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心靜時自然找到純淨地

 (編輯過)
要把心鎖打開,才能擁抱天明

屋內微微吹來清涼的風,躺在床上,投入黑夜的懷抱裡,我緩緩闔上靈魂之窗,也撇開了世俗煩憂,尋夢去,忽然右眼從天花板看到了一個黑色圖騰方塊,不斷地旋轉,瞬間變的龐大無比,猶如一團黑影,朝我飄來,此時心頭陷入恐懼,倏忽間它變成了忍者龜的模樣,穿透了我的肚子,我掀開上衣一看,肚皮成了龜殼圖紋,還浮出壽字,有個聲音自心底泛起,變數的人生,靠容忍的肚量,方能成壽(承受)。

畫面一閃就切換到了別處,有一顆細小的沙子,浮在我眼前,天空還下起了大雷雨,它奮力的躲避,不想把雨滴沖走,它只好往下鑽進土壤裡求生,雨也逐漸的停了,光線一照射,它從地底竄出,凝聚成巨大的人形,被熱烘烤著,成了剛硬如鐵的巨人,這一幕撥動了我的心弦,像在告訴我,一顆塵埃也能破土,只要朝向光熱,就能實現博大的理想

轉眼間,有人想攻擊它,一下就被它反擊撲到,沒想到一人倒下,後頭像骨牌效應,整排都往後倒,突然城門打開了,又衝出蜂擁而來的人,他們覺得人生沒有任何意義,都朝它要攻打,它呈現了大字,往後倒,轉變成了大海,那些人都恨不得踩它一腳,卻沒料到一群人都落入海水裡,海形成了生命體在一旁觀看,我著急的大喊著,「快救他們。」但它沒有救他們上岸,反而形成了一塊衝浪板,帶領他們往前冒險,也衝上了一面高牆,好似給我慰勉,別人的打擊,你太過強硬,反而求助無門,而絕望的自己才會陷入苦海,你要學海有大量的容納每個人的踐踏,也邁向了巔峰

影像光速的變換,一眨眼,我手中已握著一隻小黃魚吊飾,可牠兩面的肉都被嗑光了,只剩魚骨頭,我仔細地瞧著,牠的眼睛呈了一直線,看似安息了,內心想著,被反咬幾口,只要甘心奉獻,問心無愧,死亡來臨時,也安枕無憂了。一轉頭,蜘蛛正在吐絲,所有的小蟲子被困在裡頭,包成木乃伊,就算掙扎也出不來,我不禁深切的感悟,執著的自己才會如螻蟻受困在痛苦之中,唯有好好做人才能無所罣礙。

場景迅速地跳出,我穿著寬鬆的睡衣,兒子躺在大理石上沉睡著,我好意的叫醒他回房安睡,不免想到,只有回到內心世界追求寬朗的自己,才不會受寒凍

我繼續走往別的空房,國中的侄子在打遊戲機,裏頭佈滿英文,女兒也有了興趣跟著一起玩,反而加速學習了英文程度,打破我的觀念,原來樂趣才能鼓舞一個人前進,也創下佳績。而這張書桌是老公買給侄兒的,他轉頭跑到別處乾淨的桌子上玩耍,女兒卻霸佔了這張木桌,弄得到處都是貼紙跟小物品,我指正地說,「哥哥給妳這麼好的空間,妳怎麼可以破壞他的書桌,這樣他在學習上會干擾他的成效。」此話一落下,我才省思想起要感恩給我書寫空間的執行長,不能為了一己心緒就胡亂寫作,也對不起執行長辛勤經營的平台,更衝擊到大家的興致,那就對不住了。

一晃眼,景象來到了家中客廳,二姐在外敲著門,我走上前打開了門鎖,彷彿跟我說,要把心鎖打開,才能擁抱天明,我低頭翻閱著書籍,眼中現出了許多飛蚊,我閉上眼沉澱雜亂的心情,在睜眼只是自己的眼睛昏花,像似神給我的指引,心靜時自然找到純淨地。

Photo by Silas Baisch on Unsplas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