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圓滿的家園

徬徨的人生,要把喪氣轉換成愛的動力來源,人才會輕鬆地扶搖而上

望著漆黑的天花板,精神逐漸地被消耗光,不知不覺就淪陷在模糊的意識裡,頃刻間,腦內昇起了畫面,我在一棟陌生的屋子,婆婆也在,孩子們嬉鬧地在屋內打鬧,我面有難色地對孩子說,「在別人家,要安靜點,萬一打壞了怎麼辦。」婆婆疼愛孩子地說,「孩子玩得開心就好。」我釋懷地說,「我只能鞭策自己,自主管理,當一個靠得住的媽媽。」婆婆一針見血地說,「妳求全太甚,會很難收場。」一番談話,我心上彷彿有了答案,要督促的是自己,靜心下功夫,自給自足

一轉眼時間,我來到了自家的後門,女兒尿急地說,「我要去上廁所。」她往後走入,可走廊怎麼烏漆麻黑的,後面像似通到國小教室,我不放心地跟隨在後,越裡面越陰暗,女兒悄悄地走了回來,身後還拖了個推車,上面放著藍色的汽油桶,我心想,在黑暗待久了,你必須為自己準備充沛的火種,照亮沉重的心情

頓時眼角瞥向左邊的房間,裡頭都是喪屍,他們喪失病狂地朝著孩子奔去,我發出攻勢,兩眼使出定力,定住他們全身,卻導致他們自相殘殺,瞬間出現好多隻鬼手制伏了他們,可還有些喪屍不受控制地往前衝去,我只好張大嘴用力吸氣,像吸塵器一樣,把他們全部吸往後退,有幾隻甚至被我吞進肚子,但我撐不住了,肚皮快炸開了,旋即有一道清晰地聲音傳來,「排氣。」心中轉瞬之間冒出一段話,為了愛,你的定力是要直面恐懼,那怕吞進多少怨念,都要排放自身的脾氣

不一會,場景一換,我已來到了外頭,一陣爆炸巨響傳開,暗想不妙了,肯定是女兒點燃了油桶與喪屍同歸於盡,我忍不住悲慟,自責沒有救到女兒,突然眼前的植物都下陷,變成深褐色土壤,沒幾秒就成了白沙石,一切萬物宛如恢復了原樣,內心想著,一個復仇的起點,不是要滋生繁雜,擾亂自己的心思,是要回復寧靜的生活

我拼命往後飛退,正前方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骷顱頭,我一眨眼,全部都粉碎散成塵粒,漂浮在四周,我又持續後退飛越,變成了許多片片的雲朵,轉眼間,又成了一團龐大的白雲像極了龍捲風,眼見有人在正中央拿著牙刷,不斷地旋轉刷洗,竄出好多白色泡沫,越滾越大圈,猶如暴風圈,而中間有一顆眼珠,閃出金光,有人說道,「宇宙的開端,破鏡重圓。」我陷入思考,碎裂的關係,你退一步想,不如擴大純善的念頭,活躍出自我,有天就能修補缺憾,重啟圓滿的家園

眼神一個飄移,我已在客廳內,婆婆從外面走入,拿了一罐統一礦泉水跟伯爾桶裝水,她暗示我說,「小的留給自己,大的留給家人。」我一聽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我露出笑容回她,「小氣的個性自己統一消化,大方為家人帶來幸福。」突然兒子跑了過來,鼻孔插了根羽毛,我提醒他說,「你吸吐都會癢癢地不舒服,沒事放根羽毛做什麼。」兒子正經八百地說,「這樣我才能止息。」我才恍然大悟,遇到騷擾事件,也要平息一口氣,否則只會讓你的身心無法舒坦地過日子

很快地我又穿越到了他處,有一塊荒地釋放出氣體,充盈了一顆紅色氣球,男子綁緊了氣球,不讓它洩氣,一下子愛心氣球就直衝上天,我靜思地想著,徬徨的人生,要把喪氣轉換成愛的動力來源,人才會輕鬆地扶搖而上

眼前忽現出一顆藍色球體,燒出火光,我往前一看,翻開了一本書,上頭寫了好多字,有個身著白衣的老人拿著拐杖,指向180度角平行線,寫出大方二字,我靈光一閃想到,清柔之心,才有源源不絕地火力發動,面對未知的難題,心態要平衡,氣度要落落大方,輸了也不怕

瑪吉特·烏姆巴赫( Margit Umbach)在Unsplash上的照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