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說,不說了。
不好說,不說了。

當前目標:寫完念力修仙機關術

念力修仙機關術1

(edited)

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空間中,一名身著黑色大衣的男子,閉著張開也無用的雙眼,靜心凝神的感知著身邊的一切。

​ ​ ​ 突然間,感受到某處空間的波紋變異,男子伸出右手一劃,伴隨著咻咻的風切聲,一道黑影往變異處飛去,在金屬摩擦的吱呀聲下,一道如同氣泡破碎「啵」的一聲響起。

​ ​ ​ 與此同時,四周同時出現十來道光芒,每道光芒中,竟都出現了一位高舉手中巨刃、身穿金屬鎧甲的重裝步兵同時躍向男子。

​ ​ ​ 只見男子面無表情,睜開雙眼後說道:「就這?」

​ ​ ​ 隨後他右手握拳後又一張,那道黑影迅即轉瞬間分裂成十來道襲向士兵,將眾士兵胸口穿透後,在光芒的照射下熠熠生光,細看之下,竟是一柄柄樸素簡約的金屬細劍。

​ ​ ​ 眾士兵被穿透後,隨著氣泡破碎聲響起而消失,但留下的光芒卻有增無減。一聲稚嫩的「哼」傳來,光芒照亮了整個空間,帶來了另一種意義上的伸手不見五指,男子只好無奈的再次閉眼,否則恐怕眼睛就要瞎了。

​ ​ ​ 然而他手上動作卻未停滯,只見他雙手一合後再次分開,那些細長的飛劍,竟也隨之聚攏後再次分裂,但這次卻分裂成破百道劍身更細的長劍,朝四周飛去。

​ ​ ​ 「啵、啵、啵…」的聲響此起彼落,原本刺眼的白晝隨之黯淡,只見一隻隻醜陋不堪的一米大小蟲類生物,被分裂的細劍釘在半空中,一樣隨著道道破碎聲緩緩散盡光芒消失。

​ ​ ​ 「嘿…模擬戰可不能只是玩玩對吧,艾薇?」男子雙手插入大衣口袋,搖著頭張開眼對著某處空間說著。

​ ​ ​ 「唔…你真的準備好了嗎?剛剛那些蟲子都是小嘍嘍,接下來顯像的,將是你未來初戰最有可能分配到的對手,百夫長級別的星蟲。」帶著稚嫩卻老成的語氣,一名銀髮、看起來約是十二、三歲的女孩在男子的視線中,猶如幽靈般緩緩出現在空間中。

​ ​ ​ 男子毫不猶豫的維持平靜點頭道:「該來的總是要來。」

​ ​ ​ 被稱為艾薇的女孩眉頭一皺,咬著牙豁出去般道:「好吧,我會用我收集到的資料,忠實再現一種星蟲百夫長『百足』,從外象行為到戰術策略,其完整實力都會根據資料出現,小心了!」

​ ​ ​ 女孩說完,空間中先是一暗,接著點點星光散布,一片星空就此呈現。而後一隻直立後有一獨棟三層透天厝大小、形似蜈蚣卻有著狀似人臉的巨蟲,猙獰的出現在男子面前。

​ ​ ​ 「雖然早在記憶庫裡閱覽過小形立體顯像,但當牠如此在眼前真實重現,還是令人如臨夢境般無法置信。」即使字裡行間充滿著訝異,但從表情和語氣卻完全看不出來,男子依舊淡淡說著。

​ ​ ​ 「咻!」男子剛說完,一道殘影從百足的尾巴閃現,瞬間掃過男子身軀,然而卻未留下任何血肉。就在百足疑惑間,男子在上方以左手兩指點著額頭出現,兩眼盯著百足,右手由外而內一劃,方才的百道細劍便由四面八方飛向百足,轉眼便要將百足給穿成刺蝟。

​ ​ ​ 然而百足口器一張,一陣刺耳的高頻爆音席捲而來,男子腦中一陣疼痛,飛劍也跟著一頓,接著百足的尾巴再度以留下殘影的高速,將所有飛劍一掃彈開。

​ ​ ​ 男子皺著眉頭,忍著疼痛保持浮空狀態,拉開距離後輕道:「真是直透精神內在的音波攻擊,這是在知道我們念力作戰體系下的攻擊嗎?還是本能?」

​ ​ ​ 艾薇嘆了一口氣道:「這種攻擊方式確實是他們的本能天賦,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已經習慣了我們擁有『念力』這回事,並且早已不懼。」

​ ​ ​ 男子在遠處依舊用念力操作那百道飛劍,不再是一擁而上,而是數道數道的分批擾敵,打算以此觀察百足的行為模式和能力。這一番觀察,卻讓男子越來越驚訝,這家伙的全身超硬,即便有幾把飛劍在尾巴被牽制時偷偷穿入其防禦圈,卻也只能在百足身上留下淺淺的白痕。

​ ​ ​ 繼續尋找破綻的同時,男子問道:「早已不懼?但他們還是在星空戰中被聯軍給一步步逼退了吧?在『戰神』和『大戰士』們念能的絕對力量下,他們又能怎樣?」

​ ​ ​ 然而這問題,卻換回了艾薇的靜默。

​ ​ ​ 「艾薇?」

​ ​ ​ 男子一邊呼喚,一邊將數把飛劍聚合成一把稍微正常點的長劍後,將其握在手中之後,用念力操縱著自己的身體,加速朝著百足飛去。

​ ​ ​ 「才不是…」

​ ​ ​ 聽不清楚艾薇的聲音,男子決定先專心的解決百足再說。

​ ​ ​ 「才不是這樣子…」

​ ​ ​ 男子已經飛到百足眼前,尾巴依舊被其餘飛劍牽制著,打算趁此時用聚合過的長劍,斬去百足的全身最脆弱也最重要的地方,頭部。若資料庫沒錯的話,這樣聚合過後的硬度,足夠了。

​ ​ ​ 然而百足那近似人臉的表情卻是詭異一笑,接著其「百足」上的「腿毛」,在那瞬間根根豎立後彈射而出,數百、上千道猶如子彈般,朝著男子飛來。

​ ​ ​ 男子眼中精光一閃,左手離開額頭後在身前一攤,伴隨著周圍數道空氣漣漪產生,那些子彈便靜止在那些漣漪波紋中,像極了某部電影的名場面…噁心視覺加強版。 ​ ​ ​ ​ ​ ​ ​ 眼看離頭部只要再飛越一秒的距離,男子高舉手中長劍準備。然而百足頭部的一對觸鬚,卻在此時如鞭子襲來,於是男子揮下手中長劍,斬斷了一隻觸鬚。卻被另一隻觸鬚抓準時機,趁機從右邊來一鞭。

​ ​ ​ 男子再次舉劍一斬,不料那隻觸鬚卻是一閃而過,只是個虛招。那瞬間,男子在百足那擬人化的臉上,看到了極度奸詐的笑容。兩道長長的影子,如同剪刀般往男子腰部剪去,竟是百足的口器瞬間伸長了。

​ ​ ​ 男子眼中青色光芒一閃而過,特製的身體和戰鬥裝,隨著念力通透而極度堅韌化,雙手一撐便擋下了那對銳利如刀的口器,但可怕的衝擊力,仍然讓長劍脫手而出。

​ ​ ​ 意料之外的抵擋,百足一愣後隨即張口,打算再次發出音波攻擊。只要讓對手恍神片刻,念力失去控制,即便回神後操作念力的雙手也被束縛住,這樣贏的就是自己;再配合剩下的觸鬚擊向男子,雙管齊下,他死定了。

​ ​ ​ 然而此時眼前的男人,卻是抬頭面無表情的瞪著自己,在其眼中開始發出紅光;百足知道這是男人透支腦部,急速運轉念能動力爐產生的熱光。

​ ​ ​ 眼見男人鼻血緩緩流下,接著,恍神的卻是自己?

​ ​ ​ 男子眼中透著紅芒死瞪著百足,如同百足所想的正用自己最大的念能輸出抑制其行動和思考。

​ ​ ​ 「事實上,念力輸出是不需要任何動作的,手只是輔助罷了。當然,不可否認的,欺敵也是其中一個目的。」

​ ​ ​ 男子淡淡說話的同時,一把飛劍從百足剛剛張開的口中閃入,從其腦後穿透而出。當然,這不只有穿透的效果,劍上滿載的念力在穿過百足腦部的時候,有如颶風過境般將其內部給搗個稀巴爛。

​ ​ ​ 百足如同先前的假想顯像們,慢慢散著光芒消失,同時這片空間一亮,星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間巨大的庫房,白色的牆壁,在頂端數排大燈照耀而下一片雪白。

​ ​ ​ 男子落地後,將所有飛劍召回聚合,回復成一把收回背上的特製劍鞘後,一屁股坐在地上,雙手支地緩緩喘氣道:「確實難纏,以我目前的實力,對付一隻便是極限了。」

​ ​ ​ 艾薇緩緩降落在男子身邊,男子見狀勉力起身道:「結束了吧?今天的訓練是個寶貴的經驗,這樣一來,我下個月前往戰場就更有把握了。」

​ ​ ​ 「逃吧…」艾薇低頭呢喃著。

​ ​ ​ 男子依舊聽不清,或者是不確信自己聽見的:「你說什麼?我聽不太清楚。」

​ ​ ​ 艾薇此時卻突然撲向男子懷裡,大哭道:「我說逃跑吧!子丑…逃跑吧…」

​ ​ ​ 「怎麼回事?」被稱作子丑的男子安慰艾薇問道,然而艾薇卻抬起頭,歇斯底里說:「我不想看到你去送死,所以逃跑吧…子丑…逃出這星球…不…逃出這片星域!」

​ ​ ​ 「怎麼了?」子丑摸著艾薇的頭問道。

​ ​ ​ 「守不住了…這個星球…不…這片星域都守不住了…沒救了…」

​ ​ ​ 隱隱約約明白什麼的子丑道:「你是說和星蟲的戰爭嗎?聯軍不是節節大勝嗎?難道在我們星球獨有的念能天賦新人類加入下,依然輸了場大戰?但我們還有『天干戰神』帶領的五位強化念力爐人造人『大戰士』,相信很快就能取回優勢吧?」

​ ​ ​ 「才不是這樣!我們從來就沒贏過!」艾薇聲嘶力竭的哭喊,然而子丑卻是一貫的冷淡表情,兩人就這樣靜靜對視了一會,艾薇才打破僵局道:「你不信?否則怎麼還能這麼平靜?」

​ ​ ​ 「不,我嚇得腿都軟了,只是我也是半個機械製品,這人工肌膚當然看不出表情。」

​ ​ ​ 艾薇道:「騙人,明明這人工臉皮就有連接情緒神經元。」

​ ​ ​ 子丑撓頭道:「呃…好吧,自從被改造後,我好像就忘了情緒這回事。」

​ ​ ​ 就這樣,兩人再度無言對視。最後,在子丑的平靜模樣下,艾薇終於放鬆的噗哧一笑。

​ ​ ​ 子丑再次席地而坐,拍著一旁示意艾薇一同坐下道:「可以跟我說說了嗎?」

​ ​ ​ 艾薇沒有遵照子丑的意思,反而不管不顧的把子丑大腿當枕頭般躺下,緩緩道:「就如你說的,在絕對的力量下,也不能怎樣。然而,擁有絕對力量的是星蟲一族,我們從一開始就沒贏過任何一場大戰。戰神和大戰士們確實在登場戰一開始有給敵人一些反抗,但這樣的力量卻在二十分鐘後就被完全破解、壓制,只能延緩敗退的速度。最後,他們還不如我等簡單卻直接的作用。」

​ ​ ​ 「那麼之前新聞裡面的捷報是?」

​ ​ ​ 「騙人的。為了在迎接最後毀滅前,讓人民能夠安心苟延殘喘的騙局罷了。」

​ ​ ​ 聽著艾薇所說,子丑不得不信,畢竟艾薇是這個國家所開發出來的國家守護型人工智慧,現今更被升級到星球守護級別,操縱著一部分星空堡壘上的智能中樞。方才他所說的「我等簡單卻直接」的力量,想必說的就是人工智慧結合機械生技的眾多作戰兵器吧。

​ ​ ​ 「所以,逃跑吧子丑,我們毫無勝算,無論是這星球、還是結合星域裡其他星球的聯軍,都已對星蟲毫無辦法,只能死守著最後一處,也是我們起始的星空據點,『希望』堡壘。」

​ ​ ​ 子丑依舊輕撫艾薇的頭,搖頭道:「你忘了嗎?我就是為了對抗他們而自願改造的半人造人士兵,仿造大戰士們以天干命名,我等以地支為名。我第一位,封號『子丑』,即便戰況不利,死戰就是我唯一的選擇。再說,能逃到哪裡去?這星域已被星蟲封鎖了吧?他們數量繁多,為了填飽肚子生存,不把我們啃蝕乾淨豈肯罷休?」

​ ​ ​ 艾薇聞言只得嘆了口氣,閉上眼靜靜躺著,無奈卻也只能接受,這就是這片星域可悲的宿命。

​ ​ ​ 就這樣過了不知多久,艾薇赫然起身,呆呆的看著天花板,但子丑知道,她正在看著星空世界。

​ ​ ​ 「怎麼了?」子丑問道。

​ ​ ​ 艾薇潸然淚下,轉頭看著子丑道:「就在方才,『希望』…破滅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