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空白

人生的過程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也需要空白建的喘息

四處靜悄悄地,我睡得正起勁,唯獨鈴聲響個不停,我遮住耳朵,不接就是不接,突然傳來電話答錄機的聲音,有人拼命的傳話過來,可我連一句都沒聽進去,一旁穿紅裙的小男孩露出微微的一笑,他朝我背後喊著,「媽媽我愛妳。」可我像似脫離了軌道,腦袋有些當機,「他不是我兒子嗎?怎麼變成女孩子了。」腦中有些混亂,感覺自己還未清醒。

我依舊深陷在夢裡無法自拔,機車上的反光鏡帶我穿越了另外一個空間,有個教授正在講解光學的理論,他還撥放宇宙的銀河系,可這些片段我都看不懂,教授打了一個噴嚏,震動了空氣,釋放出好多微小的綠色病菌,教授竟然大聲的說,「宇宙的終點就是虛無。」

很快地,畫面一轉,有個女子正在釣魚,但釣上來的卻是太陽跟月亮,我不明白地問她,「妳在做什麼?」女子不願透露地說,「這是秘密。」她帶走這兩樣物品時,危機就出現了,天空出現了一個隙縫,尼羅河的水域也乾枯了,有輛馬車靠了過來,叫我趕緊上車,這顆地球不斷地膨脹,我從窗戶外看到宇宙的盡頭,火山也不斷地在噴發,這顆地球好似經過了一場創傷,受到莫大的衝擊。

有人開啟了一扇門,一個男子正在抽著菸斗,有些神秘感,他吞雲吐霧的說,「重生的時刻要到來了。」他的手掌微微地泛著光芒,擺動了起來竟彈奏出澄澈又清靜的曲子。

當我正在享受時,一群人把我抓走,還在幫我做電腦斷層掃描,醫生在影片上看見了一小塊陰影,他的臉色暗了下來,「妳的黑洞被人打開了,它正在擴散。」

我整個人嚇醒了,天空中的浮雲流逝的很快,當你寧可選擇沉醉時,什麼聲音都聽不進去,而兒子反常的行為,讓人無法忘懷,或許只有打擊才會令人深刻,否則也只是遺忘了,不如換個念頭,只要學會像個孩子愛人,就能學會包容一切

反光鏡的世界,好似在跟我說鏡子另一頭的我,只是虛無的人生,現實的生活才是真正存在的,為何我要走入另一面無光的自己,那是宇宙的另一端,也只是充滿細菌的地方,何苦折磨自己。

太陽跟月亮假如都消失了,就像父母離開了,也只是災難的開始,人們都想挖掘秘密,可真相往往一環接著一環,一旦創傷造成了,也毀滅了原本的情感。

人都在走入絕境時,等待一個為你開啟一扇門的人,可前提你必須願意跟隨他的腳步,我想一個人的手心有溫度,也代表著你的為人可以改變你周遭的環境,也重新得到美好的人生

黑洞的世界不管好與壞都會吸收,一旦開啟了,所有的灰暗光明都吞噬了,只留下空無的自己,可我想人也變空白了許多,就像人生的過程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也需要空白建的喘息。

瓦倫丁·拉科斯特( Valentin Lacoste)在Unsplash上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