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藝

🗨 總想著若能每天都抱著音樂生活不必煩惱荷包該有多好的愛碎念女子 🗨 一枚標準不文青的中文人妄想去日本當青山老師的助理(每天都能擁抱コナン多好!) 「我是任(ㄖㄣˊ)藝,只想任意享受屬於我的藝術天地,歡迎你來到這裡😊」

〈遇見自由〉

原來,遇見你,是為了「遇見自由」。

有時我會覺得,寫文是件很累人的事。

究竟是要寫給人看,還是寫給自己看,端看目的是什麼。

成為一個作家後,此刻我才真正發現這不是我要的「自由」。

「妳文筆不錯,但這種文章不吸引人,是賺不了錢的。」

「妳是不是沒上過行銷課?妳知道妳已經不是發發牢騷就有錢賺的身分了嗎?不要以為小有名氣就能靠流量變現,讀者要的是什麼妳應該很清楚,如果不想寫,乾脆別走這行算了。」

「人們愛看的都是刺激、新奇、有創意的內容,不是八百年前的古板芭樂劇了。弄一點什麼穿越啦、後宮啦、耽美啦,沒那麼困難吧?」

所以中規中矩寫一篇「正統」的小說,好像真的只有被社會淘汰的命運,賺的錢,大概只夠撐一天。

真是無語。

我開始懷疑,自己根本不會寫作。

雖說後天就要交稿,可瞥見窗外樹下舉著相機背對我的長大衣男子,我突然有股奔向那兒的衝動。

二話不說關掉電腦,不帶心理準備拎著小包直往目的地。

可那人已經不見了。

失落感漫上心頭。其實我也不明白自己來這兒的原因,可能是大好春光的誘惑,也可能是被自由靈魂召喚而來。

「果然不可能遇見呢。」我對自己苦笑。

我抬起頭,那是棵大而茂密的榕樹,樹幹粗壯,看得出有些年紀了。

我緩緩繞著它走,正沐浴在透進樹間的陽光下,卻聽見身後一個踩上落葉的聲響,甫回頭,那身大衣與顯眼的相機映入眼簾,高出兩個頭的身高使我一愣。再細看,那是張面帶微笑而精緻的臉容,挺立的五官,彷彿是漫畫裡的主人翁。即便黑色口罩抵在下巴,也絲毫不減半分帥氣。

我突然後悔自己的衝動行事了,有點尷尬。

為了緩解不自在,只好裝作欣賞大樹繼續繞下去。但剛踏出一步,一個聲音叫住了我:「小姐。」

我回頭,那人走近兩步。

「能不能請妳……讓我拍張照?」

我遲鈍的大腦過了兩秒才反應。「我嗎?」

「對。」

完蛋,他笑起來怎麼那麼好看。

「可是我穿得很隨便頭髮很亂重點是我不會擺Pose……」這串話我硬是吞了下去,因為那雙誠摯的眼眸讓我鬼使神差地只能微笑瞇起雙眼答:「可以啊。」我就這樣輕易接受一個來路不明的陌生男子要求。

「太好了,謝謝妳。」然後他禮貌點個頭。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俊男美女總是做什麼都很順利,那副皮囊實在有夠便利。

「嗯……那我要擺什麼姿勢呢?」

「妳不用特地擺姿勢,我會自己找角度。不過……」他看看四周。「能請妳把口罩拿下來嗎?這裡現在沒有人,而且又在戶外,應該沒關係。」

說真的我確實很悶,但想到口罩下的模樣可能會嚇跑他,我有點猶豫。

「沒關係,看妳方便。那……妳要做什麼都行,我就拍了喔。」

我看著樹幹思考幾秒鐘,「那個……」一轉頭,他開心地說了句:「剛剛那張很棒!」「嗯?」

他走到我身旁,翻出剛剛的照片,是我正好轉過頭的一幕。「嗯……沒有口罩的話應該會更漂亮,更自然。」他對我一笑。我決定問個明白。

「請問你拍這些照是要……」

「喔,我在找靈感。想看人和自然互動的感覺,透過表情與肢體動作傳達自然的美感。」

「喔……所以才希望不要戴口罩。」

「對啊,但是就算有口罩也沒關係啦,也有另一種感覺嘛。」

「那……我拿下來吧。」

「啊,不用勉強沒關係。讓我拍照這麼奇怪的要求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沒想到那麼俊美的臉也能擺出孩子般的表情,似乎有點可愛。

「但我怕你會後悔找我當模特兒就是……」我嘀咕著。

「什麼?」

「沒事。」我大方看向他,反正我也沒有任何進一步的預設,能有這麼一次難得的相遇,已是心存感激。「還要拍嗎?」

不知怎地他愣了愣,很快露出招牌笑容。「嗯,請再讓我拍幾張。如果妳不介意,可以把頭髮放下來嗎?」他指著我的低馬尾說。「我覺得這樣拍起來一定更漂亮。」

我想了想,反正是他要找上我的,那麼模特兒的美醜也不該由我來煩惱才是,只要他不隨便公諸於世,我有什麼好擔心?

「好吧。」我拉下髮圈,理了理頭髮。真是還好昨天才洗過頭,否則糗大了。

雖然很想問他自己好不好看,總感覺一旦這麼說反而會更尷尬,乾脆裝成泰然自若大大方方毫不在意吧!

就這樣停停走走或站或蹲地幾乎把樹繞了一圈,他拿著相機走向我。「可以了,謝謝妳,幫了大忙。」那笑容簡直會發光,這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見生得這麼完美的男人。「要不要看看照片?」他問。

雖然心很癢,但我實在沒勇氣看見自己被拍的模樣。「嗯……算了吧,我又不好看。」

「怎麼會?很漂亮啊。妳不相信我的攝影技術嗎?」

「當然不是,只是……」「妳看,很美吧。」話還沒說完,他就把相機舉到我面前。

畫面中的女孩長髮飄逸,微笑看著頂上的樹枝。那回眸一笑,好像世間的煩惱都與她無關。

「這是我嗎?」

「是啊,妳懷疑嗎?」他輕快地笑著。

太懷疑了,我根本不信自己可以美得不可思議!

我狐疑看他一眼。「你的相機該不是有什麼濾鏡功能……」

「怎麼可能。是妳本來就很漂亮,當然也可能是……」他側過頭來挑眉道:「我的技術夠好。」他富有磁性的嗓音落下,我們開心地笑了。

「我能不能要這些相片啊?」我問。這麼難得的機會不把握簡直太可惜。

「當然可以。那加個聯繫吧?」

本來以為他只會要電郵,沒想到倒是大方加了朋友。

「如果我超過三天還沒傳給妳,請提醒我一下。最近拍太多照片了,不知道能不能整理得完。」他聳肩搖搖頭。

「這些照片……」我還是想問最重要的問題。「你會公開嗎?」

「嗯……是這樣的。其實我正在籌備一個攝影展,剛剛的照片說實話,有幾張我很喜歡,所以有點想放上去。當然前提是要妳同意才行。我不會未經當事人許可就擅自使用,頂多覺得有點可惜。」

我略為思考,雖未抬頭,卻知道他一直看著我。

「不過,」他接著說。「我也不一定會放上去,畢竟放到展覽的照片有不少要注意的地方。如果我有打算展出,到時再問妳的意見,這樣如何?」

「嗯。那我可以把照片放成大頭貼,或者放到社群上嗎?順便幫你做宣傳?」

「這個嘛……大頭貼可以,社群的話……能不能等我要展覽的時候再放,到時再麻煩妳幫忙宣傳。等作品集出來,我也會寄一本給妳。」

「真的嗎?這麼好!」

「這是應該的,作為模特兒的福利嘛。」對著這樣一張迷人的臉龐,任誰也不會懷疑他是騙子吧。「啊,我是不是耽誤妳太多時間了?不好意思。」他一臉抱歉。

「沒有沒有,我也就是出來透透氣。其實我剛剛在辦公室就看到你站在這裡了,看你拿著相機就覺得『啊,真好!好自由啊!』所以我就跑出來曬太陽了。」

「所以妳翹班嗎?」他開玩笑道。

「也不算,只是後天要交稿了還沒寫出來。」我苦笑。「不過現在,我覺得好像有靈感了,多虧了你。」

目測一八零的身高果真不是蓋的,講話都得仰著脖子才行。

「其實如果妳沒出現,我剛剛還挺煩惱的。」他拿下口罩默默說道,這下完美的輪廓一覽無疑。

「嗯?為什麼?感覺你好像很輕鬆啊?」

他抿著唇,深吸口氣。「老實說,成為自由攝影師之前,我過得很不快樂。」他看向手中的相機。「以前我是一名攝影編輯,我原本以為自己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可是一次又一次被老闆唸,我發現我想表達的完全不能被接受。表面上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實際上只能聽命行事,根本沒有發揮的自由。那段時間,我甚至懷疑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能,一度想要放棄。」他輕柔地撫著相機,好似捧著一個得來不易的寶貝。

「後來有一天,我看見一張照片,是一個拾荒婦人笑著給小女孩糖果的照片,小女孩也笑得很開心。那張照片觸動了我。我突然發現,這才是我想表達的給人們的東西,就是自然的美。」他揚起嘴角看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那麼大的勇氣,二話不說就辭職了。剛開始有點慌亂,畢竟那薪水還算不錯。」他笑了笑。「為了不想太多,辭職之後,我到處走到處拍,每次幫人拍照我就會給他們看照片,發現大家都很開心。漸漸地我萌生辦展覽的念頭,但還需要更多題材。剛剛來到這裡覺得這棵樹好美,可惜沒有半個人,本想離開放棄了,後來想想不然再多等一下,沒想到就幸運地碰到妳,還是一個這麼漂亮的模特兒。」他溫暖的笑容似乎隨著風吹進我的胸臆,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心間蔓延開來。

以前的他,就好似現在的我。

「那你現在快樂嗎?後悔嗎?自由嗎?」我問。

「我不知道是不是後悔,也還在尋找真正的目標。但我想,自由得很快樂倒是真的。」他的眼神發亮,那是一種毫無拘束的愉悅和自在。

我點點頭。

「妳是作家嗎?」他突然問。

「嗯,但我沒什麼寫作自由,題材都被限制住。現在也有點懷疑,我是不是真的不適合當作家。」

「如果妳不介意,我很樂意當妳的讀者。就寫妳真正想寫的東西就好,我一定會認真拜讀。就算妳未來選擇寫自己喜歡的題材,也不怕沒有半個讀者,至少,這裡就有一個。」他俏皮地把大拇指比向自己。

我笑笑。「就怕你讀不下去。」

「那也得先看過再說。何況就算我不感興趣,也不代表其他人沒興趣。本來專業都是慢慢磨出來的,沒有人能一步登天,重點是,」他低頭看我,那張俊臉瞬間在眼前放大。「要、有、自、信。」然後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

他直起身子。「我隨時都樂意當妳的讀者喔,就等妳傳檔案過來,OK?」

「嗯,謝謝。」

「彼此彼此。」

我們就這樣靜靜看著大樹好一會兒,誰也不說話。直到我想起一件事。

「對了,我來幫你拍張照吧,用我的手機。」對於我的提議他有些訝異。「你那臺太貴重了我碰不起。平常都是你拍別人,偶爾也要換自己當一下主角吧。」

「我……我就不用了吧,我不是很習慣被拍。」他的表情不太自在。

「那不是很可惜嗎?你都帥到可以當模特兒,不拍照太浪費了。」肆無忌憚地說出這種話還是第一次,看來真是被春光暖陽沖昏了頭。

他大概沒想到我會如此直白,我也不知哪來的膽量,一把抓住他手臂將他拉到樹下。「你隨便擺姿勢就好,或者拿相機拍照也行,這次換我當攝影師。」他不知所措的表情挑起我心中的頑皮精,更加放肆地為所欲為。

「好啦,我要拍囉!三、二、一──」彷彿凹不過鬼靈精的捉弄,他只能無奈歪頭一笑。

「等等!再一張。」這種時候就是要趁勝追擊!

可沒想到,按下快門那刻,他竟是拿著相機對準了我。

這次他可笑得開懷了。

「還想拍嗎?」那表情隱約透著較勁的意味。

「那你不要拍我,我都被拍好幾張了。」我賭氣道。

「妳不是讓我隨便擺姿勢,拍照也行?」他笑說。

「拍我不行。」

他頓了頓。「那不然,我們一起拍?」他大步走到我身旁,舉起相機,還未反應過來時他已說聲:「好了。」

「好了?」

「嗯。」他自己看得高興,偏偏身高差讓我看不清螢幕畫面。

「我也要看。」我努力伸長脖子。

他將相機移至我眼前,照片裡的我一臉呆滯,一手還撥著頭髮。

「刪掉。」我堅決道。

「這張我要留著。妳放心,絕對不會公開的。」他眨眨眼。

「拍一張正經的啦!我太醜了。」

「怎麼會呢?我覺得都很漂亮啊。好啦,那再拍一張,要不要用妳的手機?」

「好啊。」無奈我的身高難以將他容入畫面,最後還是用他長長的手臂完成這「艱鉅」的任務。

而在我的請求下,我們再一次用他的專業相機拍了張合照。

「你全部照片都要傳給我喔,包含剛剛拍壞的那張。」我說。

「沒問題,在這裡拍的所有照片我都會給妳,不用擔心。」我們對彼此笑笑。「我差不多該走了,等等還要去一個地方取景。」他說。

「好,那祝你拍攝順利。」

「嗯,妳也是,我等妳丟文章給我。」他再度揚起笑容。「對了,我叫王浩宇,請多指教。」接著禮貌地伸出右手。

「我叫趙詩雅,很高興認識你。」我握住那指節分明的寬大手掌,感受寬闊掌心傳來的陣陣溫度。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何謂「自由」的真正模樣。原來只要一點衝動,一點勇氣,我,就能遇見你,遇見自由,遇見幸運,改變命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