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你愛的人活著,你才算活著

(edited)
只有高潮可以帶走所有悲傷,不留下一點足跡

黑暗籠罩著整間屋子,我深沉的睡去,沉醉入夢境,我騎著車馳騁到半路,一隻黑色臘腸狗奔騰而來,我以為牠要追逐我,沒想是前方有一羣母狗在嬉戲,牠興奮的朝向牠們飛奔,像一陣疾速的風,涉過千山萬水,都要奔向有愛的樂園,我被拋得遠遠地,整個腦海停頓在這一幕,能夠誘使一個人衝破絕境,大概只有充滿烈愛的深淵,在那只有無怨無悔的熱烈追求

我移遊到了別處,撩起了別的銀幕,裏頭有一位漫畫家,專門在繪製與狗的生活日誌,畫得很風趣,可他卻傷感地搭了一個帳篷,把愛犬掩埋在黃土裡,還幫愛狗用泥沙建造了人面獅身的墓穴,外頭忽然跑來一隻惹人憐愛的臘腸狗,轉移了他的哀傷,此刻腳旁的墓穴被漲潮的海水捲走了,瞬間夷為平地,彷彿從來沒有搭建過,這一幕震撼著我的心靈,發覺到只有高潮可以帶走所有悲傷,不留下一點足跡

我的視線隨著他走出篷外,赫然發現他站在懸崖峭壁旁,背緊倚靠著岩牆,稍有差池就墜海,他一彎下腰,鏡頭拉了上去,天地為他轉了一個90度的面,原本的石牆變成了地面,他起身站了起來,大海的危機已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看他的臉色充滿著神采飛揚,已變了一個人似的,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他彎腰的那一刻,開啟了另一扇門,而一旦你重新振作,也收起了柔弱,告別了過去。

猛轉過身,我來到了一家印刷廠,外頭印製了好多書本,通通被堆積在地上,我翻閱了幾本,裡頭的內容都頗有趣,有員工發現我,我學起小鳥,受到驚嚇就想要逃離,可老闆親自走了出來挽留我,我也不好意思走開,他把a4尺寸的紙張拿給我,親切地問我,「想印那種款式?」我一摸紙張厚度不同,疑惑地問他,「有什麼不同?」他客氣地回我說,「比較薄的,妳寫一面的時候,字跡反面也看的到,但比較厚的,別人永遠看不到妳的負面,就像妳的心,做個厚實的人,誰也穿不透妳。」我微笑著感恩他的教導,他握著我的手說,「你沒有煩惱的時候,就算光穿透你,也照不出什麼,黑夜更無法影響你」他在我手掌心寫著溫厚兩個字,一陣光芒刺射了過來,我用手抵擋住,也明悟了,你的身心就是一道鞏固的實牆,誰也無法摧毀你的尊嚴

畫面跳動著,一個眨眼,屋內通亮了起來,老公沉悶地躺在沙發上,旁邊有兩隻貓漂浮在大水缸裡,我以為被熱水燙死了,沒想到牠們只是在放鬆身體,還熱情地邀請老公與牠們泡澡,我睜大了眼,貓咪竟然會說話,老公與牠們擠在擁擠的陶瓷缸內,藉此紓壓,牠們跳出來,躺在烘乾機上,像似浮在空中,熱風一吹毛髮都乾了,我心中暗想,人只有放掉苦果,才會找到甜蜜的滋味,心的執念也會漸漸地鬆懈,浮出歡樂,而跨出一大步時,在沉重也要吹乾躊躇的自己,所有的枷鎖也擺脫了。

我走到戶外,環顧著天空怎麼冒出黑煙,遮住了半邊天,有一艘飛船從城市,飛了起來,還不停地燒出濃煙,引起了騷動,它在移動的時候,撞到了兩座龐大的煙囪,朝我們的方向倒了過來,岌岌可危,我抓緊老公拼命地往後退才避開了這場災難,但眼前的一幕,臉色都凝重了起來,建築物倒塌,好多工人從上面摔落下來,到處都是血腥畫面,一群人挺身而出,奮力的搶救,可斷成兩半的煙囪,幾乎快要倒塌了,被恐懼填滿的我,膽怯地對老公說,「你不要去,我擔心你。」但老公還是闖了進去,看到組裝的部分就想要搶修,試圖降低更大的災害,女兒也來幫他,老公對我喊話,「如果今天換做是我在這,我也要負責到底。」他彷彿把我打醒了,腦中燃起想法,人往後退只是讓自己脫離險境,做人要保有一顆責任心,也帶領你勇往直前,無所懼怕

場景起了微微的變化,一回神,我正趴著不動,有人想要掩飾我,把我壓在底下,她驚慌地對我說,「噓,別出聲,千萬要沉的住氣。」說完她就義憤地朝向軍人的方向,活活被槍打死了,那個軍人確然她一動也不動了,就離去了,而其他軍人密集的追殺跑動的人,忽然一顆砲彈襲擊過來,全軍覆沒,包含所有會動的人,我忍不住悲傷地哀鳴了起來,卻陸續有人站起身,還活著,我才徹底了解她想要教我一件事,你的衝動只會讓你喪命,別人的攻擊來臨,你只能壓低姿態忍耐,才能保全性命沒有後顧之憂。

畫面跳脫到了別處,女子莫名的一股怒火走向一名男子,他一副得意地說,「我已經準備好了一副棺材,要跟老虎扣在一起,誰都無法攻進來。」他的老母親眼神哀傷卻無力阻止兒子的想法,她轉身抱住一個不相干的男子,絕情地說,「跟老虎扣在一起的,一定要死。」女子阻止他救下那名男子,下一秒我方軍人槍殺了那個背叛祖國的人,就連女子還有眼前的男人也一併射殺,毫無留情,眼神就像機器人一樣,冷酷無情,那個男的竟然捨命為她擋住子彈,她只受到一點輕傷,當場暈倒了,他傷勢嚴重的流血,卻為她痛哭流涕,女子清醒時意外發現下半身都沒有穿,光潔地被人看光,他還在她胸口上做CPR,努力挽救她的性命,女子下意識地推開他,他卻興奮地大叫說,「我還活著。」這一句話,就像觸電一樣,原來你愛的人活著,你才算活著。

隨著夢,我又走到一片寂靜的地方,瞬間發出微弱的光線,我好似被捲了進去,不一會兒,婆婆急忙地叫弟媳去幫小叔,他的手不斷地顫抖無法自理,連吃一頓飯,都握不好,老婆嫌棄每次都要像孩子一樣的照顧他,我的心刺痛了一下,衝口而出,「人永遠都像一個大孩子,需要包容跟關愛。」四周頓時一片沉默,一歲的姪女,爬上了高梯,嘴裡吐出紅色的魂魄,兩眼翻白,下一秒差點跌下,她又像個猴子,抓住了旁邊的欄杆,我在旁提心吊膽的,小叔趕緊抱住她,為她解危,我也鬆了一口氣,反而提醒了我,要常常為孩子解除危機,我相信一個擁抱就能為孩子重塑心中的那份愛,變得更加火紅炙熱,未來也能璀璨一生。

當我醒轉過來,夜讓人迷失在其中,可對面的佛廳,仍閃爍著光芒,不管你如何迷茫,還有神依偎在你身旁,為你畫紅妝,補元氣,我放下擔憂,轉了身,慢慢地安然睡下了。

2022-3-9

Mayur Gala在Unsplash上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