加速扩张市场份额,往往挪用相关资金,用于认投地方政府发售的土地。而地方政府为了加速经济增长数字,营造土地购买热烈的市场气氛,推动楼市炽热投机,纵容放任开发商挪用资金的行为,使得整个监管制度形同虚设。

而这并非是少数开发商的行为,事实上,所有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都有进行着相关的违规操作。只不过在房地产投机市场过热,房价节节上升,加上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控制下宽松的货币以及银行定向放贷政策的支撑下,只要不被刺破,泡沫仍能不断累积。

然而就像所有的投机市场一样,一旦经济开始陷入衰退,加上习近平意图收紧对房地产行业的控制,实施去杠杆化政策,使得房地产开发商无法通过扩大贷款去填补被挪用的建筑资金以及竞投新地产开发项目。于是楼盘烂尾的情况随即接踵而至。

在过去二十年,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力来源,根据哈佛大学的统计,房地产行业及其相关的经济活动占了中国GDP的29%左右。而房产占家庭财富的比重为70%。

对中国大多数城市工人阶级家庭而言,购房是所谓的“刚性需求”。为了支付高昂的房价,往往要集合全家之财力方能支付按揭首付──用中国国内的说法,是“掏空了家庭的六个钱包”,并随后为之而背负上长达三十年的月供尝还债务。可见,“烂尾楼”的问题对于他们而言在经济上可谓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当眼见房子不能如期交付,过去热火朝天施工的工地现时变得空无一人。而发展商的交房日期一拖再拖,这些业主只能选择以集体停止还款的方式,向银行、房地产开发商、以及政府施压。表示除非楼盘恢复施工,否则将拒绝偿还贷款。

在中国,面对楼盘烂尾,理论上业主可向法院要求解除房屋买卖合约从而解除与银行的抵押借贷关系。在过去一些小型发展商的烂尾项目上,亦曾有过中国法院判决发展商破产而解除银行借贷关系的案例。然而这一选项在今天而言可谓不切实际,因当下烂尾楼问题牵涉全国大量巨型房地产开发商,包括恒大、新力、绿地、融创、康桥、鑫苑、蓝光、正商、美好置业等。这些都是“大到不能倒”的巨型资本企业,假如法院判决解除相关烂尾项目的房地产买卖合同,将立即造成惊人的银行坏帐,冲击现时已经风雨飘摇的中国银行体系。

对于选择停贷的业主个人而言,他们亦将面临巨大的受罚压力。在中国所谓的社会征信体系下,不仅他们个人,连他们的直系亲属都可能遭遇负面影响,遭遇出行、就业和入学的困难。然而即便如此,对于已深陷财困的业主而言已无足轻重。就像其中一位烂尾楼业主所言“当我们的生存都是问题的时候,当我们感到绝望的时候,征信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一个纸老虎,一个可以随时丢到垃圾桶的枷锁,”

烂尾楼的影响还波及到上游供应链以及建筑行业。由于发展商现金枯竭被迫停工,承包的建筑公司都没有收到工程款,而工人更是首当其冲的被一直拖欠工资。《财新》报道,数百家为房地产行业提供服务和供应的公司因恒大及其他发展商向外发布了一份停贷停工告知书,因开发商已经好几个月仍然拖欠款项,称它们“面临生存危机”,表明无力支付账单。

部份供应商表示,自去年9月恒大陷入危机后,至今一直没有偿还商业承兑汇票,对此恒大也视而不见,没有任何解决方案。湖北省中小供应商决定假如当局仍未有交代解决方案,就停止偿还一切贷款和欠款,扬言“宁做黑户也不还债”。亦供应商表示,当初动用全数资金甚至举债购买材料供应恒大各楼盘,结果恒大楼盘纷纷烂尾,血本无归之馀更导致供应商们负债累累,濒临破产,呼吁政府保护他们的利益。

同时,房地产的萧条也严重波及到重工尤其是钢铁产业。2021年中国钢铁产量超过10亿吨,约占全球一半,全年钢铁产量中近40%用于房地产行业。早在房地产危机爆发前,中国的钢铁产业早就处于利润饱和的状态,据业内人士称“生产一吨钢铁所得的利润尚且买不到一瓶矿泉水”。房地产低迷,需求不振更令钢铁产业雪上加霜。据《彭博》报导,河北敬业集团董事长李赶坡6月在公司会议中警告,中国近三分一的钢厂会在五年内破产,同时指整个行业都在亏损,目前也看不到转折点。

对于这一系列困境,中共自己也没有一个完整可行的方案去解决,有的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见一步走一步的方式修修补补。中国人民银行今天8月22日表示,5年期房贷最优惠利率下调15个基点至4.3%,是有纪录以来最大的降幅,以图减轻房地产买家的贷款成本。但这却没有带来任何效果。

郑州地方政府称将设立规模100亿的地产纾困基金,为陷入困境的开发商提供资金以保障停工的楼盘工程能得以继续施工。然而这100亿的资金具体如何筹集却只字未提,因此这个所谓的纾困基金更像是一个空洞的口号。更重要的是,郑州作为烂尾楼问题的重灾区,这100亿根本杯水车薪。早前,山东曾有烂尾楼楼盘业主集体维权,成功追回被挪用的十亿元楼盘建设资金,然而这笔资金转眼就被前期拖欠工程款的债权方瓜分一空,令楼盘仍未能复工。可见即便有新资金投入到停工楼盘中,也不见得楼盘就一定可以复工。

而在全国层面,中共更关注整场危机对金融体系的影响。事实上在最近,银行系统早已接二连三传出负面消息,从村镇银行爆雷到四大银行加设提款限制等等,加上烂尾楼和停贷潮可能做成上万亿元人民币坏帐的隐患,无不令人担心中国的金融系统是否果真如中共所宣传的稳定。

而按现时中央政府口吻,似乎并不打算由政府出面出资解决危机。银保监会定下基调称,将透过市场手段来解决烂尾楼。言下之意政府将不打算插手拯救陷入危机的房地产企业与项目。显然,这态度与几年前中共应对各种社会危机的取态相违背。过去廿年经济积累巨额债务,使政府现在行动空间受到限制。

从这一现像可以看出两个情况:首先,中央政府确实已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局面。5月25日总理李克强曾向地方政府代表坦言自己手头上仅剩一笔应对紧急重大天灾的特别金,再无馀力逐一协助地方解决问题。最近,网上亦流传2022上半年中国31个省市和自治区的财政收支数据,内容显示,所有省市和自治区通通入不敷支,全面陷入赤字。很多地方已面临资金枯竭,只能缩减公共服务,甚至借债以支付地方公务员工资。

连过去财政上缴出力最大的广东、上海、淅江等地都无法取得收支平衡。根据财政部数据,今年上半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10.5万亿元人民币,下降10.2%。同时,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转移支付预计近9.8万亿元人民币,补贴规模历年最大,金额比上年增加约1.5万亿元,增长18%。因此,李克强在8月16日于深圳强调要求四个沿海大省,即广东、江苏、浙江及山东,“要完成财政上缴任务”。

其次,这表示中共已事实上放弃了对房地产企业的管制政策。限制房地产企业借贷的“三道红线”名存实亡,习近平“住房不炒”的口号沦为一纸空文。各地方政府甚至将“买房”作为公务员的绩效指标,要公务员充当楼盘推销员到处找人买房。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今年6月以来,至少有十个城市发布“购房团购”相关政策或活动,意图重新带动楼市投机炒卖的风潮,以挽救自身的财政和经济,中央政府对此只能睁一眼闭一眼,默许了他们刺激炒卖的政策。

对民众而言,烂尾楼和停贷潮进一步打击了他们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信心,削弱了他们的消费意欲。加上中国仍采取不可理喻的疫情清零封控政策,内部消费市场也正在萎缩。但另一方面,停贷潮是民众“躺平”思潮的一次具体化集体行动,显示了民众的不满乃至对中共所谓社会征信系统的蔑视。这也让中国更多群众认识到资本肆意投机,却令自己深受其害,对中共的信任大打折扣。《社会主义者》认为,中共的资本主义政策根本无法有效解决目前积重难返的困境,唯有组织起工人阶级,将房地产业与金融银行体系全面民主公有化,打倒专制与资本主义体制,建立真正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方能杜绝资本主义的房地产投机和经济危机,并保证所有人都能享有廉价、合理、优质的公共住房。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中国:拒缴房贷行动震撼当局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