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疆大吏

純粹的文字,坦蕩的人 不羨慕、不嘲笑 一生

近代以來影響人類文明發展的重大疫疾大流行

世界衛生組織將新冠肺炎(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定性為「全球大流行」。目前,新型冠狀病毒仍在全球繼續蔓延,188個國家據統計至2020年12月4日為止,全球已有65,323,809人確診,並至少1,508,906人死亡、42,046,970人治癒。全球死亡率約為2.3%。

許多國家疫情形勢依然嚴峻,還有一些國家在「壓平曲線」一段時間後疫情複燃。病毒改變了、而且仍在繼續改變千百人的生命軌跡,變化有短期也有長期;國家、區域和世界範圍,影響更深遠,有些甚至不可逆,人類歷史的軌跡因此而改變。

以下盤點近代以來影響人類文明的重大流行性疾病

十四世紀的黑死病和西歐崛起

黑死病的流行造成大量人口死亡,打破歐洲傳統的莊園封建制度,造就日後西方文明復興。


公元1350年左右,一場據信源自蒙古的鼠疫席捲歐洲,奪走了數千萬人的生命,歐洲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那場瘟疫也被叫做黑死病。歷史學家認為,經過鼠疫的腥風血雨,歐洲不少封建國家從滿目瘡痍中重生,開始向現代社會、商業經濟方向邁進,為日後西歐崛起和稱霸世界做了鋪墊。甚至有觀點認為這場鼠疫催生了當代西方文明。因為大量青壯年死於鼠疫,農村勞動力銳減,封建領主莊園佃農和農奴奇缺,動搖了封建佃農制的根基

勞動力供不應求,人工昂貴,直接推動了工具改良和技術創新。還有史學家認為西歐航海、探險和帝國主義的興起也部分歸因於這場鼠疫。社會經濟現代化、增加技術發明投資、鼓勵海外擴張,在這三塊基石上,西歐迅速強大,成為世界最富強的地區。


美洲天花和全球降溫

歐洲人在北美血腥屠殺印地安人,造成北美人口大量流失。


15世紀末美洲成為歐洲的殖民地,這段歷史無比血腥,除了死於槍炮屠刀,還有大量美洲原住民死於歐洲殖民者帶去的各種致命疫疾,主要是天花,還有麻疹,流感,鼠疫,瘧疾,白喉,斑疹傷寒和霍亂。死的人之多,連氣候都受到影響。

英國大學學院一項研究發現,歐洲在美洲的殖民擴張的百年期間,美洲人口從6千萬(當時世界人口的10%)減少到500萬 - 600萬。人口銳減,意味著農耕減少,大量農田回歸荒地或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態。大量是什麼概念呢?現代歷史學家和科學家估計推算有5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法國的國土面積。

森林草場面積如此劇增,導致大氣中二氧化碳減少,世界上很多地區氣溫下降。那個歷史時期的二氧化碳含量是通過南極洲冰層核心樣本推算的。科學家認為,這個人為導致的變化,加上大型火山爆發和太陽活動減少,推動地球進入了一個「小冰川紀」。歐洲和世界許多地方一樣經歷了氣候變化帶來的後果,包括農作物嚴重減產和饑荒。


黃熱病和海地法國殖民統治

黃熱病疫情幫助海地反叛力量擊敗了法國軍隊,結束了法國殖民統治。


海地爆發黃熱病,間接地把法國殖民勢力趕出北美,美利堅合眾國隨即迅速壯大。18世紀末,法屬殖民地連續爆發反抗法國殖民統治的黑奴反叛,1801年雙方言和,反叛領袖杜桑•盧維杜爾成為海地共和國首腦。

但宗主國政局乾坤顛倒,拿破侖稱帝,隨後決定出兵海地鎮壓反叛,奪回殖民統治大權。數萬法軍登陸海地,在戰場上所向披靡。這時,黃熱病開始在島上法國人之間流行。法軍官兵、殖民當局官員、醫生和水手共5萬人死於這種傳染病。最後逃回法國的倖存者只有3千人。

黃熱病源自非洲,歐洲人對它沒有天然免疫力。在海地被瘟疫擊敗後,拿破侖不但放棄了海地,還放棄了在北美大陸的殖民野心。出兵海地慘敗兩年後,法國政府把210萬平方公里的北美殖民地賣給年輕的美利堅合眾國,美國國土面積擴大了一倍,史稱「路易斯安那購地案」


非洲牛瘟和歐洲殖民擴張

19世纪的英国伦敦,出现牛瘟疫情时,检查公牛健康的场景。


19世紀非洲爆發了一場牛瘟疫情,結果加速了歐洲在非洲擴大殖民統治的進程。牛瘟病毒在1888 - 1897年間殺死了非洲90%的牛,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包括非洲之角、西非和西南非洲。牛瘟直接導致饑荒、社會秩序崩潰、民眾流離失所。以農耕為主的地區也未能倖免牛瘟,因為許多地方依賴耕牛犁地。

這時,歐洲國家乘虛而入,在非洲大片地區建立殖民統治。殖民非洲的計劃早幾年就制訂了。1884-85年,歐洲14國在柏林開會,商量如何瓜分非洲殖民地,會議結束時形成了正式決議,劃定了各自的勢力範圍。非洲的歷史進程就此改變。1870年代,10%的非洲屬於歐洲殖民地,1900年只有10%不屬於歐洲殖民地。在這個過程中,牛瘟,以及它造成的經濟危機,成了歐洲殖民宗主國的幫手。


瘟疫和中國明朝的終結

明朝末年的大小災荒,遠遠高於歷史上大多數時期,這也使得民眾長期處在不正常的生活秩序, 身體抵抗能力明顯降低


中國明朝盛世長達三個世紀,堪稱國力強盛,政治文化影響力輻射東亞大片地區。然而,一場大瘟疫宣告大明王朝的終結。1641年,中國北方出現瘟疫,部分地區人口減少了20%到40%。明朝末年京都有近60%左右的人死於鼠疫。禍不單行,瘟疫襲來時,正值華北地區鬧旱災和蝗蟲災,農田顆粒無收。屍橫遍野。

明末的瘟疫很可能包括鼠疫和瘧疾,病毒有可能是北方清軍入侵時帶進關內的。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入關的清軍安然無恙。不過,明朝末年盛世不再,朝廷貪腐嚴重,清軍虎視眈眈,饑荒和瘟疫只不過為滿清滅明助了一把力。


綜觀歷史巨大洪流中,我們都可以發現重大流行疾病爆發後,人類在原本的生活習慣被打破後,必將產生新的生存方式,並推動新的科技、政治、經濟革命,套一句中國古老哲學的話「此乃天理循環,終而復始者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