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用你的大肚量反擊回去,也贏來勝利

(edited)
傷痛時落下的淚珠,日積月累,有天也會變成珍珠,永垂不朽的發亮

一覺醒來,藍天高遠,陽光像母親一般滿溢著關愛,萬物都透露出豐盈的生機,我添上奕奕的神采,走到後房把堆積的衣物拿去樓上清洗,沒想到洗衣機卻蓋著肯定有東西,一打開都是老公剛洗好的襪子,我幫他晾好,就扔衣服進去,閃出一個念頭,心裡難受時,就把苦挪出,才有辦法容納更美好的事物,更要深信在困難的生活,也有峰迴路轉的一天,就像洗衣機轉動的那一刻,也洗淨了悲哀。

我腳步輕盈地走了下去,樓梯偏偏獨漏了一隻兒子的臭襪子,心想算了,改日再洗,我省視著自己,小事都懂得算了,不如也學會忽略家人的小缺失,下樓後,客廳有皮蛋瘦肉粥,孩子吃完的食物都擺放在桌上,我收拾著免洗碗,餘光掃視到兒子的麵線羹,都成了白膠,這羹一受寒就凝固了,若沒有內心的溫火,身心也難消化。

我翻閱起一本書籍,上頭提到,脾氣火爆的人,可以多吃酸、苦的食物,幫助肝火疏泄,而常常鬱悶的人,可以多吃香的、辣味刺激情緒,忍不住莞爾一笑,好比人生,在烈日的考驗,唯有歷經辛酸苦楚,人也順心如意了,而無量苦逼身困厄時,香氣熱辣的愛戀,也能讓你擁抱人生的甜美,不再鬱鬱寡歡

我走到戶外澆甘露水,東風一吹來搗亂,我的水都濺往柏油路上撒,風止了,清水又回到了軌道,持續朝盆栽上灑熱血般,為它們注入永不止息的愛,我往返屋內,聽著舒暢的音樂,可電腦莫名地自動關機,我著急地打電話給二姊,她依照經驗判斷,回我,「可能主機板壞了要更換,現在人在台中,無法趕回來。」我只好耐心地等她回來再說,這惱人的小事,讓我思考了一下,一個細節出錯,就像人生中的一局棋,全盤皆輸,還是要抽離壞舊的思想,改正自己

我揮霍了一段時間,又走出屋外,地板都是被風掃落下來的枯葉,彷彿都逃離不了風撒下的天羅地網,掙扎也只是徒勞無功,無名的悲涼之感湧上心頭,幸好天氣是多麼的溫柔體貼,稍微提振了我的心情,我跨上機車,一騎出門,弟媳帶著一歲多的姪女騎著娃娃車,上次跌傷,重創了牙齒,鼻子也擦傷,人中還腫了一個大包,仍舊沒有影響她追尋外頭多彩的世界,我跟她揮手說拜拜,她也用小手回禮,著實可愛,在她身上找不到認輸的模樣,宛如鼓舞著我,傷痛時落下的淚珠,日積月累,有天也會變成珍珠,永垂不朽的發亮

我來到超市,步往青菜區,忽然飄來動人的沁香,我耐不住好奇,東張西望的,原來是從一名尼姑身上散發出來的,我湊近她的身旁,一開口就對她說,「妳身上有股花果香。」她先是愣了幾秒,笑了笑回我,「阿彌陀佛。」我也對她致意的回,「阿彌陀佛。」這撲鼻而來的清香有種安撫人心的功效,一聞精神也抖擻了起來,光心香味,就足以感染人心起伏,陷入幸福忘卻塵世擾攘。

我染上愉悅,繼續採買著,當我結帳完要離開時,有個推銷信用卡的服務人員向我講解,可我實在聽不太懂這複雜的事項,索性就拒絕了對方,我才恍然大悟,自己還是喜歡簡單明瞭,太過錯綜複雜我都知道要避免,做人還是單純些,也安心自在,越雜亂我就會越往裏頭鑽,不如別了。

買了好多配料,都是春天適合吃的,有香菜、芹菜、山藥、綠豆芽,回婆家烹煮,一鍋腥味的大骨湯,加了香菜調和,蓋過了所有厚重的味道,變成一道美味的佳餚,就像一個朋友的到來,讓我不至於迷失本性,又能突破自我散播幽香,煮完便開始準備餐盒,門口頓時有人按門鈴,是送貨員,一袋、兩袋的米送進屋內,真是辛苦對方,心懷感激著,他的一句再見,讓我覺得備感親切,語言不必多,一句禮貌問候也挺溫馨的。

我歡愉的往自家走去,盆栽上的番薯葉,有著愛心的形狀,頓時讓我想起以前的胎記,長的好像番薯,說不定是要告訴我要生出源源不絕的愛,葉片上竄出一隻檸檬黃的小蜘蛛,我蹲下姿態,緊盯著牠的一舉一動,牠的屁股翹的好高,一瞬間就跳了一大步,我驚恐地往後退,就怕牠攻擊我,此時一隻紅螞蟻惡狠狠地朝牠走來,牠害怕地讓開,明明牠就比螞蟻壯碩,我深思著,原來你的敵人也怕你,更怕你全力以赴的前行。

又飛來一隻蜂仔,停在檸檬葉的背面,看似在遮陽,我忽然意識到,陰暗的角落,只是讓我暫時喘息的地方,我奔馳出門送餐,雲層變得很濃稠,還遮蔽了烈陽,返回時,隔壁鄰居難得出來散步,我跟他互相點點頭,就回屋內,不一會,兒子騎單車回來,一拉開廳門,就發現桌上我放的兩個漫威公仔,他興奮地大叫,我微笑著說,「這次是美國隊長跟幻視。」他捧在手心,臉上露出開懷,一個小公仔就逗的孩子歡樂不止,我若有所思的想著,孩子都愛正義的使者,唯有正義可以拯救我們的靈魂多了一份勇氣,甚至改變自己的能力跟未來

天猶如眼皮漸漸地沉重了起來,我的肚子也餓垮了,正要走到對面去吃飯,一台摩托車突如其來的行駛過來,我停頓了一下,駕駛人卻朝我點了頭,示意感恩,我也微笑回禮,踏進婆家,屁股一坐下來,一歲多的姪女就爬上高處,絲毫沒有恐懼,只有大人過度緊張,孩子的天真,膽量都浮現出來,一瞬間又跑去找阿嬤,可卻卡在枕頭裡起不來,婆婆笑著說,「妳拜託我,我就幫妳。」可她只想靠自己的力量,只見她使出吃奶的力氣,婆婆看她實在不行,還是扶了一把,孩子的毅力,才能讓她勇往直前的成長,我回首過往到現在,肯定失敗過千千萬萬次了,才造就此刻的我,將來我還擔心什麼。

兒子從二樓衝了下來,公公叮囑地說,「有沙漏要送給姐姐。」兒子好奇的打開來看,白沙細細的落下,公公細說道,「大約要30分鐘才會漏完。」兒子誇張的表情說,「這麼久啊!」他專注地盯著秒數快速地流逝,過程中沒有停留過,好似說你永遠也抓不住時間,縱然千言萬語湧上來也撈不住,不如把真正的幸福留在身邊,其餘的落下吧!

我走去廚房洗著碗筷,還切了些芭樂,剖開一半,把籽挖掉,我自個留下籽享用,沒想到好甘甜,兒子竟然還撒上梅子粉,我酸溜地說,「已經很甜了,你還加這麼多。」不由得想了一下,有時甜蜜的愛戀,你會忍不住加點酸醋,反而增加了彼此之間的情感,更開胃了。

一旁的姪女,把算珠遊戲翻倒在地上玩,我把它弄正,輕聲地說,「這樣玩才對。」她傻呼呼地笑著,「又把它翻過來玩。」小叔含笑著說,「她習慣這樣玩。」心底悲鳴了起來,只有孩子不明白,正反的道理。

我走回途,天宛如無底洞,彷彿一往上飛翔,你就會被黑暗吞沒似的,只剩路燈在守護我們,為我們趕跑黑夜的侵蝕,一個送貨的服務員,清唱著樂天的歌曲,打破了寂靜,為周圍點燃了歡樂之星。

走回屋內,肚子又開始刺痛,想必是芭樂在拿刀刮我的胃,看來我的胃只吃軟不吃硬,早知只吃芭樂籽就好了,後悔也來不及,只能靠我的肚子消滅了,我在客廳還一直被蚊子強吻,我無奈之下開啟了電風扇,想把牠吹離,可牠像吸盤吸住不放,細小的身軀都鼓脹了起來,我手指輕推,牠就依依不捨地與我分道揚鑣。

兒子上樓與我一塊沐浴,我把肥皂套上起泡網,搓出許多白色泡泡,還可以去角質,我幫兒子搓揉他洗不到的地方,他也幫我搓洗後背,我倆就像為對方搓掉負面的思想,進房後,我們一塊玩牌,我認真地問他,「你喜歡戰爭嗎?」他搖搖頭,我勸戒他說,「既然不愛,也別跟姐姐打架,要寧息這場戰事,就是不要在爭吵了,記住了。」他嘴上有些不情願,我不客氣地說,「你愛生氣,不想退讓,那為何別人要讓你,不發動攻擊。」我關懷地說,「媽媽跟你保證只要互相包容就不會有戰爭。」兒子低頭回說,「我懂了。」我叮嚀他說,「還有外頭世界在戰亂,你要更懂得珍惜眼前和平的日子。」

兒子忽然說,「媽,戰爭就像玩躲避球,只要抱住它就好了,犧牲自己大家都可以活下來了。」我寬慰地回,「對,抱住炸彈,大家就可以平安了。」兒子反口的說,「媽,我要用我的肚子把球頂回去。」我輕柔的說,「是用你的大肚量反擊回去,也贏來勝利。」兩人笑哈哈,我們邊玩牌時間也不早了,姐姐跟爸爸後續也進來了,我擰熄了燈光,孩子也安睡了,期盼著未來的歲月,孩子們不要忘了我的叮嚀。

2022.03.02

https://www.jueshifan.com/lqi/guojikuaixun/77396.html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