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愛在輪迴了

喜春來了,也熬出滿江紅

在鄉下大家熱鬧的吃著早飯,我望著國小一年級的侄子臨時起意地問說,「你會寫一嗎?」食指橫著擺給他看,他傻笑地說道,「會啊!」我接著說,「可以寫成斜的嗎?」他搖搖頭直說,「不行,不成字,那就是1。」我語調輕柔地說,「要心平,一就是一,多了就成了別的字,少了就沒字了,寫好它,不多不少,心才能達到平靜。」他故意把耳朵遮住說,「姑姑我不聽。」我裂嘴大笑著說,「以後不想聽的事,就要學這樣,摀住耳不要聽。」我說完就去幫忙洗碗。

等我閒下來,他輕快地走來,拿著一包火辣的餅乾客氣地說,「幫我開。」我盯著封口早已撕開了,便回說,「這已經開過了。」我一個轉身就去找位置坐,他又跑了過來說,「餅乾倒了。」我循著他指的方向走了過去,整個零食的開口朝下,我幫他撿拾了起來,但還是有些掉了出來,沾到水泥地上的灰塵,我吹一下就吃進肚,四年級的侄子兩眼直視我的行為說,「掉在地上的還可以吃嗎?」我微笑著說,「吹一吹就能吃了。」他也學我吹一口就食進嘴內,幾口下肚,兩人辣的臉都紅了狂灌水滅除舌頭上的火苗,內心發笑著,再爆裂的情緒,都要給自己一口清涼的水,心火也消滅了

忽然親戚端了一盤醃製過地生鮮蜆仔,老公暗自感嘆地說,「以前好愛吃,可是現在吃了容易得胃潰瘍,就不敢吃了。」我另有所指地說,「有時候別人不純熟的話語,會讓我們的腸胃吃不消,小時候我們不懂,反而吃得很開心。」老公沒有答話,只有微微地點頭附和著。

時光催促著我們不早了,整裝行李就匆匆地回程,天黑了,婆婆煮了一盤的蝦子,頓時心生想法,就是因為牠熟透了才能大紅,不也說喜春來了,也熬出滿江紅,我眼神望向家人開心的用餐,一歲多的姪女突然手中拿著一顆綠葡萄給我,我欣然地收下,咬了一半給老公,跟他同享福,姪女凝視著我,也咬下一半分我吃,心中莫名燃起一股暖心,三歲的姪女見狀,也咬一半給老公享用,我歡喜地大笑著,你的一個小小的溫馨舉動,就可以讓愛在輪迴了

深夜裡,冷氣調太低了,蓋著棉被還是覺得有些涼意,我一看遙控器顯示26度,偷偷地升溫一度,一會後,孩子滿身大汗,我靜默地想著,給家人是要多一度關懷,不是增加氣溫推他們入火坑,家庭又如何安穩度日,我手緊握著,看來全家的命運都操之在母親手上,你只能不斷地告訴自己,要降下火冒的熱度,付出大肚量,就能讓家更圓融了

2022-7-17

喬丹·惠特 ( Jordan Whitt ) 在Unsplash上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