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烟塵擺脫了,也光潔透亮了

厚重的枷鎖,脫光了,身上的夢幻泡影,也成了價值連城的寶物

一到夜深人靜時,我又墜入夢中詭異的世界,在迷霧當中,有兩個黑影,令我感到很恐慌,好似要把我抓到未知的地獄,我別過頭想逃離,不斷地用自己的意念喚醒了自己,我皺著眉想著,人在迷茫的時候,總是被執念牽引,等陷入悔恨時,只有靠自己才能換來清醒的日子

醒來的幾分鐘後,天色沉默的讓人發睏,一閉上眼,視線落在某個國小的教室,我站在外頭,拼命尋找兒子的蹤影,可只看到一群天使般臉孔的學生,卻不見在課堂上課的兒子,當我打算離去時,兒子從樓梯口走了上來,急忙忙地朝廁所前進,我瞧他兩手摸著屁股就知道他內急撇不住了,沒等他回話,我就往樓梯的台階走了下去,階梯乍看之下都是穢物,不禁暗想肯定是兒子拉在褲子灑了一地,我一低頭細看,才發現自己錯看了,只是別人的嘔吐物。這事隱約地告訴我,聯想是一種錯誤的訊息,明明不是,硬扯在一起,也容易產生誤會

畫面一跳來到幽暗深處,一個婆婆拿了一疊符咒,她點燃了紙張,企圖叫我張嘴,我毫無疑問就打開大嘴,她把滾燙的符紙,塞進我口內,一閉上嘴,都不會燙傷,我琢磨著含意,不管別人多火辣的咒語,只要閉起嘴巴,氣一熄滅,火也消了

眼前又浮現了不同的場景,老公盯著我看,露出愧疚的表情說,「我要離婚了,但卻不是跟妳。」我呆滯了一下,一看身分證背面配偶欄寫著張XX,我不敢置信地問,「孩子是你跟誰生的?」他立馬回我,「是妳。」我眼神充滿難過跟悲憤,又問他這一切是誰做的,老公愧歉的說,「是我爸爸。」我聽完急切的想離開這傷心地,可我忘了穿鞋,拼命地找好鞋,還綁緊鞋帶,但怪的是我的鞋套著塑膠盒,要如何走路?我的目光凝望著出口處,有個男子走了進來,說要在此休憩幾日,遠方有兩隻巨大的犀牛,不斷撞擊著柵欄,角卡在縫裡出不來,我緊盯著來路,生怕犀牛闖了進來,畢竟這棟屋子周圍沒有屏障保護,幸好唯一出口只是狹窄的道路,犀牛龐大的體型過不來。

我走回屋內,先躲避外頭的危機,沒想到婆婆使喚我幫忙整理家務供客人居住,我一語不發地想著,我又不是她的媳婦,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凝視著周遭,全都是灰白的塵屑,像似多年累積下來的,我走往牆面,有隻龍圖,抓住我的視線,我喃喃自語,「為何我會遭遇這些事。」那副龍騰,動了起來,彷彿回應我的答話,變成石獅,有支手掌輕撫著獅子的頭頂,宛如在安慰我,要乖才能得人疼,石獅的額頭發出金燦的光芒,祂的脖子還被插入一把利劍。

我一臉困惑地想著,莫非是要告訴我,道路上都布滿銳利的石子,光著腳只會讓自己受傷,路也走不遠,不如把心套著一層保護膜,而不是困住自己雙腳的障礙物。

脾氣在兇猛也會讓自己尖銳的角卡在縫中,動彈不得,只有縮小衝動的一面,家中才不會被火爆的個性踏平,夫妻之間有了關係,祀奉公婆理應是媳婦應當要做的事,做媳婦要乖巧有禮,唯有把成見(劍)插入氣管,人斷了(怒)氣,所有的煩惱隨即消散,人也煥然一新了

一覺醒來,老公也做了一個怪夢,他睜大眼的說,「我在浴室內洗澡,不停地脫衣服,上衣感覺脫不完,好不容易脫光,搓起泡泡時,泡沫都變成七彩的琉璃跟瑪瑙,旁邊有個女生在洗沐浴乳,我也拿了一罐,塗在上半身,水一沖洗身體都變透明了。」我想了一段時間,才回他,「你有太多厚重的枷鎖,脫光了,身上的夢幻泡影,也成了價值連城的寶物,當香氛的氣息抹在表皮,水一沖洗,烟塵擺脫了,也光潔透亮了。」

照片由Unsplash上的Kind and Curious拍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