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沒有誰辛苦,只有誰比誰更多的付出

孩子健忘的個性,家才能擁有平靜的一天

悠閒地下樓,用起電腦,喇叭發不出半點聲音,一整天都很寧靜,正好可以聆聽內心,自我反思人生的難題要如何千錘百鍊的解憂,光陰如流水,一晃眼,戶外的光線就逐漸變淡了,也差不多要煮飯了,迅速地去婆家,熟練的備料,熬湯時水滾出來都是雜質泡沫,我趕緊撈了出來,就怕影響湯頭,好似看到人在發火時,頭腦也是混濁的,思緒也易變得不暢通,品嘗起來就少了清澈的妙滋味。

打理好一切,婆婆走來提醒我說,「已經六點了,要幫孩子包便當。」我只好匆匆出門,不料到補習班,女兒先行返家了,而兒子卻在面壁思過,我不解地問,「怎麼了?」老師解釋地說,「他想要去運動場玩,寫社會考卷都亂寫,只答對兩題,我又罰寫,他就鬧脾氣,姐姐講錯話,對我說這樣要留到很晚才能讓他下課,他就失控掐她的脖子,還動手打她。」我一聽臉色都錯愕了,走過去想好好跟他聊聊,兒子聽聞我的聲音,眼淚就滑落,甚至啜泣了起來,我轉身跟老師說,「我先帶他回去。」三兩下收拾好書包,兒子自己騎著腳踏車,而我騎車跟在後頭。

兩人到家,兒子的單車沒有停靠好,倒了下來,他慌忙地抬了起來,便輕聲地說,「我想在家吃飯,不過去了。」我盯著他心情尚未撫平,也就不免強了,我自個走過去婆婆家吃飯,女兒已經在大快朵頤,我只好吃包給她的便當,她稍微提起弟弟的事,我愧疚地對女兒說,「弟弟已經為這件事哭得淅瀝嘩啦,等他冷靜過後我再好好跟他談談。」女兒沒有任何表態,自顧自地吃著食材。

我步履沉重地走回家內,兒子跑上前跟我說,「我不想去補習。」我知道他在說氣話,只能好聲好氣地對他說,「兒子,剛剛腳踏車倒了你都懂得扶正,心情也一樣,還有你若央求我幫忙寫東西,媽媽卻亂撇,可以嗎?」兒子沉默不語,我加重語氣地說,「你不應該掐姐姐的脖子。」兒子情緒又上揚,斥責姐姐過去的不是,險些失控,姐姐剛好從門外走回來,叫我載她去上課,話語就到此為止。

我載著女兒離家補習,路上遇到兩輛汽車相撞,我對後方地女兒說,「這兩台就像妳跟弟弟,擦撞後也無法正常行駛。」女兒沒有答話,我又騎到半路說,「女兒,弟弟掐妳脖子,本是不對的行為,但妳要牢牢記住,話不可隨意說出口,盡量為對方著想。」女兒立刻回我,「飯能亂吃。」我強調地說,「錯了,隨便吃妳就拉肚子,或著中毒。」接著我告誡她說,「曾經有個男子追求女子,可遭到女方頻頻唱衰,被男方活活嘞死洩恨,最後被潑硫酸毀屍,妳要這樣的下場嗎?」女兒靜默了,我輕聲地說,「講話要圓融,有些話能免則免。」說完也到了目的地。

我返回時途中有輛紅色的休旅車在倒退,塞住了後方的來車,我左轉一個角度,也順著過去了,彷彿提醒自己教育也需要一個圓弧角度。到了指定時間,老公跟我還有兒子三人一塊出門,我大聲地對兒子說,「紅燈一直亮會怎樣?」他當下回我說,「無法過。」我平心靜氣地對他說,「你口氣一直很火爆,我們就被你堵住了,怎麼通過?」兒子兩眼望著前方不發一語。

老公騎到銀行要存錢,我好意地對兒子說,「爸爸努力工作,老闆才給他額外獎賞,你如果不肯下苦功夫……。」想要繼續說,兒子兩手塞住耳朵不想聽半句,我也只是白說了,一邁出銀行大門,我的腳踝卡在兩個ㄇ型圍欄中間的隙縫,我故意對兒子說,「我該怎麼辦?」老公忍不住回,「退後阿!」我把腳伸出來,認真地對兒子說,「你卡住的心態也要給我走出來。」兒子緘默不說半句。

馳騁經過一家店面,兒子眼神亮了起來,立馬說,「媽,這家店請人吃豆花,好好喔!」我不客氣地說,「你開口也要請人吃滑順的豆花。」兒子笑著回我,「好。」

老公接到女兒跑去買宵夜,剛好垃圾車開了過來,我鄭重地對兒子說,「請把壞的念頭扔在垃圾裡,記住家中不是垃圾車,別帶回家。」我們上車時,一台白色休旅車倒退,我慌忙地叫老公留意,免得對方沒有注意到我們,也像在對我說,有時候思緒倒退,要避免傷到了別人。

我們在等待的同時,女兒暗示我說,「老板娘好像嬸嬸。」我回說,「對啊!聽口音就知道是越南人。」我仔細地觀察他們,婆婆年記頗大坐在一旁,而她老公體態壯碩長得一副福氣相,這個攤子看似幾乎都是老闆娘在苦撐,可夫妻倆感情相當融洽,婆婆對她也是挺呵護的,互相扶持的模樣,讓人領悟一件事,沒有誰辛苦,只有誰比誰更多的付出,難怪生意興隆。

返家後,兒子食起柳葉魚還吐刺,我強調地說,「整條都可以吃。」也語帶用意地說,「你都不敢吞硬刺,話也不要帶刺。」他只好認栽了,爾後我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催促老公上樓休息,我先走了上去,兒子跟著我又舊事重提地說,「我不想去補習。」我反問他,「肚子痛你會忍住嗎?」他想一想便說,「考試的時候會憋住。」我不假思索地說,「重要的考試你都明白要忍住,不順心時,也要咬牙渡過難關。」兒子鬱悶的不想聽,只好慢慢勸導。

走進臥房,抓起企鵝娃娃,捏著它的身軀,這鬆軟的手感,讓我想到就是因柔軟,不管別人怎麼欺壓,都會毫髮無傷地變回原形,我叫女兒看看,我怎麼打壓娃娃的畫面,她只是在那發笑,我無奈地說,「企鵝都包容我的拳擊,媽媽也希望妳可以原諒弟弟。」女兒大笑著說,「我早忘了。」慶幸孩子健忘的個性,家才能擁有平靜的一天,我也得多學學了。

2022-2-4

Photo by John-Mark Smith on Unsplash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