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洛夫
蘇洛夫

多維新聞記者,專職分析產業政策、經濟,偶爾發癲罵一罵政府

台灣殺「積」取卵 當心半導體被玩成「絆倒體」

原文發表於2021/5/20《多維新聞

當前各主要經濟體的產業界日漸走向後疫情時代,儘管全球疫情持續,仍存在高度不確定性,因而產能要復甦到疫情前的高點還是任重道遠,但是各大企業無不趁機佈署新的賽道,以便坐收復甦紅利,並且完成產業升級轉型,期望在市場殺出一片天。綜觀產業升級的手段聚焦在5G應用、雲裝置存儲、AI演算等,而晶片正是讓這些手段化作現實的重要原料,晶片因而出現嚴重的供不應求,爆出了當前的全球晶片荒。

晶片荒的爆發讓稀缺的晶片產能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當前世界上擁有最大晶片產能的地方就是台灣,台積電等公司在台灣紮根,在台灣建設了全世界最發達的半導體供應鏈,佔據了全球晶片製造超過60%的市占率,台積電也掌握了最先進的製程,並擁有最高的良率,台積電CEO魏哲家前批露,將規劃在台灣南科佈署5奈米製程,以及在竹科佈署2奈米製程,維持高階製程佈署在台灣的策略。

魏哲家表示台積電將會繼續把高階製程留在台灣。圖左至右分別為台積電CEO魏哲家、董事長劉德音。(中央社)

但是此前不少媒體揭露,台積電將要加碼在亞利桑那州建設6座晶圓代工廠,其中也包含了3奈米製程產線,儘管台積電對此並無任何正式回應,但是近期台灣發生的一些事件,似乎也讓台積電按奈不住,準備要加大將產能佈置在台灣以外的地區了。

此前台灣分別在5月13日及5月17日,短短不到一週內發生兩次全台性的停電事件,起因是位於高雄的興達電廠機組跳電故障,事實上這個事件的發生並非偶然,據台電公司內部員工透露,電網已經連日出現電壓不穩定的狀況,事實上就是發電機組超荷發電造成的。在5月13日的停電當時,台積電等企業因為有專屬的高壓電力輸送線路,因此並未發生停電造成產能損失的情況。但是在5月17日的停電之前,據報曾接到台灣經濟部長王美花的電話,表示希望台積電能夠將產能降載,以挪騰出足夠的備用電力供應民生用電,儘管台積電表示遵從,但是緩不濟急,大範圍輪流停電還是發生了。

台經濟部長王美花(左3)5月13日晚間率領次長曾文生(左2 )、台電董事長楊偉甫(右2)及電力調度處長吳進忠(左)等人,在記者會中為高雄興達電廠跳機導致全台大停電一事,向民眾鞠躬致歉。 (中央社)

另一方面,台灣的水情持續告急,供應台積電三大園區用水的水庫中,供應竹科用水的寶山及寶山第二兩座水庫蓄水量不足一成,供應中科園區的鯉魚譚及德基水庫蓄水量均不到5%,供應南科園區的曾文水庫剩餘水量不足一成,南化水庫跌破此數值也是指日可待,而位於桃園為竹科園區「拔刀相助」的石門水庫,蓄水量在短短2個月內從三成跌到現在僅剩一成多一些。



這些悲慘的數據讓台積電實在是無法安心坐住,早已在台中地區啟動運水車,從建築工地直接取水供應中科廠區。近日台灣中央旱災應變中心也宣佈,如果5月31日之前水庫集水區無法湊到100毫米的降雨量,將會在6月1日對新竹地區實施「供5停2」的停水措施,竹科園區也會減少17%的供水量,這讓台積電不得不為了供應竹科廠區用水而加派水車了。根據台積電在《2019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批露數據揭示,台積電在竹科園區的日用水量達5.7萬噸,而業界估計,為了滿足竹科園區的用水不至斷供,台積電可能要再額外編制8億新台幣的運水預算。

為因應供水量不足,台積電出動運水車從台中市的工地取水。(中央社)

張忠謀曾指出台積電是一分鐘都不能斷電的,當前的供電情況是否能滿足這一需求,蒙上了大量的不確定性;用水亦是晶圓廠必不可少,其濕刻製程及晶圓清洗皆需大量用水,台灣「天公不作美」的情況下,各大水源區的水量能否回復也未可知。

企業所希望政府扮演的角色,就是提供基礎設施,包括可確保契約順利執行的法規制定,讓貨物能夠順暢運輸的道路建設,穩定的水電供應等,然而蔡英文政府對於水電供應卻沒有任何立即可用的法子,無論是其規劃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大潭電廠燃氣機組增設、海水淡化廠、離岸風電、光電設施等,皆需耗費數年才可使用,而且離岸風電和光電設施還深受天候限制,發電成本高且不穩定,顯然遠無法滿足台積電對穩定電力的需求。

當前台積電還尚未擴產完畢,水電供應已如此險象環生,而當前全球陷入晶片荒,各界都在指望台積電產能不要停歇以協助生產晶片,卻還要因為經濟部長以「電量不足」的要求降載減產,這簡直是情何以堪,該如何向客戶交待?難道是因為經濟部長「良心發現」,覺得經濟不應只是一組又一組的冰冷數據,而是應當要惠及民眾的「經世濟民」之學了嗎?在蔡英文迎來任職5週年,以及8月28日公投、2022年地方選舉接踵而來的當下,顯然不是的。

任意的降載減產都會造成出貨時間被推遲,生產排程被打亂,也會影響台積電長期以來與客戶建立起來的信賴關係,而這是台積電之所以能夠稱霸業界的基石之所在,倘若客戶因為背後的「基礎設施問題」而減少跟台積電下單的意願,就會長期侵蝕台積電的獲利能力,無異於殺雞取卵。若總是要配合政策給台灣政府作面子,但是台灣政府卻無力幫台積電解決最根本的問題的話,那或許會讓台積電認為「根留台灣」的成本過高而拂袖離去,屆時台灣政府就要面對把曾經傲視世界的半導體產業玩成「絆倒體」的爛攤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