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為了愛甘願墜入情網,總有一份情緣等著你

(edited)
人失去遠比得到的多,好好珍惜僅有的緣分

周遭黑漆漆的,腦中渾沌不清,很快昏昏地睡去,原先模糊一片的畫面,慢慢地清晰,忽然樓頂闖進一位女子,她不斷地悲嚎,受盡委屈地說,「我這輩子再也不信男人了,也沒有人可以解救我。」她步步逼近欄杆,想結束一生的不幸,強烈的日光,此刻也無法照暖她受寒的心,突然一個男子上前阻止她的行為,用相當平靜地口吻說,「我相信別人會來救我。」他閉上眼,二話不說就呈現大字往後仰倒下,女子情急之也跟著他跳下,想要拉住他,可卻扯下他手腕上的珠子,兩人都掉在蜘蛛網上的氣墊安然無恙,女子愧疚地說,「對不起扯壞你的串珠,只剩下三顆。」男子沒有生氣反而安慰她說,「妳奮力救我,就得到三顆善緣,人失去遠比得到的多,好好珍惜僅有的緣分。」男子輕拍她的肩膀,道破地說,「心甘情願跌進情網,方能毫髮無傷。」我心中想著,為了愛甘願墜入情網,總有一份情緣等著你。

正當我要轉身,眼前多了三個道士,場景轉移到了一個客棧,他們坐在木桌前交談著,一人握著桃木劍,另一人端著八卦鏡,第三人拿著核桃,有個老伯激動地跪拜說,「我的兒子卡到陰了,道長趕緊救命。」三名道士急忙飛奔前往茅草屋,男子臉色蒼白地臥病在床,身旁有個黑影籠罩著他的頭,使他無法清醒,道士桃木劍一斬,黑影就退下,八卦鏡一照,魔影就被吸附了進去,病人服下了核桃,人就逐漸地甦醒了過來,隱約有個白影輕飄飄地走來說,「放下心中的憂悲苦惱,建立和樂,必能尋回迷失的自性。」

腦海中似乎想到什麼,一下就飄移到教室,女老師在台上講課,隔著一塊白布,同學拿起了麥克風回答老師的問題,我手中也有麥克風,可我根本就不知道答案,我只好把麥克風放在書桌上,抄寫別人的答案,但這個答案怎麼怪怪的,老師在講台上柔和地說,「當你有些不自在時,就為自己設置一個安全地屏障,你製造出的話題,台下發出沸沸揚揚地意見,那是他們演算出來的想法,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問題點上,自個求出解答,不要睬理別人的看法,那不見得是你要的良方。」我思索著恍然大悟,要全心投入自己人生的疑惑,也為未來找到活用的妙方,就能法喜的過一生

老師惋惜地說,「羅志祥轉學了。」我才意識到他被男同學排擠,自從發生負面新聞,大家都不太愛戴他,我有些懊悔沒能為他庇護,但也替他感到幾分開心,至少他到了新環境,能從新開始,我想世界如此之大都能容下70幾億人口,絕對有一個小小天地會接納懺悔的人,勿灰心自責

幾秒時間,眼前又跳往別處,有個男子,把頭低下來,撥開他中間光凸的部分,他秀出影片給我看,都是老人才會有的稀疏頭髮,他苦悶地說,「我還年輕,頭頂就凸了一塊可以看嗎?」我擠出笑容慰勉地說,「外表的衰老,不代表青春的流逝,內心常保熱情,才能修飾愁容。」他露出迷人的笑顏回應著我,彷彿年輕了不少。

不知從那跑出了一位少女,臉部有著深邃的法令紋,有人建議她去拉皮,她把頭髮綁了起來,臉上的肌膚變得光滑緊緻,隨後她蹲在地上把頭髮放下,整張臉都垂頭喪氣了,我湊過去安撫她說,「身體長在自身,別管他人的眼光,只有妳有權限定義自己的美醜,記住了,再標致的臉蛋,也有油乾燈盡的一天,妳要用正眼看待自己的心才是最完美無瑕的。」她莞爾一笑。

轉眼間,媽媽拿了一大袋炸芋丸,大姐在旁享用,一口接著一口,我也抓了一顆出來,旁邊連著部份的麵粉,還有些焦黑,明顯炸了第二次,我剝除一大塊焦掉的麵團,咬進去口感依然很有嚼勁,同學羨慕地說,「這樣才酥脆。」我大笑地說,「在乎的太多,就失去的更多,不如什麼都好,也少煩心。」

傑里米·貝贊格( Jeremy Bezanger)在Unsplash上拍攝的照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