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玩出樂趣,才能贏過自己

用心傾聽就能找到歸屬的方向

我閉口不語,走進臥房,孩子打鬧的聲響,我一關閉光線,全然無聲,都躺在床上去了,我也融入他們,孩子在寧靜的夜快速地睡下,我心跳顛簸著找不到平衡點,左右翻來覆去,直到煩心的事逐漸地退隱,思路也停擺的安睡,一會後,我彷彿置身在一個迷離的世界,步不出來,只好駐足徘迴不前,忽然眼前掀開畫面,桌子上的麻辣湯汁被打翻了,我抬起桌子,餐點的液體流向靠牆的瓷磚,沿著底下的排水孔流去,我桌子一移開,白色磁磚都染上淡紅的色素,洗不掉,像似對我說,打翻了關係,也要低頭排除火辣的言談,不然再純真的人,也會沾染大片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

遠處出現閃爍,我一躍過,眼前冒出一名蒼老的伯伯在白牆上作畫,幾個年輕人走過去訕笑他,甚至在牆上噴了幾滴墨水,就等他出糗,他靜默地把那幾滴墨成了龍鳳的雙眼,宛如龍鳳呈祥圖,精彩絕倫,他把畫筆遞交給我,帶我到另一面潔白的牆壁作畫,可他潑了一大盆墨汁,牆上根本就沒有留白的地方讓我畫,好似提醒我,要給自己留白,方能繪畫出幸福的人生,我失落地低著頭,忽然聽到幾個人響亮的聲音,一望向他們光鮮亮麗的模樣,我立即把他們叫住,拜託他們站在牆壁前,拍了一張照,我凝視著那照片,也明白了一件事,不管別人對你留下什麼痕跡,只有閃耀的自己可以從陰暗處破躍出來,而往事都成了背景襯托你的光采

景象快速流逝,猛回頭時,有四個人在打麻將賭博,但每張臉都一樣,幾秒時間三人傾家盪產,贏的人一派輕鬆地說,「不會玩的人就註定要輸的一無所有。」我幡然振起心情,玩出樂趣,才能贏過自己。

我兩眼直視著正前方,眼神一個移游,就轉換到別處,女子蒙了一塊白布在眼睛上,她望向我,清楚的知道我在哪,她朝我走來,為我蒙上同樣的布條,我看出的畫面都是純白,立刻理解了她的苦心,一切皆是空白,不如把不潔的見解轉換成單純的念頭,心也清淨多了,忽然她對著我的右耳溫柔地說,「用心聽。」我猝然悟到,用心傾聽就能找到歸屬的方向。

照片由Honey Yanibel Minaya Cruz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