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別人給你一巴掌,也打紅了你

 (編輯過)
只有自己綻放出笑靨,也畫龍點睛了

陽光瀟洒地熱力四射,白雲就像彩帶般舞出千變萬化,我們一家人跨上機車,就騎去早餐店坐著等待餐點,女兒頑皮的打爸爸掌心,老公一臉無奈,我只好叫老公跟我換座位,女兒改拍擊我的右手,兒子也來擊掌我的左手,我欣喜地大笑著說,「孩子給我一巴掌是在給我鼓勵,讓我越來越響亮,以後別人給你一巴掌,也打紅了你,人要往好處想。」老公無語地聽著。

忽然背後傳來一陣喧鬧,男子脫口罩大聲吼叫地說,「你難道不會問他頭腦有沒有問題,是不是有病,他罵我神經病,他家裡電話幾號。」一羣人被他脫序的行為投入目光,只有冷冷地瞥了幾眼,也沒做理會,女兒疑問地說,「他是不是神經病?」兒子反而說,「他沒有病,只是出生前就有病。」兒子一句話讓人省思,也許出生前我們都有隱性的疾病,只是在抑鬱地情況下爆發出來,行徑也難控制。

我強調地對孩子說,「他沒有問題,上次我有注意到他還會幫媽媽做事,你只是沒看到他好的一面,不要隨便誤會別人,保持良好距離就好,還有別為小事就搞得人不像人。」我邊說邊吃著紅油炒手,瞬間被辣油嗆到,淚水鼻涕都流出,寒氣也驅離了,也讓我想到他人的嗆辣,也只是想要你火冒三丈,你把火氣發在體內暖熱自身,也不再怕冷言冷語了

爾後,我跟老公去蓮池潭遊晃,公園內有一群人在拿望遠鏡,盯向遠方,我也朝他們的方向探去,可只有一片樹林遮蔽著,老公猜想是在賞鳥,但我什麼都見不著,使我驚覺到,別人的放大是在欣賞優美的景色,而眼睛沒有放大的功能,對事情的看法又何必放大胡思亂想

我們來到哈囉市場,兒子提議要去買傘,我順便去仙樹三山宮拜佛,其中一副畫吸引著我,兩個人掃地,引起白色煙霧,一隻鬼像似被濃煙嗆到害怕地逃離,上頭還寫著「掃去千災。」像在提點我,掃除心中的繁雜,連鬼怪都受不了,不敢靠近,還會遇到什麼災害

兒子在一旁抽籤,前面是好籤,卻不滿足,越抽越糟,我不客氣地對兒子說,「你不要再抽了,人生有好就一定有壞。」我把他抽的全部籤詩都聚集在一起,反過來叫他從裡面重新抽一張,他這次抽到好的,馬上露出笑容,我明示地說,「人要知足,好與壞也不重要了。」他點點頭淺笑著。

中午日頭高照,我們全家吃飯時,女兒又在拉扯爸爸,讓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立馬說,「換座位。」後來女兒搓我,我笑著說,「妳在搓搓樂。」她故意拉著我的臉皮弄痛我,我意有所指地說,「女兒妳玩弄媽媽,我都無話可說,那往後弟弟捉弄妳,亦或是別人耍弄妳,妳要學我樂開懷不還手。」女兒一聽立刻就停止了動作。

回程騎在半路上,有輛廂型車衝了出來,好似沒看到我們,老公破口說,「很危險。」我安撫他說,「人主要沒事就好,別人的冒失,要靠自己多防範,才能避禍。」老公繼續奔馳著下一個路口,我的手像隻鳥,飛的好順暢,可機車一停擺,手就變得很沉重,這風的助力,也必須靠自己前行的動力,才能不費吹灰之力達到目標

我們騎到忠烈祠,眺望著遠處的大海,萬物都顯得很渺小,好像靜置的狀態,只有眼前流動的很快,忽然航行了一艘小船,它滑過時,留下一道白色的尾巴,很快地被海撫平了,宛如對我說,別人在你內心造出的傷痕,你要慢慢抹平情緒,也無痕無恨了

在山區我們看到觀世音的神像,怎麼感覺祂身上特別雪白,我想肯定是有虔誠的信徒每天為祂擦亮清潔,要不然在荒郊野嶺待久了色澤也變質了,也像在告誡自己,本心不變,才能越磨越透亮

返家後,兒子歡喜地跑過來對我說,「媽我腳上有魚鱗片。」我瞧他自己壓出的痕跡笑著說,「兒子當你有壓力受挫時,你要做個有彈性的人,壓痕就消失了。」他嘻笑著又溜向別處,我心底忍不住地想著,壓力會讓你彷彿穿上麟盔甲,紅光閃現,只有自己可以克服過關

女兒畫了幅母親節的畫,紫色的花中只有一朵紅花,怦然憶起老師總說要畫出重點,我想只有自己綻放出笑靨,也畫龍點睛了

2022-5-7

照片由Andrew Le在Unsplash上拍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