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洛夫
蘇洛夫

多維新聞記者,專職分析產業政策、經濟,偶爾發癲罵一罵政府

一種限電各自拉閘 台灣豈有得意洋洋的本錢

近期全球煤礦價格暴漲,間接造成中國大陸發生全國性質的大規模「拉閘限電」,東北地區尤為嚴重,吉林省的吉林市甚至有水務公司在公眾號發布公告稱,為執行有序用電將執行「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停電限電」,愣是讓網路輿論炸了鍋。

中國大陸東北地區一間公用事業企業「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停電限電」的通知,讓網路輿論炸了鍋。(微博@四川日報)



無論造成此情況的原因是中共中央的調控出現失誤、地方官員的執行失誤、民間企業的突然大規模開工、為了達成減碳目標,或是真如同自媒體帶風向稱「中央在下一盤大棋」,中國大陸事實上在整體的能源供應還是高過需求的,但在發電配比上確實是需要調整過快往綠電邁進的步伐,電力調節配置上也還需要時間做因應的建設調整。

大陸拉閘限電 台灣幸災樂禍反遭打臉

台灣當局似乎對於中國大陸「拉閘限電」的現況是「樂翻了」,台媒《自由時報》立馬翻出陸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上,批判台灣於今(2021)年5月中旬兩次停電,台灣政府處理失當的舊文,對其進行「鞭屍」;台灣著名財經專家謝金河,聲稱中國大陸限電將導致其失去世界工廠的地位,稱繼網路、地產後,製造業這條腿也會被打斷;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也在台灣立法院的質詢中透露期待台商「鮭魚返鄉」的樂觀情緒,要求台灣經濟部對電力使用情形進行盤點。



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圖右)質詢台灣經濟部長王美花(圖左),中國大陸拉閘限電是否會引發台商回台。(截圖自Yuotube國會頻道)



對於邱議瑩的「期許」,台灣經濟部長王美花相當謹慎、低調且克制,僅僅回應了「台商們仍正在觀望」。如果說此前王美花應對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要求台積電提交營業機密數據,其表現是堪稱懦弱、膽怯,這一次面對立委要求展現的保守克制倒是合情合理且有其必要。

就在中國大陸「拉閘限電」事件爆發沒多久後,台灣在9月27日及28日兩日,也發生了多處區域停電的狀況。9月27日夜間,高雄市的工業重鎮楠梓區,發生停電且路燈、交通號誌停擺的狀況,影響四千多戶的民生用電;9月28日的凌晨發生的事件影響更大,台北市士林區、新北市三重區、蘆洲區及五股區發生大規模跳電,影響戶數達23萬戶,引發台灣網民抱怨「冷氣停擺被熱醒」,也讓缺跳電的恐懼心理再度襲來。

台電公司在10月7日用盡了所有發電手段後,電力備轉容量率仍僅剩不到4%。(截圖自台電公司官網)



而到10月7日的下午時段,台電公司在官網亮出了備轉容量率僅僅剩下4%的「橘燈」(實際上應當是紅燈)的警示燈號,彼時台灣全境的用電量為3,675.7萬瓩,而最大供電能力僅僅為3,933.2萬瓩,這是在全部的十座抽蓄水力發電廠都已經用上的情況下產生的數據,換言之,若是用電量再繼續往上增加,台電公司將會完全沒有任何後手可以應對。甚至一些台灣的公用事業也傳出,收到台灣國營事業委員會緊急發送訊息,要求啟用自備的發電機投入發電,以降低台電公司的負載。

供電「基本面」不佳 難期待台商「鮭魚返鄉」

台灣的「護國神山」台積電,以及竹科園區的一眾科技企業,在今年5月份被台灣經濟部要求自備柴油發電機,這對科技業者們來說是極其傻眼的,以往這些「嬌寵」的科技業者,是最被台灣政府照顧呵護的,如今卻落得必須自行發電以自救的境地。在科技企業用電需求增速最為快速的時期,卻必須額外自行籌備電源,說明了台灣經濟部規劃的發電能力出現了問題,已經不足以照顧這些為台灣創造最多GDP產值的企業,在此情況下,要如何期待台商願意「鮭魚返鄉」?

台灣整體用電量不斷創高,既有的發電量以難以迅速填補缺口。(截圖自台電公司官網)



事實上並不僅僅是產業界和民眾擔心缺跳電,民進黨政府當是更害怕此事發生的,在5月中旬的兩度大停電的重擊下,台灣民眾對於蔡政府「燃氣50%、燃煤30%、再生能源20%、核能0%」的激進配比已呈現高度不信任,與能源政策相關的「護藻礁」及「重啟核四」公民投票案將於12月18日舉行,民進黨翻車的機率並不低,一旦翻車可能會讓其在2022年的地方首長選戰再度吞敗。不過對於民進黨政府來說,頭已經洗下去了就不太想要回頭了,不知依賴側翼網軍在網路平台打「空戰」還能支撐多久?

疫情致使原料開採困難、海運成本推高,促成全球燃料價格推升,與全球貿易高度掛勾的中國自然也無法完全不受影響,只是這一影響的方式,在不同地區是以用不同的型態呈現出來,例如在公用事業主要由國家掌控的亞洲地區,是以限電、停電的方式呈現,而在歐美等公用事業由資本市場主導的地區,則是以中小型事業體倒閉、電價上漲的方式呈現。但深究背後的根本原因,都是受制於發電成本居高不下,因而以限制生產、倒閉或漲價的方式呈現,本質上來說並不是出現根本性的電力供應不足。

而台灣政府則是毫無顧忌的邁開步伐,用極為激進的手段來「擴大燃氣及綠電佔比」,不惜冒著電力供應不足的風險,也要將現役核電廠的機組停機解聯,阻止核四廠的重啟,而投入大量資金在光電、離岸風電、燃氣電廠的發電量,卻難以完全補足電力缺口,產業界要如何在如此嚴苛的條件下擴充產能,還要能維持利潤,放心在台灣拼經濟呢?

原文發表於2021/10/8《多維新聞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