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妳的創傷是孩子的避難所

過往已回不去,追究也無益自身

周遭的聲響,漸漸地微弱了起來,潛意識被黑暗帶著走,令我不自覺地陷入深眠,一眨眼的功夫,我像似衝破了一道阻礙,來到了陌生地,我凝視著眼前,一群人在舉行儀式,供奉著三隻千年烏龜,其中一隻最年長的烏龜,牠伸出長長的頭,宛如一條白蛇,讓我驚恐的往前,牠嘴裡唸出古老的方言,好像在說,「趕快離開,儀式結束,森林就要崩落下來。」牠繼續念著咒語護我周全,可我憂心地說,「你們該怎麼辦?你們也要趕緊逃難。」沒想到三隻烏龜脫下厚重的殼,發出爽朗的笑聲,飛往天際,化作了神龍,還散發出輝煌的光芒,替我指引道路,這景象讓我嫣然一笑,彷彿提點我說,拋下沉重的負擔,人才能發揚光大,活出安樂的一生

忽然遠方出現了一對新人穿著喜服裝扮,他們倆好似在氣對方,幾句話不合,女子氣得滿臉通紅,就自顧自地往深山奔去,男子也朝另一邊的山嶺分道揚鑣,我想叫他們回頭逃命,轉眼間就不見蹤影,滿腦子想著,人在氣頭上,總會橫衝直撞地往死胡同裡鑽,就連生命安全都不顧及

頓時有一名女子緊拉著我的手臂,走向了電梯,我卻想起老公還沒跟上,急忙掙脫對方繞了過去,可怎麼走也找不到原先的路,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過往已回不去,追究也無益自身

我踏向別處,留意到庭院的水池冒出泡沫,一股熱氣升溫了起來,整個人狂冒汗,明顯有大事要發生,我倉忙地離去,遇到一羣古人穿著黑色喪服在橋上,吹起嗩吶,渾身打了個冷顫,感覺到此處有兇兆,急促地跑去躲避,我落入沉思,不吉的事我都懂得迴避,大難來時,不也應該積極地遠離危難,尋得一處庇護

場景一個翻閱,前方的女子坐上一台轎車,我也上了後方的來車,他們開向狹窄的路段,地上開啟圓形的深洞,噴出熱熔漿,幾秒時間又關閉,我好似來到了電玩世界,車身一經過危險,就要衝向安全的道路,下一秒又打開無底的黑洞,幸好這些危機一開一闔,而汽車遇險境時都轉成橫向避開這些陷阱,山路甚至夾擊合了起來,可都無法摧毀寬大的車子,兩台車看似要抵達終點,又出現兩台隱形的戰車,射出許多彈砲,最後車子加大馬力迅速衝過,兩台車都平安的閃過了,心中猶如有人補了一針強心劑,我想寬厚的自己,時時樂觀轉念,障礙不僅易跨過,高壓也受得住,就算無形的恐懼蜂擁而來,你要釋放出爆發力沖破自己的難關,將來也能夠安寧度日

猛然回神,畫面就轉到暗室,鄰居家的老師情緒失控在女學生的手腕上畫了好幾刀,我急速地將女同學抽離危險,嚴厲地指責說,「我要公諸妳傷害學生的事。」沒料到她的眼睛哭出血水來,整個人躺在一處角落背對著我生出怨恨,我撫慰她說,「我不會說出去,請妳不要傷害孩子。」她一個轉身伸出雙手,幾道舊往的傷疤,眼眶盈滿淚水地說,「我也是受害者,別人做錯了,憑什麼我要承受。」沒想到受傷的學生,一副愧疚地對著尊師說,「老師妳不要哭,對不起。」我感傷地說,「只有愛可以原諒別人的過錯。」我在她的手心畫上藍色的海水,傷痕底下畫上,她擁抱著孩子的溫馨畫面,一面安慰地說,「妳的創傷是孩子的避難所,孩子才不會淋了一身傷心的淚水。」學生都湧上去緊抱著老師尋求慰藉,老師也把孩子抱在懷中。

突然閃光一現,我就在教室內算數學,隔壁女同學非常聰敏,三兩下就算好了,我慢吞吞地寫完,但我疑惑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確,就向她借答案來比對,此舉宛若說,有了疑慮,就請教他人,也給自己一個改正學習的機會

喬丹·惠特 ( Jordan Whitt ) 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