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lingual labourer

2020Matters年度问卷 | 被架空的时间

1.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在2019年的最后几天,我看到有“不明原因肺炎”的新闻的时候,其实就暗中预料到会有一场瘟疫,所以COVID-19对我而言其实并不算是“意想不到”。这件意想不到的事应该是:我今年居然读完那么少的书(16本)。而iPad里面躺着的待读书目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许多的书都只是草草地翻了几页就弃读,或者是读了一半,想要缓一缓再继续。

“读书少”对我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谈这个也太羞耻了。不是说我花在读书上的时间变少了——实际上是变多了,而是说我有太多的信息需要摄入、消化和思考。今年绝对是信息爆炸的一年。所以, “读书少”其实没有对我的生活做出什么改变,我不会因为它感到愧疚,更不会停止读书。

2.     2020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

Matty设置的这个问题不是一般的难(笑)。

一件小事:年初的时候,母亲告诉我家里的车库多了一窝小猫,是不知道哪家的母猫钻进来生的。她问我要不要把小猫带回家养。我顿时陷入了一种很无奈的境地里。如果带回来养的话,我未必能养好。常年在外地求学,亦无法时常照顾小猫,以后也必定会经历一些生离死别;如果不带回来养,将小动物弃之荒野也不是很人道的做法。好在数日后,母猫的主人找到我,来把小猫们领走。我算是松了口气。

这件事有什么“意义感”呢?大抵是我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上帝”去决定生命的去留,但这个“上帝”的能力是有限的。再看瘟疫中的生命,他们又该如何自处?真正的上帝(如果有的话)又如何决定他们的去留?

3.     全球疫情依然嚴峻,請記錄一件你認為值得銘記的疫情事件。

每一天,每一个地方,每一个逝去的个体都值得铭记。人为什么会害怕死亡,为什么会缅怀逝者?因为死亡不仅是肉体的消亡,更是逝者身上所承载的一切价值的结束,他们仅在某个被偶然提起又稍纵即逝的姓名声波里重现。受害者没有也不应该有三六九等之分,所以没有什么事件比什么事件更值得铭记。

4.     2020出行受限,如何改變了你與他人/世界的關係?有沒有什麼人/事,是疫情過去你一定要去見/做的?

我被迫参与到了一个历史事件中,我很有发言权。但历史从不关照人的心灵,所以在历史叙述中必定不会有我的声音。我需要反抗(révolte),才能证明我活过。这就不仅仅是读书了,还需要每日与昨日的自己脱钩(décoïncider)。至于怎么做,我也还没想好。但我总得留下些什么。

在COVID-19前,我计划2020年的夏天独自前往格鲁吉亚旅行,所以当世界恢复正常后,这将会是我的第一个目的地。

5.     說一件你在2020年遭遇的、難以解決的矛盾,這裡的矛盾是指:你感受到自己的信念與行為產生了衝突。

我原本打算在今年九月到法国交换,以及一年多后到欧洲某国继续学业。现在呢,很有趣,腿离那儿远了一步,但是学识和语言水平又往那儿近了一步,总体上是原地踏步。当然,这种冲突是被迫产生的。我有时被这种焦虑裹挟,有时又觉得希望犹存。

6.     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我一直不能容忍任何形式的不合理的暴力。

如果我可以说,我会说我理解了香港人,还有他们的立场,他们的做法所传达的信息。而这些,在去年反修例运动的开端我都无法理解。

理解不等于认同,也不等于不认同。倒不如说我会选择一个“辩护律师”的角色。现代社会成员显然不能抛开程序去追求他/她心中的正义,这样只会导致另一种非正义。当我评论他们的“暴力行为”之前,我是否也有必要知道“真的是这样吗”以及“为什么”?复杂的事件面前,如果仅用寥寥数语就阐明了原因,就可以划清界限,对任何一方都不是负责任的态度。法庭便由此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在这件事情上,我希望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宣泄情绪而站队,但我可以十分肯定地说:许多人对于他们的态度,绝对不是一个正确的、应有的态度。

7.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变得不那么压抑自己了——换句话说,纵欲的基因释放了。但并没有更喜欢自己的身体,我一直和我的身体保持一种疏离而得当的关系。

8.     經過2020年,你內心是否有找到一個關於自己,不可停止之事嗎?

夺回我的语言,找回那些被话语体系架空的意义,不要污染它,不要被人剪掉舌头,自由地使用它。

9.     請與我們分享你在 2020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最常听的一首歌:Secret Room – Federico Albanese

最爱的一本书:《到灯塔去》To the Lighthouse ——伍尔夫(Virginia Woolf)

印象最深刻的一部电影:《无主之作》Werk ohne Autor

10. 最後,能否請你用一張照片代表你的 2020 年。

我特别喜欢这张:一个人站在黑暗的夹缝中寻找光明和温暖,摄于2020年2月,广州二沙岛。

夹缝


11. 請填空:2020,__ matters.

选一个简单的词:2020, it matters.

这里的it指的是2020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20 Matters | 11個問題,記錄你的2020 (超難寫的Matters年度問卷又來了!)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