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說,不說了。
不好說,不說了。

當前目標:寫完念力修仙機關術

念力修仙機關術6

​ ​ ​ 學子們目瞪口呆,大人們也是一愣,唯獨莫不俊依舊不停摸著對面女孩的頭道:「跟記憶中手感不太相同啊…」

​ ​ ​ 看著小女孩眼中泛淚,莫不俊道:「久別重逢,太感動了嗎?」

​ ​ ​ 原來認識?眾人聞言無不如此想,但小女孩接下來的反應狠狠扇了眾人一耳光,

​ ​ ​ 「啪!」

​ ​ ​ 也真實的扇了莫不俊一耳光,加上內力的。

​ ​ ​ 「變態!」

​ ​ ​ 小女孩熱淚盈眶的跑走,留下了愕然的眾人,還有被打啪在地的莫不俊。

​ ​ ​ 「怎麼回事?」副院長問道。

​ ​ ​ 摸著臉上紅腫,莫不俊口齒不清道:「呃…大概四偶認湊人…」

​ ​ ​ 盯…

​ ​ ​ 盯…

​ ​ ​ 盯……

​ ​ ​ 慶幸眾人的目光焦點終於不再是自己,不生感謝不俊的同時也在內心發了個宏願:不俊必須死。

​ ​ ​ 那文雅中年男人呵呵笑道:「這小子真逗。」然而其身上開始散發著帶起一陣冷風過境的淡淡殺氣,才真實的反映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誰動我女兒,我炸他祖墳!女兒賽高!媽的!這小子必須死!

​ ​ ​ 若莫不俊擁有讀心術,他此時也必定能聽到所有男學生們內心一致的正義之聲(羨慕忌妒恨):這小子必須死! ​ ​ ​ ---

​ ​ ​ 莫不俊的行為,倒是導致了大人的交流提早結束,這樣才能把這群熊孩子帶回宿舍「放養」―嗯,眼不見為淨。

​ ​ ​ 在墨家如此「開明放任」的制度下,其實今晚的時間是相當自由的,於是墨家的學子們各有各的事,大多是為了明天的考試準備,也因此他們自動自發的來到了互利鄉的宿舍區,準備堵上莫不俊,讓心裡先來個痛快。

​ ​ ​ 「死變態,滾出來!」來自「八鄉」的學子在宿舍前吆喝著,想要讓教莫不俊做人。嗯,不只其他七鄉的人,就連互利鄉的的學生也加入了隊伍,好比那個罵得特別歡的不生。

​ ​ ​ 然而儘管他們如此喧囂,莫不俊早已趁分配完宿舍時的空檔,偷溜出去了;去明天的考試會場,都市學院探勘(佈置)一番。

​ ​ ​ 他背著機關箱走下獸車,將車資以這世界的貨幣「水晶幣」拿給車夫…

​ ​ ​ 「同學…您倒是放手啊…」莫不俊緊緊抓著那三片以壺為形狀的紫水晶晶幣,讓車夫想抽也抽不走。

​ ​ ​ 莫不俊吞了口口水,咕噜一聲沙啞道:「My precious...」

​ ​ ​ 「啥?買普瑞羞斯?你在說哪國語言啊?不…你倒是給我放手…」

​ ​ ​ 莫不俊依依不捨的鬆開那寶貴的研究資金的一部份,心嘆:「錢非萬能,但是沒錢失能啊…」這也是為什麼明明可以再裝死一點,但他還是要讓以前在學院的考試都擦邊及格,這樣他才拿得到第一跟獎學金啊!

​ ​ ​ 目送車夫(還有他的水晶晶幣)離開後,他才落寞的看向這鼎鼎大名的都市學院。他來到這沒有富麗堂皇卻反顯得莊重古樸,充滿著墨家韻味的青銅、墨綠色系大門前,門上一道溫暖的光芒掃過,他身上的墨家學生身份玉珮便也發出淡淡光芒呼應,於是大門嘎嘎的橫向打開,他就這麼進入了。

​ ​ ​ 還真有墨家的風格,不論是外觀設計,還是內在鬆散的開放。他相信,今天就算來者並非墨家人,這道門還是會開,這就是墨家的自信和思想,無事不可對人言的態度。

​ ​ ​ 此時的校園看起來沒什麼人,他輕輕釋放著念力,藉由念力對四周的觸碰和回饋,來感知四下的情境。和自己跟聲納有幾分類似的念力感知不同,白天被神識掃描的時候也有極些微的身體碰觸感,但感覺到更多的是精神這種他不了解的玄奇層面被接觸了。就前世的記憶,被精神感應讀心是不會有身體碰觸感的,這樣說來神識也許就是精神感應加上一點點的念力?

​ ​ ​ 莫不俊沿著校園走動思考,直到他的念力碰觸到了三個人。他將念力擴散得又輕又慢,應該是沒有被發覺,畢竟他之前在互利鄉也曾偷偷散發出念力,但是都沒有人察覺。又或是大家都認為那沒什麼?以莫不俊的觀察,他認為是前者。

​ ​ ​ 他沒有冒失的去打擾那兩人,而是躲在一處教室牆後,偷偷用念力提高耳朵靈敏度,同時透過念力將對方談話的聲音聚集成束,往自己這邊傳來。

​ ​ ​ 聚音成束,先天武者內力夠深時也可以使用的談話技巧,不過是用在主動發話的時候將自己的聲音收斂,避免被第三人聽到;現在莫不俊的是念力收音版。

​ ​ ​ 「妳考慮清楚了?墨門不會阻止妳,但這一去生死自負。」一名男子的聲音說著,和他對話的則是有點熟悉的女人聲音:「這是私事,徒兒自然不敢勞煩師門。至於生命,又有什麼好眷戀?自從那次受了傷,徒兒的修為不得寸進,現在陽壽將盡,便想在死前了結這一切。」 ​ ​ ​ ​ ​ ​ 男子嘆道:「唉…孽緣…」

​ ​ ​ 女人沒有回應,男子續道:「去了又能如何?現在他實力比肩三花修士,而妳就是個老出塵,無論妳想怎麼做,都沒有足夠的實力。還不如留在學院裡,跟這些孩子們一起度過這最後的生命。」

​ ​ ​ 女人沉默了一下道:「如師父所說也不錯,但此憾不解,徒兒怕死不瞑目。」她頓了一會又道:「我見到他了,我知道他是特地來見我的。」

​ ​ ​ 男子依然嘆氣,女人決絕的跪下磕頭道:「多謝師父的養育之恩,徒兒此去怕是後會無期,請師父保重。」

​ ​ ​ 男子道:「唉…去吧…妳已經長大了,何況你對墨門的回報已滿,有權決定自己的所有事情。」

​ ​ ​ 女人聞言,起身後又鄭重的行了禮,接著隨著一陣法力波動,一股靈壓宣洩而來。

​ ​ ​ 「妳…妳這是用『迴光返照』燃燒生命,妳瘋了?這樣只會死得更快!」男子訝異又心疼的說著。

​ ​ ​ 女人卻道:「唯有透過此術隨著時間,慢慢將我的功力暫時推向巔峰,我才有站在他面前的資格。」

​ ​ ​ 兩人陷入沉默,片刻過後,女人才道:「師父保重,勿念。」

​ ​ ​ 那女人離開了。

​ ​ ​ 「唉…」男人獨自嘆著氣卻沒有離開,就這樣站在原處好一會,才道:「還不出來?」

​ ​ ​ 自從剛來到這裡,莫不俊便感受到了神識接觸感,於是他嘗試用念力覆蓋住身體,不知道是否對欺騙神識有用?於是他沒有馬上出現,而是等除他以外的第三人先出去自首。

​ ​ ​ 一道極輕微的腳步聲響起,第三人出來後馬上用稚嫩的語氣道歉:「對不起,院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只是剛好走到了這裡…」

​ ​ ​ 原來這男人是院長,就不知是哪間學院的?是說這聲音好像是某女童…

​ ​ ​ 「沒關係,這也不是什麼祕密。」接著男人又說了聲:「小子,你也出來吧。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麼寶貝隱蔽的不錯,但別以為這樣就能瞞過我。」

​ ​ ​ 唔…沒用?莫不俊走了出來,看著眼前貌似中年,卻已白髮蒼蒼的男人,還有一旁有著銀色長髮的女童。

​ ​ ​ 「咦?是你?」女童道。

​ ​ ​ 看見女童的反應,男人道:「沒見過的小子啊,小妮子認識?」

​ ​ ​ 女童點頭道:「他是其他八鄉的學子之一。」

​ ​ ​ 從女童的應答跟稱呼「其他」八鄉這件事,莫不俊心想這位應該是都市學院的院長。

​ ​ ​ 院長點頭道:「剛剛的事雖然不是什麼祕密,但你們也別多嘴,知道嗎?」

​ ​ ​ 女童立刻點頭如搗蒜:「院長放心,薇薇絕對守口如瓶。」

​ ​ ​ 院長見狀失笑,隨手一擺道:「我走啦。」

​ ​ ​ 待男子走了後,自稱薇薇的銀髮女童轉過身,警戒的盯著莫不俊道:「變態,你來學校幹麻?」

​ ​ ​ 莫不俊護住著兩個多小時前的被(毆)打的左臉頰道:「路過…」

​ ​ ​ 「從根據地宿舍區路過到車程要近兩小時的學院來?」薇薇懷疑道。

​ ​ ​ 「這裡看星星比較清楚…」

​ ​ ​ 扯…你就繼續扯…,薇薇額頭一道青筋浮起:「原來變態也喜歡看星星,我對星象學也小有研究,要不你看一下現在星象,我們來討論討論。」

​ ​ ​ 莫不俊抬頭看向天空,然後他就被打啪了。這次是右臉;當然,一樣是內力加持過的。

​ ​ ​ 看著倒趴在地上人形凹陷裡的莫不俊,薇薇說了聲:「唉呀…手滑…」便轉身離開,臨走前還留下一句:「喔…今晚星象叫做『血光之災』~哼!」

​ ​ ​ 莫不俊從洞裡蹶起屁股,然後拔出身體:「呼!」

​ ​ ​ 他拍掉身上的灰塵站起後,摸著右臉頰道:「前世裡艾薇是這樣的嗎?莫非真的錯了?」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一道畫面浮現心頭:「唔…好吧。」

​ ​ ​ 莫不俊繼續在學院走著,最後他覺得都不適當,於是走出校門,來到了附近的市區,逛著晃著,直到一處堆滿垃圾的髒亂暗巷,他終於滿意的點點頭。

---

​ ​ ​ 隔日一早,八鄉的領導者,帶著各自的學生們搭車來到城市學院大門前,而不俊昨晚見到的男子已經帶著城市學院的學生們,站在門口迎接;當然,大人們免不了又是一陣寒暄。

​ ​ ​ 跳過各種繁文縟節,第一階段考試―筆試,終於開始。莫不俊一邊寫題,一邊看哪些題目比較適合偽裝錯漏;就這樣,考試來到了尾聲。

​ ​ ​ 觀察了其他考生一天,果然其他鄉市的學生們都用功多了。除了那些一看就是頭腦不錯、極度自信,往往振筆疾書下,迅速交卷的資優生們,其他學生們也有將近一半能夠在時間到之前提早交卷。相比之下,互利鄉裡面那些熊孩子…

​ ​ ​ 今天第一天就是筆試,而這堂草藥學科目考完就結束了,現在距離響鈴剩約莫二十分鐘,大多老師們都在各教室監考中,緊繃漸減的準備迎接這可以鬆口氣的瞬間,時機到了!

​ ​ ​ 莫不俊將考卷交了,走出時果然四周已經有許多提早交卷在等集合放學的學生們。只想著這些掩護不錯,毫沒注意到他們不時用難以言明(去死)的眼神偷瞄自己,莫不俊伸了個懶腰…

​ ​ ​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天空的陽光無比和煦溫暖,所以這時間好,所以這時間不好,所以這時間恰恰好。

​ ​ ​ 莫不俊將念力分成小小一絲,輕輕的將其沿著學院步道送出,來到了大門…附近的市區…到了昨晚那處暗巷,進入了裡面一位披著黑色大斗篷、癱坐在地的碩大身影裡;於是那身影發出喀喀的聲音站起身、抬起頭,目透青光。

​ ​ ​ 來吧,子丑初號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