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媛

https://taplink.cc/epoch_h 躁亂的世界需要平靜的靈魂。 我是旅途憂鬱深淵死亡而獲得新生的自救者,現職身心靈工作者、創作者,服務牌卡占卜、解夢、月亮歷解讀、催眠療癒。 喜愛文字、影集,擅長傾聽與引導他人認識自己。

善與惡,黑與白,虛無和萬有:超越二元對立的《媽的多重宇宙》

我要直白的說,如果你喜歡爽片,這不是一部能滿足你胃口的電影。

很多人可能會因為太過無裏頭而看不懂,但對我來說,如果十分是滿分,我可以很直接地給予它滿分。

在看完的當下,我無法擠出任何完整的句子去形容心得,但以最台式的稱讚方法,我只能說幹!神作


這部電影的呈現方式極為腦洞大開,全片都在以超乎感官和認知的方式敘述相當深層的議題,內含著原生家庭、母女關係、婚姻、生命本質、同性議題⋯⋯等非常多的元素,但卻可以在看似混亂之中,給予非常完美的秩序。

在本篇,我會以「我的宇宙」來分享我的心得和分析,還沒觀看電影的人,請斟酌閱讀喔!


從第一章的千生萬世(Everything),呈現著秀蓮的思緒總是無法專注當下,要舉辦父親的派對、面對威門提出離婚、女兒要出櫃、洗衣店要報稅,種種事情排山倒海而來,在這裡其實就可以看出,她平時疏忽於「整理」,並且很容易批判和抱怨外在情境,意識也很容易飄入了她自己的期待幻想之中。

面對父親,她有著過去的怨恨,可又為了要討好而擺脫不了父親帶來的框架和束縛。

面對丈夫威門,她嫌棄他總是做老好人,懦弱無能,逼得自己要扛著許多責任,導致家庭氣氛越漸緊張。

面對女兒,她無法接受女兒出櫃,想要關心卻又說出辱罵的話,甚至到後來認為女兒是被豬八土扒姬影響才變成同性戀。

面對生活,報稅這一情境也再度呈現著秀蓮日常的生活是多麼混亂。

所有的外在呈現,都是自我內在的投射,當外在世界雜亂無序的時候,也意味著秀蓮的內在是相當混亂,缺乏整理的。


「正因為你一事無成,所以才有無限可能。」

a威門所講的這句話令我印象深刻,在這部電影裡多重宇宙的設定是,本宇宙的秀蓮每一刻選擇都可能分支出一個新的宇宙,而其他宇宙的秀蓮也能夠再分裂宇宙,這正如同我們每一個念頭在出現的當下,其實都已存在和發生一般,所有可能性都存在於此時此刻。

一事無成,也形成了所有可能性都可以在這一事無成之中誕生,就如一張白紙,想上什麼顏色都可以。

而宇宙搖的設定也十分有趣,無裏頭和搞笑之中,它代表的是「嘗試新的行為和想法」,就如同在現實中我們往往都遵循慣性模式生活,畏懼改變和未知,打破慣性正是宇宙搖想傳達的概念。

值得注意的是,在秀蓮第一次的宇宙搖中,她需要對敵人真心說出我愛你才能觸發,在這裡正象徵她需要以愛和善對待外在,才能真正開啟內在的愛,原諒自己,開啟自我療癒的旅程。

「每個逝去的當下,你都在擔心自己活得不夠圓滿。」

在秀蓮穿越至其他宇宙的自己前,就已在假想的缺憾、幻想和怨懟的日常中,使得當她看見那些可能性真的存在時,越無法接受現在的自己,更令她自己的狀況越加不穩定,流連於其他宇宙的自己。

這樣的抗拒就如同許多人在面對生命不如預期時一般,我們總會想「如果當初⋯⋯」、「早知道⋯⋯」卻忘記了接納當下,隨著生命順流,帶著更廣闊的視野看待生命想呈現的樣子。

當我們的注意力飄散於過去或未來,正遺忘了把握此刻此刻,那這個當下,其實也變成了未來我們的遺憾。


在第二章碧落黃泉(Everywhere)中,揭開了豬八土扒姬的由來,她是在a宇宙被a秀蓮所創造出來的反派,可她真的是反派嗎?其實不。

在後階段喬伊就表明了:「我不是為了殺了你而尋找你,我只是在尋找一個能夠看見我所見、感覺我所感覺的人。」正因為她在a秀蓮的實驗下看見了宇宙的真相,才更想尋找某一位秀蓮也能看見自己所見。

這裡所呈現的,其實就是在新生代出生的孩子,他們有許多的新鮮想法,不被上世代的父母、長輩所理解,渴望被愛、肯定和理解,但又因為無法獲得而產生了破壞性。

當秀蓮因為各種的穿越下也逐漸的迷失了原先的自己,又因為看見了所有可能都存在,並沒有好壞對錯,在這個章節的秀蓮慢慢走向了喬伊的路,在破壞二元中形成了執著和極端。


接著就要講到整部最關鍵又是最令大部分人看不懂的——貝果,在這裡我不探討任何哲學主義,純粹以靈性角度來分析。

貝果是喬伊在穿越多重宇宙獲得超能力後,集結世間萬物的事物、想法、訊息等所生成的,有著黑洞一般破壞的引力,在這裡,它象徵著的是虛無、深淵、黑、惡,而女兒也正是這樣的代表。

到這裡可能已經有人聯想到秀蓮象徵著什麼,正是喬伊的對立面,萬有、光明、白、善。或許會有人想,既然秀蓮是光明是善,為什麼到第二章卻有破壞性?這其實就如太極,白中仍有黑,當善過度極端也會扭曲。

而在此刻的秀蓮,也尚未悟得真正的善,真正的合一,只是因為過度吸收訊息導致了厭倦,認為生命既然是空,那就是一場無意義的戲。

當喬伊帶領秀蓮正視貝果的時候,這一幕有個有趣之處,在貝果空間的其他人是無法直視貝果的,這就像是一群迷茫的人無法看清自己,只能透過喬伊的思想做為自己的信仰,盲目跟隨。

這也反應當今許多人習慣仰賴他人的視野,而忘了生命是自己的責任,唯一的老師也只會是自己。


而整部片中要說一個我最喜歡的劇情,非石頭莫屬。

經歷了前面一大串劇情的混亂,視覺和聽覺都被快節奏的攪弄一番,來到了可以說是整個劇情中畫面最舒服的一幕,不自覺地讓人沉浸在這靜謐之中,沒有任何的聲音,卻帶出了最飽滿的訊息。

在這一幕他們作為石頭,不再需要面對塵世的喧囂,過度的思考,不再有溝通上的衝突和障礙,就只是靜靜的,在這

也讓觀眾在畫面衝擊後能夠隨著主角們化作石頭,一起好好呼吸,好好「存在」。

這也使得秀蓮終於和女兒有了真正心靈上的交流,以及那句對於亞洲家庭來說得來不易的道歉。

而在這裡也呈現出,我們是萬物,萬物即是我們,一切都在我們之中。


第三章此生此世(All at once),秀蓮在看盡一切百態後,仍然選擇了去面對這一切,在多個宇宙穿梭後的經驗,也讓她有了更多對生命的感受,而不再只是厭倦。

將她拉回的,卻是她從開頭不斷抱怨和嫌棄的丈夫威門。

在第二章因為看透一切而說出傷人的話語,但威門並沒有因此放棄秀蓮,尤其在第三章派對宇宙中他善後著秀蓮闖出來的禍,進而觸動了秀蓮已經忘記許久的,內在的愛。

「當我選擇去看事情好的一面,我不是天真,而是策略性以及必要性考量。那是我的求生之道。」威門這麼說著,同時也提點著秀蓮善良是對自己本質的選擇。

這促使秀蓮在多個宇宙中展現她的善,擁抱每一個因自己而受傷的人,而這裡也代表著,她在與每一個面向的自己和好


「你不是不可愛,每個人總會有可愛之處。即使是在一個非常非常愚蠢的宇宙,我們的手指都成了熱狗,但我們變得很會用腳啊。」

在結尾,秀蓮在眉間貼上了眼睛,這裡是眉心輪,也就是第三眼的位置,象徵著覺知和清晰,帶著這樣的視角,她給予了每一個阻礙她靠近女兒的人,他們所需要的愛和溫柔。

針對不同人的需求,以他們真正想被對待和接納的方式愛他們,是香水、是皮鞭、是整骨的手,甚至只是一句「你永遠值得被愛」的話語,尊重他們的二元,便是秀蓮在完整自我後的展現。

尊重,但也有著「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二元。

而放手,便是秀蓮對女兒喬伊的愛和尊重,這同時也是所有關係最純粹的模樣——允許他是他自己。

同時秀蓮不再需要象徵著指引的耳機,因為她就是她自己的導師,她懂得了傾聽內在的指引,不再會被外在所干擾,她能隨時穿越宇宙,但她也明白所有可能性她都可以在此刻呈現,她完全的接納現在這個最爛的自己,因為她知道,一切都沒有框架,只有體驗。

最後,她也清楚自己要在本宇宙接納那些選擇,真切的看待此刻當下所能把握的一切。

對女兒述說著「在所有我能去的地方裡,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這是只有她們能了解的最深的「我愛你」。


從一個充滿批判、怨懟和過度二元,到尊重、理解、愛和善良,從中我也看見了自己曾經的心路歷程,有很多人看得又哭又笑,明明很容易受感觸的我意外的沒流下淚水,反而笑得很盡興,我想這也是因為過了那種從深淵走向光明的感動時期了吧。

很滿足。

去做屬於你的宇宙搖吧!大膽些,做為一個過來人,我可以很肯定地說:生命永遠有禮物。

當你開始真正困惑生命,而不是帶著憤世嫉俗的心疑惑時,開始傾聽你的內在,這意味著你正準備完整自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