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征服死亡的離去

頻頻打嗝,連身體都知道要把多餘的氣體排出,何氣之有

天未亮我就不自覺地清醒了,視線掃過外頭,鳥兒賣力的唱起情歌,聲聲呼喚愛的到來,忽然手背被蚊子叮了好幾個腫包,有些脹痛,我眼中閃爍出想法,人體有自我免疫,被叮的愁緒滿懷也有消腫的一天。天漸漸地照射出微黃的亮光,鳥不停歇地繼續吟唱,愛的微光也透亮了,我走到窗戶,玻璃窗有個黑點,我頭不斷地探索,還以為是小蟲子在跑動,靜下來觀察,只是一個污點,微微一笑心想著,雙眸都喜愛專注突兀的點,卻忘了大片的亮潔,幸好眼中的瞳孔沒有任何瑕疵,望出去美景盡收眼底。

走回床上,像公雞啼叫,想把孩子喚醒,可睡得正熟地孩子,一點都不管用,只好使出搔癢,他馬上跳起來,彈力極佳,嘴上唸著說,「媽妳在幹嘛?」不一會又躺著賴床,我看他睡到口水直流,好不容易把他搖醒,兒子歡喜地說,「我夢到老天爺送我新手機。」我搖搖頭說,「媽不可能給你手機荒廢學費,家中也沒有額外的開銷可以給你買。」他眼神一副從天堂被打落到地獄的模樣,我內心多想跟兒子說,「老天爺給你的夢想,你還是要靠自己努力掙來,才會有實現的一天。」我把話擱在心底,等待你長大出土再告訴你。

我跟隨他走下樓,沒穿胸罩就在自家閒晃,收拾未清洗的杯子,順勢泡了一杯黑豆茶,丟進熱水裡沖開,意外發現過期了,既然都泡了,先喝喝看味道如何,我坐在電腦前,大口喝茶,下一秒就被嗆到,噴的螢幕跟鍵盤到處都是,我含著未吞下的水,趕緊吐回杯子,才沒有造成第二次傷害,我拼命地咳嗽,急忙舉手投降順氣,才舒緩多了,可喉嚨彷彿有一股痰哽咽住,我又端起茶飲,只敢小酌品嚐,嘴角淺淺發笑地想著,往事又回味起燙口的話,就會卡住狹窄的氣管,你只能大氣地寬容,也放過自己一命,往後的路才能走千里遠

我飲乾黑豆茶,又走去廚房沖泡第二次,溫熱的飲水,茶味都變淡了,我想像著再汙濁的世界,只要你是一道清水負責稀釋,後世的子孫也能喝到平淡的日子。門外走來一個陌生的身影,我忍不住抱胸,就怕有人來訪撞見,小心翼翼地走向玻璃門,還好虛驚一場,只是發傳單的人員巧好經過,我盯著這下垂的胸部,都會被地心吸引,做人也不能太高傲,才能心懷坦蕩蕩

我撥放著梅艷芳的紀錄片,觀賞完畢都有心得,我想張國榮的離世雖然很遺憾,或許他在跟世人說,未來自殺只是愚人節的玩笑,不會再次成真,而梅艷芳宛如征服死亡的離去,就像她說的有始有終的過往人生,那怕過程很艱辛,都要為自己精彩活一次,她激勵了許多人,未完成的事,要馬上去做,不要等到後悔,一切都太遲了,看她人生的遭遇,身心靈也被激活了。

一段時間過後,我直接出門,途中雨絲直直落,天色又黯淡了起來,我騎到麵店攤,點了香椿麵跟當歸湯,便到一角等候,上菜時服務員幾句短短的寒暄話,就讓人備感溫馨,我吃起有著濃厚香氣的麵條,一會碗就見底了,當我要喝湯時,一隻小蟲被剔透的油包裹住,我撈了起來,不把牠放在眼裡,仍舊我行我素地喝起湯頭,仔細想想,蟲都會浮出水面,就算落入沮喪的深淵,也有漂出汪洋大海的機會

回程後,走進客廳做份內的事,一晃眼,孩子下課拉開門,外套淋到些許的雨滴,我探頭看戶外,豐田汽車上都是小水珠,被路燈照射出亮光,彷彿對我說,若沒有把苦水當養分灌溉,那能沉浸在光明裡感受美妙的人生。我們騎出門,來到麵店,三人坐在等候,很快就上菜了,兒子心滿意足地說,「我們不是企業家,我們是平凡的人,可以享受平凡的滋味。」女兒分享著食物給弟弟,我多希望停留在這一刻時光,只有幸福沒有紛爭,兒子吃的狼吞虎嚥,像似沒有咀嚼,看他這樣腸胃會消化不良,直見他猛捶打胸口,我用教諭的口氣說,「有人被噎死過,你要慢慢吃,不要著急。」兒子毫不在乎地說,「我是要噎活。」兒子奇妙地回答,我都想發笑,人要嚥下活命的指標,抱持著心平氣和通往未來,才不會被迷惘封住出口

兒子拿湯匙要撈辣油,我誤解他想喝,豈料他只是撈底下的粗麵,兒子強調地說,「媽我敢喝辣油嗎?」我馬上回他,「不行。」他一個大動作,辣油就翻撒在桌上,我思考著他的話,誤解他人的用語,就像喝辣刺激自己的味蕾,不如打翻自己的偏見,求得稱心如意,我們起身要返家,兒子頻頻打嗝,連身體都知道要把多餘的氣體排出,何氣之有,我抬頭看著天空暗黑不清,又飄下毛毛雨,快速地打道回府躲雨。

到家不出片刻,兒子慌張地說,「我的自動筆遺失了。」邊說邊找,幾分鐘後就打消念頭,不再執著筆不見的事上,孩子的三分鐘熱度,來到快去得也快,若能用在小事上那該有多好,爾後我吩咐他去抄第一節道德經五遍,只抄了一遍,便鬼靈精怪地說,「媽,我影印四份,就可以湊五遍了。」我大笑地說,「好啊!兒子,往後你要吃飯,我就影印美食,你望梅止渴即可。」兒子臉色慘綠一聽不妙,苦苦求饒,又認分地寫第二遍,我在旁叮囑他說,「你好好用心寫第一遍,等同寫了五遍,否則你無心寫了五遍,也等於沒有寫。」兒子靜靜地默寫,心裡起了莫名的悸動,別人無心話,何苦當真心話聽入

夜晚,一家人坐在電視前,歡笑度過,很快地爸爸跟姐姐就上三樓,我則在樓下幫忙洗碗,兒子拿了一瓶豆漿給我喝,實在太濃郁,我又自個倒水調淡,兒子疑惑地問我,「為何不嘴對瓶口喝?」我認真地說,「不行,這豆漿會變質。」他點點頭就輕快地上樓去,徒留我一個人在想著剛剛的問題,別人加諸的口水,只會影響自己的本質,不如把自身的嘴拴緊,也杜絕氣泡竄出,才能保證優良的品質與好友共享歡樂

2022-2-17

安德烈·伊爾凱維奇( Andrey Ilkevich)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