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lingual labourer

在重庆,人和相机的暴走

1月6日学期结束,10号飞到重庆,开启每年1-5次的独自旅行(2021年第一次)。重庆是我的目的地清单里面最靠前的城市之一,仅次于第比利斯和布加勒斯特。这个城市的人、河流和建筑奇妙地结合在起伏的山间。

在重庆的几天,iPhone的健康数据显示每日攀爬超过200层,再加上我有恐高症,所以走起来十分不容易。然而,我认为重庆仍然是全国最适合扫街(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拍照)的城市。

那就话不多说,来看图吧。

千厮门嘉陵江大桥

由于重庆地形崎岖,嘉陵江和长江将重庆城区分割,因此河流与陆地之间桥梁众多,又可以称之为“桥都”。上图为千厮门嘉陵江大桥,对面为渝中区。摄于重庆大剧院。

千厮门嘉陵江大桥

使用长焦镜头后可以看清楚对面的洪崖洞。

朝天门隧道

步行穿越朝天门隧道,搬货工人正经过隧道口。

黄昏——千厮门嘉陵江大桥

另一座设计类似的大桥是东水门大桥,穿越长江,连接渝中区和南岸区。

湖广会馆,眺望东水门大桥
东水门大桥全景
东水门大桥与长江索道

使用长焦镜头后可以看见长江索道。索道票价是单程票20元,往返票30元。由于是工作日,所以日落时分乘坐索道的时候不需要排队。

长江索道
长江索道

另一天的黄昏时分,我去了两路口,远观菜园坝长江大桥。

菜园坝长江大桥

除了桥梁之外,重庆的地形亦造就了各种生猛且具有野性的建筑奇迹,例如巧妙利用地形落差,20多层却无电梯的白象居(可以在东水门大桥全景图中找到,中间最左侧的居民楼)。

索道列车外的白象居
从白象居旁划过的长江索道
白象居
白象居与东水门大桥

白象居所传达出来的建筑内涵也许正是重庆人内心的泼辣和大胆。在旅行的最后两天我还去了海棠溪。这里的一座筒子楼成为了“网红打卡点”。这一13层的建筑依然是无电梯设计,但高层的居民并不需要从一楼开始爬,因为一部分楼层通向了山上的地面,可以直接从半山进入楼层。重庆的许多居民楼都采用了类似设计。

海棠溪
海棠溪
海棠溪
海棠溪

接下来看点现代的。从渝中区的朝干路、新华路和陕西路往朝天门方向望去可以看到重庆来福士填充了视野。

重庆来福士
左下为白象居,上方为来福士
南岸区钟楼洞口远观朝天门(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里面的人是我

对于看展男孩来说,还有一个不能错过的地方——四川美术学院罗中立美术馆。

罗中立美术馆
罗中立美术馆
罗中立美术馆
看画的人们

最后再加一些杂图。

菜园坝长江大桥上的人们
悬空轨道(两路口天桥)
海棠溪码头的垂钓者

完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