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一顆憐(蓮)心,也釋懷地放下了

 (編輯過)
寧可擦掉自身的淚痕,做一個陽光給人依偎取暖

腦中的公雞啼叫著,把我從疲憊的身軀喚醒了,我奮力地起身,慌張地下樓吃早點,咬沒幾口,就跟老公相約去元亨寺,一路天氣明朗,可雲朵卻漂泊不定,抵達後,朝著光明殿前進,來到地下室看到慧芬師姐,她引領我去跟各位志工排排站,接引許多師兄師姐,我瞧來來往往的陌生人,每一個人你都要畢恭畢敬合掌感恩他們的到來。

等大家差不多上座了,我們也找位置坐下,我與其中一位美麗師姐閒談著,我恭敬地問,「師姐,請問妳人生當中,是否會遇到誤解妳的人。」她回想了片刻,就侃侃地說,「常有人來告訴我,誰說了我的不是,聽聞時不需要相信,把心沉澱下來,做好自己的本分,心安理得。」此句如大夢初醒,連心地善良的她也會被人說長道短,然而她選擇清者自清,她還告誡我說,「有時要給孩子自尊心,吵架時,不要急著批評,看誰的理有道理,私下聊聊開導。」她強調地說,「孩子更不能他想要什麼就給,必須用勞力換來,他才會懂得付出。」我吸取著師姐教誨,感恩萬分。

儀式差不多要開始,我怔怔地瞅望著旁邊的蓮花,想到花苞猶如握緊的拳頭,當你敞開時,也綻放出皎潔的白蓮,而結出的果實,落下時是你的一顆憐(蓮)心,也釋懷地放下了,就如佛祖左手握蓮花,右手攤平了,只要靜靜地等待時機來臨,也能造出大片地極樂世界,希望也破曉了。

宏亮的聲音一響,就把我拉回現實,大家翻開金剛經,開始誦念,老公在遠方坐著讀誦,今日是佛陀聖誕,德高望重的師父們,都為佛陀淋上聖水,禮敬的一拜,每一個信徒更包了禮金丟進功德箱,我卻沒帶錢敬獻,只有老公有帶一張鈔票,也不夠我供奉,想不到慧芬師姐,竟掏錢給我奉獻佛祖,她燦笑地說,「難得的機會。」我只記得要來做志工幫忙,什麼都忘了,幸虧有她的施捨,沒齒難忘。

換我們去淋聖水,赫然發現裡頭竟然是藥水,美麗師姐說,「那是中藥草熬煮的。」我盯著年幼的佛陀像,心裏琢磨著,孩子就像仙佛帶給我們喜悅,渡化我們的心靈,我們也要為孩子淋上我們甘苦的經驗,讓他們將來朝往正向的理念前行,爾後又開始誦經,上頭的經文都是佛祖凝思時寫的精華,每個人誦讀都露出閃爍的光芒,傳頌出大愛的精髓。

其中一位師姐咳了起來,我趕忙為她拍打背部的肺愈穴止咳,她笑回,「過敏發作。」我笑了笑,只見她好轉我也安心,結束後,還領了便當,走上台階,只見慧芬師姐低著頭,走路模樣看似有些疼,像似腰部扭傷,我關懷地說,「拍打屁股的環跳穴,血液循環也會好很多。」還問她錢何時還比較方便,想不到她說,「這是大功德不用還我。」我心懷感恩地對她說,「有心事時打給我。」她開懷地說,「好。」我幽幽地嘆息,知道她怕我操心,寧可擦掉自身的淚痕,做一個陽光給人依偎取暖

我轉身離去,老公在回途期間忍不住問我說,「剛剛在淋水時,有個伯伯說不能淋頭,要淋肩膀,可師父都淋頭。」我不禁笑著說,「或許他在提示你,對孩子不要劈頭責罵,這會讓他們喪失信心,要為孩子拍肩膀鼓勵打氣。」老公一聲,「喔!」又接著說,「我看到大迦葉有禿頭,現場的男眾師父也有地中海禿頭,就聯想到每個都是大迦葉的分身。」我附和地說,「每一個人都是佛的前身,只是在生命旅程中,各有各的苦悲要過,一旦歷經轉折洗鍊,也尋回本尊的自己。」

下午兒子晚餐想吃烤鴨,還指定說要吃外皮的肉,不想吃炒的骨頭肉,我只好特地去買,內心想著,孩子只吃柔情不吃嚴厲,看來我要斟酌適量,我對老公說,「我們把自己的那份鴨嫩肉給孩子吃,免得其他人不夠吃。」老公同意的點點頭。

我順勢去全聯買了白玉蘿蔔熬湯,回婆婆家烹煮,我削著蘿蔔皮,忽然想著別人狠狠削下你的外皮,也只能看到你白皙軟嫩的部分,我們只能請他喝清涼的蘿蔔湯,降血壓消除內火潤肺順氣,最後我還撒上芹(情)菜,彷彿用情愛征服了一碗湯,兒子在客廳包了鴨肉給我吃,還特地慰勞我的辛苦,此舉真貼心,我漫步地走回自家,不久兒子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了起來,我見狀怕他著涼,叫老公拿了一件薄被蓋著,家人就是要互相關懷,也洋溢著無限的歡樂

天色漸暗,走去對面吃飯,三歲姪女拿著潤餅皮玩耍,還挫了個小洞,蓋在臉上叫我們瞧,我笑著說「妳在敷面膜嗎?」她稚氣地說,「對。」看她玩得很愉快,心頭浮現想法,別人欺凌戳弄你,只是讓你透出雙眼跟嘴巴,看清自己的心,神智也不再蔽塞。姪女還把麵皮擦來抹去,公公囑咐她,「不要吃下肚。」過會她還是大口吞下,婆婆驚聲連連想叫她吐出來都來不及,這舉動就像跟我說,雜念也需要一口吞嚥,用自身的脾氣消化思緒,也暢快多了

飽足後,我們走回家中,站在路中央,抬頭仰望著正上方,有半片的月亮,像極了涼伴的蘿蔔,猶如神露出清心潔白的開口笑,走回屋內,與老公一塊看新聞,有個阿嬤把芭比娃娃的頭髮當掃把,實在太有材了,我思索地想著,頭髮也能掃除煩惱污垢,只要一頭栽下,背負的再傷痕累累,最終也一掃而空。

我們出門買麵包,店員多找一百元給我們,兒子馬上歸還給對方,我稱讚兒子的行為,告訴他說,「你彌補了對方的疏失,真的很棒。」兒子微笑著,我露出滿意的笑容想著,人與人相處之間,就是在互相補齊缺憾,才能造出和平的國度

回途後,幫全家人泡腳,女兒疑惑地問我說,「媽,為何我的腳底有硬塊?」我查看著觸摸她的腳掌,有幾處是穿鞋子摩擦出來的,整塊皮像石頭般粗糙,我提醒她要多泡軟,這畫面讓我忍不住聯想到,只要不斷地摩擦起爭執,人也會變的如石礫般強硬,只能撇開己見放軟態度,也為自己鬆下重擔。

上樓時,兒子表演皮笑肉不笑,他用手指撐開嘴巴,勾勒出笑意,我忍不住笑他說,「你這樣不累。」他沒有說話,只顧著嘻笑就衝上了三樓,我不禁暗想,勉強是找不到歡笑的,做人還是要放開身段也舒泰些。兒子在樓上沖澡,卻開冰水,我幫他加溫,他一臉不情願地嫌太燙,我又忘了孩子有三把火,也難怪不怕被潑冷水,很快就淡忘了。

兒子刷牙吐出血絲,我關懷地說,「你胃火太大了,都出血了。」兒子用漱口水說,「漱一漱就好了。」心頭一震,上火破血就為自己漱掉血恨,來個虎口的合谷穴求和也滅火了,換女兒沐浴,她故意關門不讓我盯著她洗頭髮,我口氣上揚的說,「妳不洗頭,頭皮就越癢,妳後腦杓都被自己的指甲抓破皮了,越怕問題也解決不了。」女兒只好請爸爸幫忙洗頭髮,說教的同時,我也想到這不是在跟自己說話嗎?人生ㄧ路走來,你越害怕只是讓自已越懦弱,不如忍著痛克服,像鹽巴撒進傷口,很快就康復了

走到旁邊的衣櫥,兒子竟然要幫我穿衣,卻套住我幫了倒忙,我苦笑著說,「我自己穿好了。」兒子的行為也讓我明白,遭逢險境受苦,還是要仰賴自己積極地脫困逆境,方能豁達明朗。我走進睡房,外頭傳出狗的吠叫,距離雖遙遠,可卻如此兇猛宏亮,也為這個家園趕走了多少心懷不軌之人,有牠在我也安然地睡下了。

2022-4-9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3340898352807703&set=gm.73923875376036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