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每一個人都是汙泥,要齊心協力創造出一朵蓮花

忍受了大寒,才能重新找到溫暖

老公從公司新創不到一年就進入,裡頭當時只有四五個同事,可說是小公司剛起步,當他正式踏入,裏頭有個機械工程師A,瞧見他跟自己一樣都是機械底子的,非常歡欣他的到來,還用客氣的口吻招呼他,當時相處得很融洽,可惜的是這種感覺只是乍現,很快地老闆就出題測驗兩個機械設計師的能力,派出任務,我老公傻呼呼的,完成了第一道題目,沒想到客戶迴響特別大,還讚不絕口,又多訂了幾套設備,此舉馬上獲得老闆的注意,往後老闆逢人就得意的說,「果然沒看錯他。」更把他當寶似的特別關照,但這種獎勵,不久就被原先的A看在眼裡,有點不是滋味,其實任誰都會有些在意。

老闆成立第一年後,決定提拔一個人當經理,這個風聲一傳出,大家都繪聲繪影,老公根本就沒想過,只想好好當個員工安身立命,只是對方不這麼想,A打電話給老闆說,「如果我當經理我要管理他,要他在我底下做事。」老闆平淡地說,「當經理只是掛名,不能管人,權力還是在老闆手上,你先進來,我就先提升你,但就是不能做管理員工的事物。」A一聽馬上說要辭職,想看老闆的反應,我老公還勸誡A,表明說自己絕對沒有想要當經理的意願,只想好好畫圖做事,可對方依舊聽不下去,認為他有意跟他競爭,A提出了幾點,那你設計機台時為何都不按照我的方式做,我老公一聽沒思考就回他,「你的觀點是錯誤的,我當然要堅持自己的想法。」A氣得打去煩老闆,想要管教他,就這樣來來回回,他與我老公關係也變差了。

A卻發現老闆心向著他,於是當著眾人面前說,要去當貨車司機,老公一聽極度驚訝,好好的工程師不當去當司機,沒想到老闆一口答應,連挽留他都沒考慮,這件事後來引發一連串的風波。

這個公司起初成立時,可說是一個人都沒有,只有老闆自己,好不容易招來人馬,這個A還幫老闆招集了其他的工程師,一下子就來了四五個人湊成一間公司,A一走後,有些人也陸續離開,剩下的人當中,對我老公心懷不滿,看他眼紅肯定是有的,其中有個軟體工程師代稱叫阿仁,瘦瘦的,每次講話總是很酸溜,我老公個性本來就是一個不會說好話的人,阿仁在無人的地方,明白地跟他表明,只要他沒設計好,就是要咬死他不鬆口,硬要拖他下水,他覺得很莫名其妙,自己根本什麼事都沒做,就惹到對方不愉快,有可能是老公太正直,以及過度太認真,沒考慮到別人的程度落差太大,招惹下來的。

幾年下來,對方一直在找碴,甚至帶動其他人,反對他的想法,就是想把他釘死在牆壁上,偏偏我老公又犯了一個大忌,就是想跟別人合夥開公司,不知道為什麼,這消息就這樣傳到老闆耳中,老闆開始對他不甚滿意,那個阿仁三不五時跟老闆嚼舌根,說自己有多忠心,甚至對老闆說「你對他好,他也不懂得感激。」諸此之類的話語,往後的日子,老闆就對他黯淡了下來,不過在此證明,我老公雖有些心動,但基於自己的程度還需要磨練,根本就沒打算跳巢過去,他又在原公司待了四五年,一路上看他辛辛苦苦地,全公司只有他一人賣力的打拼,其他人都被阿仁慫恿,對他揶揄、唱衰,只有我在旁鼓勵他,叫他不要放棄,其實我很後悔一點都不體諒他有時候只有當事人可以體驗那個心酸,我們在旁只有看戲的份。

時間久了,老公衝動想反擊他,嘴上學了些粗魯的話語,什麼髒話都帶進去了,我曾經勸他,別人做壞你也要做壞,你這樣怎麼算是一個懂事的人,他好像被魔鬼附身,完全像個私心瘋一樣,旁人的話都聽不見,有天突然一直耳鳴,我陪他去檢查,醫生說他聽力衰落,他開始緊張了,我平靜地說,「也許耳聾了,你就不會每天不開心,你總是在意別人的話語,你要怎麼前進,光氣飽就好了,怎有時間處理公司上的事物。」經過那件事,他稍微收斂了脾氣,有一段時間他又恢復正常,把嘴拉起拉鍊,做個默默無語地人,變成邊緣人。

只是撐不過幾天,他們又開始大吵,連龍爭虎鬥都上演了,老闆也不管他們,叫他們自己打怪,動嘴不動手就這樣常常上演加碼戲,而他就常常把離職掛在嘴上,只要生氣就收拾行李要回家,幾次鬧了下去,老闆只能安撫他叫他回去。

只是忍耐有極限,老公無預警得了肺炎,在加護病房插管,看著他苦痛的模樣,雖心疼卻不能幫他插管,他醒來後,左手還癱瘓,根本就是阿吉仔,全公司只有一個員工還在乎他,打了通電話做個關心的動作,我突然很替他難過,沒想到身邊一個真心朋友都沒有,他出來普通病房,我還對他有點兇,告知他說話要得體,「別人我們管不住他的嘴,但我們可以,插管的滋味舒服嗎?」我知道不應該雪上加霜,但身為他老婆我就有義務要管好他,今天他在外闖禍,老婆也是要幫他擦屁股,如果不打醒他,我就不算好老婆,他像隻小貓拼命跟我撒嬌,叫我先不要再舊事從提,我就把這件事埋在心裡,不再多說了。

我陪著他天天做復健,突然我望著他那支軟弱地左手,不就是要告訴他,同事就像你的手足一樣,我認真的望著他,態度堅硬地說,「你只有一支手,你要如何照料自己。」他說靠老婆,我差點敗給他,把他搖醒,立馬跟他說,「你回去公司,難道還要靠自己,手都廢了,你需要的是有人幫你。」他聽完後,低著頭反省了一陣子。

經過了一個月的修復時間,他的手掌還是很無力,我只好陪他去上班搭火車,畢竟這樣子是無法騎車,當我踏進這間公司,隱隱約約就感覺到,一堆人的排擠,果然不出幾日,那些同事就露出險惡的表情,更加猖狂,原本我想要壓抑住,但心中難平,我一直提醒自己,一旦我出口成髒,反而會讓老公更加難以做人,只要想到他,我就忍讓了下來,把苦水吞了下去。不過這件事,我才發現他過得很苦楚,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我以為只有在學校才會有排擠的現象,沒想到今天真的是見識到了,無話可說。

望著老公,他雖然手還未康復,卻很努力想把事做好,因為我的陪伴,他反而很放心,脾氣也沒再發作,我就這樣陪了他一段時間,只是我後腳離開,他們又開始惡鬥,甚至怒火出氣在機台上。

沒多久,他又去上海出差一趟,只是一下飛機,就必需仰賴氣喘專用的擴張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在那撐了兩個禮拜,我就私自幫他訂機票回國,只是我沒有想到這個動作,引起所有人的不滿,老闆娘的意思話中有玄機,想叫他回去養身體,等段時間再回來工作,而老闆卻是不捨他離開公司。

老公轉眼間,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想再鬥下去了,真的太疲累了,寧可留一條命,也不願再跟對方耗下去了,乾脆就離職休養,只是這一走,公司就急速慌了陣腳,才離開幾個月,老闆就打來用關心的口語問他,「身體養的如何,要回來了嗎?」可老公心想著,對方還在我何必讓自己不愉快,就直接了當的拒絕了。

我溫和的對老公說,「我不希望你老闆為了你開除對方,寧可我們自己離開,畢竟對方雖然不好相處,但是總要養家人,上次我有觀察過他,其實阿仁對父母滿孝順的,一有空就請假幫父母捕魚,而且看他對老婆講電話時,格外的溫柔,就知道其實他本性不壞,只是看你不順眼,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搞不好阿仁是在磨練你的性子,在往後的日子,你再次遇到這種人,肯定會心平氣和地面對了,還有常常叫他的名字,也是在提醒自己做個仁德的人。」老公聽完後,也釋懷多了。

休養三個月後,老公就嫌在家無聊,決心再去找份工作,第一天面試,他還未出發,我就提醒他去交朋友也好,沒上也沒關係,帶個見面禮,給對方印象加分也不錯,老公也認為挺好的,就這樣帶著甜點就動身前往,經過一番面試,很順利的迎來上司的青睞,只是他又把鳳梨酥帶了回來,他笑著說,等他正式上班再請大家吃,過沒幾天他就歡喜的去上班了。

只是上班的三個月,他才發現前老闆的疼愛,有些後悔,因為他又遇到大魔王在對他碎碎念,這一次可是完全無法抵抗,要嘛!走人,要嘛!留下來讓對方訓話,只是一天下來,最多也要被罵兩個小時超過,可被罵還有錢領,就這樣傻傻地被酸被挨罵,但令他最佩服的是,老闆的兒子天天也要受到自己的父親砲轟,定力可佳,或許是這幾個月的責罵,老公越來越失意了,老闆很堅持自己的意見,根本就無處伸長自己的才華,每天過得很黯淡。

突然間他又接到前老闆的電話,一口就答應回去了,只是這一次他對我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汙泥,要齊心協力創造出一朵蓮花般的機台來,只有共同努力,才可以完成,從他的眼神我知道,他已找到自己的新目標了。

後續,因為疫情的關係,反對他的人都依依離開了,留下好相處的同事,我微笑著對他說,「老天爺都明白你的付出,更不要畏懼命運的安排,只是為你打好基礎,忍受了大寒,才能重新找到溫暖。」老公安然的笑了。

2021-8-15

照片由Clarence E. Hsu在Unsplash上拍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