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碎了的人生才夠味

(edited)
成見越大,越要化簡帶入生活

夕陽的光輝殞落了,天色變得沉悶又幽暗,一晃眼的光陰,我的心在黑暗中找到寧靜,朦朧地入夢去,瞬間躍身而下,來到了大姊家中,她播放著柔美的英文CD歌曲,可主機槽卡住,造成抒情曲斷斷續續,大姊皺了皺眉說,「一個關卡過不去,人生都變調了。」哥哥走來,手中捧著食物,我笑了笑說,「遠看誤以為是炸雞,近瞧是芒果冰。」哥哥挖苦地說,「妳的眼睛失常就收起來,用心品嘗。」我垂下頭想,眼睛失誤,就讓給心體悟美好,大嫂打開冷凍庫,她遞給我一支綠豆冰棒,溫柔地關心我說,「要給人降溫。」我端給老公咬一口,又分給大姊,他們的身心都感到清涼泛了上來,對我釋放出笑容,我的腦子念頭一想,給人一口消暑的清淨心,也擄獲一份微笑

畫面穿越到教室,老師在黑板上寫了很多分數題,他一一叫到很多同學上台解題,他轉向我示意地說,「妳都沒被叫到,上來寫一題。」可我看向黑板,一題都不會解,我望向講台,很多人上台都挑自己會寫的簡單題型,我拜託男同學幫我寫一題,誰知他寫錯了,我指責地說,「不是我要的正確答案。」老師輕輕地說道,「妳把人生交給別人回答,誰都無法替代妳解惑,妳一昧怪罪也無法解怨氣,妳自己寫的那怕是錯的選擇,都要勇於承擔面對,改正妳的難題。」老師主動過來示範,講解了幾句,我就大概懂了,只要約分就好了,再換算成帶分數3又幾分之幾,老師在一旁補充說,「成見越大,越要化簡帶入生活。」

景象不停地變換位置,一會就停格在不同教室,我座位的抽屜都是統一脆麵乾糧,我笑著對隔壁的男同學說,「你也可以吃。」他性情浮躁地說,「我要打碎脆麵,撒下大量的胡椒粉。」我在一旁撫慰地說,「碎了的人生才夠味。」此句令我恍然大悟,破碎的一生,調味過後,滋長出更濃厚的輝煌時刻,不也點綴心靈大放光明

我轉過身子,女同學快步地走來,急促地催我,叫我跟她一塊去找老師拿數學課本,可都打鐘了,老師應該已經在教室裡上課了,我安撫地說,「放寬心,急躁是找不到的東西。」同學眼光黯然,聽不進我的安慰,她暈頭轉向,根本沒留意到旁邊的書櫃,我瞄到幾本數學課本,指著櫃子說,「翻翻看,有沒有自己的名字。」她眼睛一亮,翻沒幾下就欣喜地找著了,我開懷地想,人一急,都白費力氣,不如恢復鎮靜的心,來個大收穫

回眸一望,幾個土著正熬煮一道很血腥的濃湯,他們露出詭秘地笑容問我,「要不要喝一碗?」我不經意地瞥見湯頭裡有蟲在浮動著,立馬搖搖頭拒絕,他們臉色一沉規勸我說,「喝了就能像我們一樣身經百戰英勇蓋世,疤痕都成了戰果。」我緊閉雙眼,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氣吞嚥了下去,心頭忽然暖暖的,我燦笑地想著,你戰勝了自己的恐懼,就能再度迎接難關,突破重圍,創痛也成了必勝的一部分

影像忽然靜止,一個浮動就來到了廟口,婆婆把抹布交給我,再三叮嚀地說,「輕輕擦。」我緊盯著雕刻的石柱,滿是灰塵,使勁地擦亮,不料我細看柱子凹下的縫隙,都是蜘蛛、蝸牛,有隻小蝸牛還困在我的抹布上,我輕手地捏了起來,放回原位,婆婆走來怒斥地說,「妳出手太重,會傷及無辜。」我思索著,剷除內心的煩愁,不能動粗或激烈拉扯他人,要慢條斯理循規蹈矩,我繼續擦著木雕,抹布背後都卡了一堆小螃蟹,我把牠們擺在水泥地上,牠們都快速地朝向洞口鑽入,婆婆大聲告誡地說,「缺乏自信,卡住了就難以走出。」像極了我的內心,婆婆下一秒燒了洞穴,牠們就紛紛地急忙竄出,我兩眼雪亮了起來,火燒屁股時,也學會死裡逃生了,我瞧另一個小洞,裡頭有隻緊閉的蚌殼,殼內好似有生物被困在裡頭,我一撬開,有兩隻螃蟹還有一顆牡蠣,我把牠們放在洞內,包含那個活的牡蠣,可我卻沒有放進牠的殼,婆婆苦笑地說,「妳只能救其一,難兩全其美。」這句提點了自己,人要割棄封閉的自己,留住求生的意念

照片由Giovanna Gomes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