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一分寬厚才能容下他人

只有鞏固自己的內心,不畏懼命運的安排,才能毫髮無傷

窗外的路燈,照在室內昏暗的牆上,像似被暗影匡列了起來,我闔上眼安眠,心魂緩緩地飄向了深處,一剎那間,眼前的男子遞給我幾張卷子,上面印著金錢的數字,我幫他掃描機器,就會掉出零錢,一開始只有少數的錢幣,我詢問他,「要全部兌換嗎?」男子一口氣說,「好。」忽然有人開車過來,老人搖下車窗行徑詭異一直向這邊窺探,我的戒心也提高了,心裡暗想,得加快腳步幫他提領,避免發生搶劫命案,此話一落,才想到錢財仍身外之物,性命才是最寶貴的。

畫面轉向別處,我的視線落在一位女警身上,她被女上司叫了過去,正播放著以前年輕剛來的畫面,當時熱情奔放,帶點青澀,可時光不能倒回,現在的她變得內斂成熟穩重,所有人都彷彿添上了歲月的戰績,成了身經百戰的軍士,就算被歹徒攻擊也能奮戰到底,上司一語道破的說,「現在的你們練就了鋼鐵般無畏的意志力,人心也越細膩,但還是要謹慎點,能全身而退不受傷,才是關鍵。」女警崇敬的回,「人要寬恕自己的罪,更要扛下外在的傷疤,步入戰場的決心,絕不在陰影下苟活。」我才頓悟到,只有鞏固自己的內心,不畏懼命運的安排,才能毫髮無傷

我注視著前方,一個掃射,就冒出一名小男孩,不知為何他苦苦纏住我不讓我繼續前行,我只好狠狠地甩開他,可走到一半,偏偏深感愧疚不能忘懷,幸好他沒有受太多傷害,很快就淡忘了,瞬間發覺到,我的惻隱之心,別人卻不以為意,那也只是徒增心中鬱鬱不樂的成分,讓舊疾復發罷了,不如學會抵禦病魔的糾纏,狠心拋下不純熟的情緒。

轉過臉去,大姊跪在地上求饒,包公兩眼瞪大直盯著她,臉上還浮現黑亮的光芒,他威嚴地審判她,「為了錢財,連隱忍都做不到。」我跪在地上為她求情,「願代姊姊受苦受難。」包公嚴厲地回,「再生不良苦失心。」這句話像在點化我,不良於心,苦逼身,調伏生心,方能解

一個嘆息,我竟然拉肚子在牛仔褲裡,慌忙地找廁所卸下穢物,可馬桶邊緣溼答答的,還沒有半張衛生紙,我強忍住不適,著急地呼喊老公幫我拿廁紙,就開始擦拭髒水,老公頓時從我後背奮力地跳了下去,幸虧只是一樓半,沒有太大傷痛,但因他的大動作,引起人潮觀望,我才赫然發現廁所間只有矮牆沒有天花板,我羞紅地兩腿蹲低躲了起來,心底泛起想法,晦氣的事還是要杜絕,忍得風平浪靜,低調也不易受折磨,否則一個大舉動都曝光了,也惹來羞辱。

高速穿梭到別的空間,老公開車要帶我去參觀資訊展,我提醒地問,「去展覽場不是要打一劑。」老公不在乎地說,「去看看也好。」我好意地說,「打一通電話免的白跑一趟。」彷若對自己說,想通往順暢,就要連線溝通,達到符合資格,抑或是不放在心上,閒遊自得其樂。

我輕飄飄地轉往他處,老公在客廳篤定地說,「要買投影機。」他把書桌移到窗戶緊靠攏,兒子也央求地說,「我也想買一台比較方便。」我阻止地說,「家中一台就夠了,況且場地不夠寬敞。」心裡浮出念頭,一分寬厚才能容下他人,轉身暗示老公說,「你投影到窗戶根本看不到,要在白牆上才能現出影像。」眼中一亮猶如說唯有透澈的心靈,別人強壓在自身的想法,都是一場空

很快地重力加速度,我像似被沖往家中,小叔走下樓梯一副畏畏縮縮的不敢靠近客廳,兒子走進隔間問他,他羞澀地回說,「沒有穿褲子,不敢走上前。」我嘀咕著,不得體只能卑微藏身又如何走出顧忌,看來得為自己穿上體面,也明潤一生

照片由Rob Wingate在Unsplash上拍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