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喜出望外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

火車疾馳而過,透明的車廂,只有螢光色的線條呈現出火車的樣貌,每個人的動作都看的一目了然,我眼神疑惑地望著他們,火車內部的人,都有一種怪異的表情,好似深怕有人看穿他們的心思,身子都有些僵硬放不開。

我內心催趕著自己去參加婚禮,可卻不知如何上車,一旁有人英勇的跳了上去,但有人猶豫不決,遲疑了一下,只小步的跳躍,就被壓死在輪子下方,血肉模糊的,我看了生出恐懼感想要臨陣退縮,有人探出窗外大聲喊,「丟下你的懼怕,後頭沒有路了。」我眼睛一閉,盡力克服生死關頭,奮力的一跳,睜開眼後什麼都沒發生。

只是場景又換了,有個女人喋喋不休地朝我走來,她的臉千瘡百孔佈滿憂鬱的線條,甚至有些畸形,她雙手提了一個鋼鐵的竹籃,重的像鉛塊一樣,讓她的身軀都舉不直,裡面有許多奇形怪狀的面容,她悲慘的說,「這是我以前的樣子,可我找不到未來的臉孔,妳知道在哪?」我心生憐憫的說,「妳把厚重的行囊卸下,歡喜就浮在臉上了。」她露出滿臉的笑容,竹籃裡的面具竟然變成蝴蝶飛走了,我再凝視她的容貌,彷彿脫離了悲哭,萌發出慈祥。

細弱的光線跑進我的眼眸把我拉了出來,清醒後,周圍幽黯的光影讓人不想起身,我思索著剛剛的夢境,誰都不願意讓人看穿心深處,可越緊繃的過日子,反而心更累,旁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為何我還有勇氣跳上去,我不是自討苦吃,除非真的沒有後路可退,哪裡都是一線希望,也難怪我閉上眼,很多事既然決定朝目標前進,心中選擇的航線比眼中的更重要,不要在乎別人的看法,否則只是躊躇不前。

在夢中我都明白要鼓勵別人,在現實的我為何要背上龜殼,每走一步都是相當吃力,只有自己可以脫殼而出,而過去的自己就像蝴蝶一樣,飛離了也很短暫,你能留下過往拖累自己嗎?我還是喜歡往前走,過往的光陰就留在後頭,畢竟回頭時沒路了

我又忍不住瞇了一下,眼前的風箏越飛越高,在半路被風糾纏住,還不斷地在空中旋轉,打起了亂七八糟的結,我只好扔下風箏線,沒想到它自己失控墜了下來,掉落在一座古廟上方。

我踏了進去,成群的人在幫我辦喜事,有人在我頭上蓋了一層濕淋淋的紅布,還在地上灑釘子,這根本就是惡作劇,我開始感到沉重,頭也抬不起來了,衣服也濕了,有人遞了一杯交杯酒給我,可卻是空杯,我假裝飲盡,有人拔起一把桃木劍,掀開了這塊布幕,他嘹亮的聲音大喊著,「喜出望外。」眾人一起敲響了一口鐘,宛如梵音傳了過來,每個人都能歌善舞慶祝了起來,甚至點燃一串的爆竹。

震耳欲聾的聲音,驚醒了我,或許風箏是在跟我提點說越高時,遇風波反而容易糾結成一團毛線,不如學一顆流星,往下墜,平面的世界還是比高空來的安全多了,而這沾了水的紅布,不也提醒我,一把斬妖除魔的劍,才能斬斷心中的魔性,還我喜日當頭的好兆頭。

釘子跟空杯讓我笑開懷,一路上的人生,充滿著危機,沒有刺痛沒有悲愁,哪來的喜,爆竹一旦點著,就如王安石寫的,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送走舊的一年,迎來春風的溫暖,邪氣也煙消雲散,而望外探頭時都是喜上加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