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說,不說了。
不好說,不說了。

當前目標:寫完念力修仙機關術

念力修仙機關術5

​ ​ ​ 飛船升至高空,朝著和前往不俊視為「祕密基地」的三合院、山洞反向飛去。這正是不俊看過地圖後,決定將「祕密基地」設在反向的原因;畢竟城鄉之間的交流必定比其他的方向來得頻繁許多,若地點沒選好,被其他人撞見「祕密」的機會實在太高了。

​ ​ ​ 飛船穿過結界,用比機關鳶快上不只數倍的速度飛行。許多人到了甲板上,看著陣法光膜外的藍天白雲,和地面上的山明水秀紛紛稱奇;這是他們第一次在這麼高的地方觀景。

​ ​ ​ 莫不俊依然坐著不動,一來不管前世、現世,他都常在高空之中,二來他正想著這次「行動」的細節。

​ ​ ​ 「兄弟…想什麼這麼出神?」不生依舊不長眼的過來話家常,而不俊依舊視若無睹的保持沉默。直到又一個不長眼的女孩走過來,嗯,是班花不美,這可不能不給面子了,畢竟她是被眾人關注的對象,若不好好應對也是會被另一總層面上的關注的。

​ ​ ​ 「不俊同學,大家正討論一個議題,想聽聽你的意見呢~」不美用相當親和的語氣對著不俊說著。

​ ​ ​ 「嗯,應該是因為我長得帥。」莫不俊突然沒頭沒腦的說。

​ ​ ​ 「咦?」不美歪頭,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該作何反應。

​ ​ ​ 「嘶?」不生手抹著額頭冷汗,替莫不俊的腦迴路感到擔憂。

​ ​ ​ 其實莫不俊只是很疑惑,不理解大家討論議題關他屁事,為什麼要來問他的意見?只好隨便給自己一個理由。

​ ​ ​ 「嗯,什麼問題?」

​ ​ ​ 看到莫不俊回神,不美也從心裡旁白「是滿帥的」跟些許羞赧中鬆了一口氣:「我們是在討論,若不小心摔下甲板,那麼我們究竟是會被船外的陣法光罩接住還是會掉下去呢?」

​ ​ ​ 「……」莫不俊一時無語。

​ ​ ​ 這群熊孩子想這什麼鬼問題?無聊又沒意義…

​ ​ ​ 但是,不能怠慢班花,好吧。於是他開口道:「這其實很簡單…」

​ ​ ​ 班花、不生、被話題吸引的其他人、原本在甲板上因為班花走進來問問題而跟著進來的人,一時間都專注在他們這屆鄉中怪胎學霸的回答。

​ ​ ​ 莫不俊一手指向不生道:「把他丟下去不就知道了?」

​ ​ ​ 「「「「……」」」」

​ ​ ​ 眾人一片安靜,好直接(詭異)的答案,但…好有道理呀!於是眾人轉頭…

​ ​ ​ 盯…

​ ​ ​ 盯…

​ ​ ​ 盯……

​ ​ ​ 在眾人的視線下,不生一陣腿軟跪下,他搓著手對著不俊求饒道:「丑鬼…老弟…不…我叫你哥,別再玩我了,不然我真的沒命,十死不生了!」

​ ​ ​ 莫不俊感到十分…萬分…呃…十萬分無奈,於是他從機關箱裡面取出一個帶有按鈕的木製小圓球,領著眾人來到甲板上。

​ ​ ​ 眼見老師們並沒有阻止學生們的好奇心,不俊將木球交給不生後說道:「按下按鈕丟下去。」

​ ​ ​ 看著這像極了之前當助手時,莫不俊研究的東西,不生聞言手抖一滑,便按下了按鈕;從手中傳來細微卻固定的振動和耳中聽到的滴答聲,他想著:「不會吧?」便趕緊將木球往外一扔。

​ ​ ​ 「就看這球的結果如何吧。」不俊說著,木球便自由落體,穿透了光罩。

​ ​ ​ 「原來是會穿透的。」不美做結論的同時,下面傳來輕微的「轟轟」聲。

​ ​ ​ 「果然是會炸的…」不生有如逃過一劫般拍胸說道。

​ ​ ​ 眾人聞言不明所以的滿頭問號,不俊只好解釋道:「加了一點火藥罷了。以這重力加速度落到地面砸到人是會死的,就讓他在半空散了吧。」

​ ​ ​ 眾人這才明白的點頭喔喔。

​ ​ ​ 忽然一陣像是烏鴉的叫聲傳來,老師們和副院長眉頭一皺,便見到四周開始有黑色的一米巨鳥一隻隻的飛到空艇四周環繞,到最後黑壓壓一片,讓人彷彿身處巨大鳥巢。

​ ​ ​ 一隻特別大的巨鳥停在船前,口吐人言道:「媽巴個羔子,本王帶著族鳥們在這天空遨遊得正興,是哪個王八蛋丟了個土砲下來,砸得本王頭疼就算了,還把本王的毛都給炸焦了…」巨鳥說完還用翅膀指了指自己腫個包的腦門。 ​ ​ ​ ​ ​ ​ ​ 雖然看不出哪裡被炸焦了,但眾人還是不約而同的看向兇手…不生。

​ ​ ​ 不生剛站好的腿再次一軟,哎喲一聲坐倒道:「怎麼又是我!?」

​ ​ ​ 只見副院長浮空而起,來到船前隔著光罩對著巨鳥抱拳一禮道:「想必這位是名聞遐邇的烏鴉大王吧。在下墨門小學鄉學院副院長,名號墨修嚴,見過道友了。方才不過是一群孩子胡鬧玩笑,還請大王大人有大量,原諒則個。」

​ ​ ​ 「媽巴個羔子,一群孩子也能將玩笑開到本王身上,本王還要混的嗎?」

​ ​ ​ 副院長此時卻哈哈大笑道:「話不投機半句多,區區一隻二階扁毛畜生也配自稱本王,要打便來,今天若讓你在我眼下傷到這些苗子,我也不用混了。」

​ ​ ​ 「嚇唬我?你我是誰也不怕誰,但別忘了我這族鳥們,一隻一坨屎也淹死你們了。」

​ ​ ​ 副院長哼道:「你們數量是多,但你恐怕也忘了我們是墨家的。」說完手上出現一把散發著熒光的鑰匙,隨著副院長輸入法力,鑰匙變得越發熾亮,空艇響起喀啦喀啦的聲音,數支砲管便伸了出來。

​ ​ ​ 「想嘗嘗我們墨家機關砲嗎?」

​ ​ ​ 學子們再次眼冒星星,但莫不俊這次卻是陷入沉思;他回憶起了白色西洋棋城堡巨塔。

​ ​ ​ 烏鴉大王見狀,看向副院長外那五位出塵修士,再看自己帶來的這些「小傢伙」都不過是「菜鳥」,若真起衝突怕是會死傷慘重,那要如何向老祖交待?

​ ​ ​ 於是牠惡狠狠道:「這一帶是我們東姓烏鴉一族的地旁,你們最好就小心點,免得哪天路過死得無聲無息!哼!」

​ ​ ​ 接著牠再次發出刺耳的叫聲,一旁的巨鴉群才一哄而散。然而光罩上卻傳來啪嗒啪嗒的聲音,竟是一坨坨黃白之物如蛋雨滴落。

​ ​ ​ 副院長搖頭失笑:「這畜生還真說到做到,臨走前也不忘噁心我們一番。」接著他收起鑰匙,手再一揮,光罩上便揚起一陣巨風,將那些穢物都給「掃落」。

​ ​ ​ 莫不俊見狀心想:與其被這「堆」金銀財寶波及,好像不如被木球給砸死比較舒服些…

---

​ ​ ​ 小插曲結束,眾人終於再次看到一道亮麗的光牆,裡面還有著實體的城牆,兼愛城總算在過了約莫半天的路程到了。

​ ​ ​ 飛船降低高度至城牆高後停在光牆外,實體城牆上的其中一人,平踩著一個大輪盤,騰空來到船前,果然如副院長所說的神識一掃而過,抱拳道:「看陣容,可是參與九院共試者?不知來自何鄉?由哪位長輩帶隊?」

​ ​ ​ 門衛居然是出塵境修士而非武者?不愧是數百萬人口的城市。畢竟在互利鄉,除了學院的老師們,修士屈指可數;算上學院畢業生,守衛戰力也是武者為主。

​ ​ ​ 看見對方依賴法器便能飛空,莫不俊知道這是出塵境修士法力初成,已可順暢的將法力輸入法器使用才能做到的;和自己雖然目前也有修習法力但轉換低落,只能使用能源晶石作為機關鳶的動力是不同的。而像副院長這樣的三花境修士法力就更凝實了,甚至可以直接踏空而行。

​ ​ ​ 副院長上前亦是抱拳回答道:「在下墨名修嚴,帶領互利鄉的學子們前來。」

​ ​ ​ 墨名?這是被賜姓墨了,除了必須是三花以上修士,還要有大功才行。於是該門衛態度更是尊敬道:「啟稟前輩,兼愛城不允許飛船入城,所以各城門附近皆有停泊口,還請隨小人來。」

​ ​ ​ 大城市出入繁雜,所以嚴格管制是必須的,不像不俊在偏鄉可以隨時隨地出入。

​ ​ ​ 「這點規矩我還知道,煩請帶路了。」

​ ​ ​ 於是眾人跟著這名修士來到停泊口後依序下船,副院長道:「兼愛城佔地相當廣,即便搭車前往城市學院(這次的考試地點)也要小半天,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提前一日到兼愛城的原因,否則我們是趕不上明早集合的。等等我們會直接前往墨家行者在此城建立的根據地,這也是我們今晚住宿的地方。順帶一提,通常為了管理,城市都是禁飛的,所以就連我也要一同搭車。」

​ ​ ​ 副院長說完,一位老師便帶著幾位車夫,拉著獸車過來;當然,這拉車的魔獸是屬於較為溫馴的。目前看到有兩種魔獸,一種形似巨大的蜥蜴,另一種則如同巨大的山豬。

​ ​ ​ 眾人分成七台車,看著不美上了其中一輛,不生也跟著屁顛屁顛的上去後,莫不俊也快速的上了…另一輛車;快得不生一回頭便沒看到人影。

​ ​ ​ 終於甩掉這兩個煩人精了,這是莫不俊唯一的想法。沒辦法,他想考慮的事情太多了,實在不想一直花時間在這兩個沒事找事的人身上。

​ ​ ​ 六十名學生陸續選好車後,五位老師和副院長也各上了一輛車,留下了一輛「沒大人」的車;遺憾的是,並非莫不俊的那輛。

​ ​ ​ 在車夫的吆喝駕馭聲中,魔獸拉著車子在專用車道上快速奔馳。這城市的道路設計思想很簡單,卻很自然人性;車道在外圍繞著坊、市、宅、院,內部巷道禁止行車,唯人可走。其實想想也是必然,畢竟獸車龐大,擠都不一定擠得進去,何必跟人爭道?

​ ​ ​ 跟莫不俊同車的老師是一位年紀稍長卻外貌慈祥、總是笑臉迎人的女老師。雖說修士已可一定程度上的駐顏,但這位老師聽說自從某次任務受了創,傷了根基無法寸進後,便自願成為駐鄉老師培養後生,外貌便也因傷隨年齡漸漸老化。

​ ​ ​ 老老師心平氣和的孩子們聊天說地,但莫不俊毫不參與,因為他必須把要接下來的計畫,好好理一理。

​ ​ ​ 終於,墨門在這城市的駐地到了,數棟雙層樓宿舍在夕陽下背著光排列在眾人眼前,以及…八鄉的熊孩子們。都市的孩子們本來就在城市裡面有住處,所以只有八鄉外來學子們在此住宿一晚。

​ ​ ​ 莫不俊下了車,就看到副院長走到駐地裡一位身旁圍著其他人、身著青白混染文士袍服、面目溫雅的中年男子身旁抱拳見禮,而那男子身旁還站個小女孩。

​ ​ ​ 「咦?」莫不俊不禁歪著頭,看向那有著銀髮雪絲的女孩。

​ ​ ​ 其實盯著那女孩的人不只他一個,不說那剛下車的同學們,就連其他八鄉的孩子們都不時的斜眼偷瞄這位,在此大陸人族黑髮當道下獨樹一格、又有著精緻小臉蛋的女孩。

​ ​ ​ 「嘩!」不生一下就看呆了。

​ ​ ​ 一旁的不美對著不生嫌棄了一下,卻也對女孩的特別感到讚嘆,然後「欸?」的一聲,看著走向女孩的莫不俊。

​ ​ ​ 中年男子、副院長,和想來是其他八鄉帶隊者的大人們寒暄正歡,並沒有在意這個走到了女孩身旁的小子,唯有那小女孩有點訝異的看著這和自己面對面的男孩。

​ ​ ​ 「有事嗎?」還沒來得及說出口,那小子就已經在眾目睽睽下將手放到了她頭上…

​ ​ ​ 「唔…這手感不太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