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夢想

只要相信自己可以靠雙手一點一滴的修復,心也乘風破浪看到彩虹的未來,幸福也能無限的開展啟航了

我好似被夢灌醉了,不斷地墜下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等我抵達終點時我已來到舊家的屋內,二姊跟在我身邊形影不離,我們走到後陽台,對面的屋子陰暗又深邃的,突然有一道憂鬱的藍色光影淺淺的閃現,眼前是一名男子右手在發抖,學姐嚇壞了,以為是鬼,我認真的盯著,他一動也不動,只是微微地顫抖,應該是人,我一度誤認是我小叔帕金森氏症發作了,可轉眼間小叔就在我的旁邊出現,他憨憨地站在我面前,有些迷惘。

我又轉向那個人仔細地打量很像一位常客,他的臉頰凹陷了進去,瘦的像骷顱頭,有鄰居發聲說,「原本有一對夫妻,生肖都屬老鼠,因爲長期爭吵,像老鼠嘰嘰喳喳地吵鬧,老婆要ㄧ直照顧患病的老公,所以老婆最後無法忍受選擇離開了。」我率直地說,「老婆離開也是一件好事,真正的愛就是放她自由,讓她找尋她要的幸福。」


畫面跳動著,一瞬間我在鄉下的老家,有一群黑人穿著正式的黑色西裝在淋雨,我擔憂的摸著其中一人的肩膀,想要企圖叫他們停止,他們圍繞著一圈,中間有幾個小孩,原來他們在為孩子遮雨,可孩子的形體很瘦小,只有我的小腿大而已,其中有位公主,天一放晴就被捧了上去,很快就來到了屋頂,有兩位孩子早就在上頭等她跟她一起玩耍,我若有所思地想著,淋雨只是為了守護孩子,我們能夠貢獻的是一份愛,就是把孩子捧上天,讓孩子靠近太陽璀璨的快樂生活

畫面轉眼切換了,一群黑人在餐廳吃飯,都是些上流社會王宮貴族,有個女子剛懷孕不久,就流產了,他們的孩子都異常的瘦弱,她面有難色,兩行淚落下,彷彿被打落到痛苦深淵裡,老公緊抱著想把她的心靈緊緊抓牢,邊安慰說,「孩子在天空閃著星光,還想要在黑夜裡給妳一盞燈,妳得好好的活下去。」黑暗中一顆流星閃過,孩子哇哇的大哭,喜悅也出生了,這個夢讓我意識到,哭泣是代表著想奮力活下來的精神,也迎接了歡樂的生命


我走馬看燈似的,又進入了另外一幕,我在娘家的客廳,看著電視中的連續劇,媽媽拜託我幫她按摩,可她趴著的方向不對,我提醒她要轉正,我也可以看到電視節目,可她的魂魄跑出來了,身心都不會疼痛,我還是嘴中唸高王觀世音,一邊刷掉她左手臂的污垢,像似塑膠袋上卡了一層泥灰被我抓破了,我嘴中唸到「常樂我淨。」從遠方的幽冥界來了一個光魂,祂飛快地縈繞著我,爸爸在背後保護著我,我對著祂高喊著,「阿彌陀佛。」想要驅離祂,可我喊不出聲,聲音變得很沙啞,只有心聲可以默念著,那個白光頓時轉變成一名女鬼,讓我心跳加速一會就清醒了,眼中還出現一團黑色的雜影。

我敏銳的感應著,自己都知道要轉正,才能看見想要的結果,沒有靈魂肉身就不會感受到痛苦,若要抓破病痛,就要常樂我淨,而心中的感恩要勝過口語的感激,要不然你會遇到莫名的高壓情緒,也容易入魔,自身也會籠罩在地獄中的黑洞出不來。


我看著時間指著三點多,頭腦昏糊很快地又睡下了,睡夢中我在網路放了些照片,對著爸爸嘻笑著說,「這些都是我合成的臉。」圖片的自己變臉成了巫婆的穿扮,還有一張是雄壯的身軀,我立馬變得像男人婆,逗的自己哈哈大笑,臉孔套在不同的身體效果也不一樣,一股感想湧現,當你做自己很難時,就融入別人,你會漸漸地被別人帶入歡笑,得到另類的歡愉


景象又插入別的片段,幾張色紙被人撕的超級零碎,我花了好長的時間拼湊出一張七彩的航海圖案,我才發覺就算別人撕碎了你的世界,只要相信自己可以靠雙手一點一滴的修復,心也乘風破浪看到彩虹的未來,幸福也能無限的開展啟航了


突然有一個聲音在對我請話,有名老師在抱怨著孩子朝他吐黑色墨汁,我客氣地對他說,「如果你可以克服,孩子為什麼不行。」我的牛仔褲沾上了一滴紅色的墨汁,恍然悟了過來,孩子的話語只是不懂事的黑墨,只有老師可以改變孩子的不足,為他們在未來訂正正確的答案,改掉過去的錯誤。


我眨了眼,場景來到廚房,同學煮了好多小菜,最後卻全部加進了一大鍋,她攪拌著,看似很可口,可我越凝視越覺得怪怪的,冬粉竟加入咖哩,裡頭還有濃郁的青椒,直覺口感不對味,沉思了一下,我想只是自己太習慣了原先的模式,一旦太在意,反而接受不了複雜的滋味,不如放寬心,去接納一分簡單的好意


迷迷糊糊的我,走上學校的閣樓,鎢絲燈泡不斷地發光讓人感到四周變得很燥熱,裡頭還有一間暗房,也裝了溫馨的橘黃色燈光跟帳篷,但是空間整個很炎熱,幸好有冷氣,我跟同學們還加了透明簾子遮住門口,避免冷空氣外洩,我看底下的一樓大門,兩扇門裝成透明玻璃,我的印象中打破了一次還賠了錢,沒想到外頭聚集了好多流氓,硬是用力闖了進來,還打碎了玻璃門,換學校負責認賠,這不是在說,弄壞東西自己人才更需要賠償,外人搞砸只能自認倒霉,雖然屋內都是煩躁的氣氛,就開啟淡然的態度回應著,室內氣溫也降火氣了


畫面又重新洗掉,我一個轉身,前方有幾個女生好似被蜘蛛絲綑綁住,有個邪惡的人把其中一名女子拖了進去,此時一名英勇的女孩把身上困住了一圈一圈地光圈像拉鏈一樣拉開,願意代替那名女子,她走上前壓著那名光溜的女子說,「妳身上的肌膚都是紅色的字跡,上頭寫著對我的成見。」被壓住的女子喘不過氣地說,「妳不也ㄧ樣。」那名女孩平靜地說,「當我想救妳時,我已放掉了過去的枷鎖。」她走到壞人身邊,男子遞給她一塊牛仔布料,上面用白色粉筆畫了個鑽石外型,他嚴厲地叫女子摺出來,女子摺出第一個,可連續的幾個都摺不出一模一樣的,她拆開第一個,才發現有凸出的角度,不是平滑的,她趕緊摺出三角型,但銳利的角被剪刀剪成平的,缺了一個角,無法分叉成兩個形狀。

我才明了,一個人的怨恨猶如紅色的血漬,苦刑了自己,心中有大愛,才能從囚禁的牢籠被釋放,而每個人都是鑽石,少了一個角,也成不了大器,有菱有角,才會獻出閃耀的光芒,成就非凡的價值


夢境又帶領我穿梭到一處陌生的地方,一名女子想要上車,車子整排在路旁,可沒有一台是自己熟悉的車牌號碼,她走到盡頭,遇到兩名好朋友,可他們都不願意帶她回家,她只好落寞地往回走,遇到她未來的老公,她與他相撞,男子的胸口掉出了一本書冊,她把裏頭的夢想唸了出來,彷彿是自己的夢想,她決心幫他實現,唯獨一件沒有做到,男子拍拍她輕柔地說,「沒實現沒有關係,能跟妳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夢想,回家吧!」

我像是拉到一條繩索甦醒了過來,彷彿在另一頭通過了一層又一層的考驗,我望著老公打呼的聲音,讓我沉淪在幸福當中,久久不能忘懷。

(2022-1-16)

埃德加·索托 ( Edgar Soto ) 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