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說,不說了。
不好說,不說了。

當前目標:寫完念力修仙機關術

念力修仙機關術8

​ ​ ​ 隔日,「術科」考試照常舉行。這次八鄉一市的學子們,都聚集在城市學院巨大的演武場上,這裡擺放了一些考試「道具」,例如三顆直徑約半米的淡黑水晶球、九具高度不一的跨欄、數顆鉛球等。

​ ​ ​ 現在他們這些入學三年的,又或者說平均九到十歲的,基本上就是在武者後天境界打底子,此時的基本功分別是「吐納」、「養體」、「功夫」。三項技能都駕輕就熟後,便能水到渠成的晉入先天境界,此時的追求大致上對應著後天三項能力的登峰造極,對外界氣息的吐納成功轉為內呼吸的「龜息」,身體強健後去除雜質、洗淨鉛華般的「淨鉛」、功夫技巧反璞歸真後若有似無的「真意」。

​ ​ ​ 一般而言,能夠在二十歲前成為先天便是天才了。與此同時,武者境界並非就不能接觸靈氣,這也是這擁有高度修真文明的世界厲害的地方。或許是人類演化的結果,任何人只要肯學,都可以透過自身天賦,或者是符籙、道具協助,感受到靈氣並且轉化為法力儲存於體內。

​ ​ ​ 但要從武者築得道基成為修士卻沒這麼容易了。心、技、體、法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對於天地、自然、道的感悟,最後一朝悟道而超凡「出塵」。難就難在這感悟上,因為他沒有所謂的界線,模糊得玄之又玄,所以多的是卡在這不得頓悟的武者們,能夠出塵的武者們十不存一。

​ ​ ​ 而眼前的道具除了那感應法力的黑晶球外,都是為了考校後天武者基本功設計的。嗯,畢竟先天武者和修士們也不太需要考試了…

​ ​ ​ 是說連續兩天沒見到入城時同車的老老師,昨天就有些懷疑,今天可以算是確認了:前晚跟花院長對話的那熟悉的女人聲音,便是這位老老師的吧。不知道她的事情到底如何了?而花院長昨天如此輕鬆的態度,是真的不再把老老師的事情放心上了?還是故作堅強?

---

​ ​ ​ 考試開始,各項測試單位都排著長長的人龍,入水池閉氣測試吐納成就,丟鉛球和舉重則是純粹測試身體機能,木人樁測試拳腳功夫的熟練度;而莫不俊正排在一堆跨欄這邊,透過跳上欄杆測試輕功水準。

​ ​ ​ 莫不俊估計自己吐奶一跳的話可以有四米高,不過他跳上三米跨欄便當作自己的成績,畢竟這年紀的武者們跳到三米已經中上了,四米是資優生的專利,雖然他很認真,但是他不想成為老師上心的一份子。

​ ​ ​ 「嘩…」一旁傳來一陣驚嘆,莫不俊轉頭一看,原來是那銀髮女童薇薇跳上了五米跨欄。也難怪眾人驚訝,這可是天才才做得到的,據不生那話癆所說,每屆體能考試,兼愛城和其八鄉總和,能跳到五米以上的人都不超過三個。

​ ​ ​ 「但是,她那居高臨下的跋扈氣燄是針對我嗎?」莫不俊看著對自己伸出拳頭威嚇的薇薇,揮揮手打個招呼,這舉動反倒讓薇薇額頭青筋再現,心道:「裝…你就繼續裝…看本小姐待會怎麼修理你!」

​ ​ ​ 丟鉛球處,莫不俊拿起鉛球,瞄準比大部份人遠一點的地方,正要丟出,他就被球砸了。

​ ​ ​ 「哎呀,手滑~」薇薇道。

​ ​ ​ 木人樁,莫不俊聚精會神的施展在學院裡學到的拳腳,然後就被旁邊折斷的木人樁砸了。

​ ​ ​ 「哎呀,這木人樁怎麼這麼脆弱?」薇薇道。

​ ​ ​ 水池邊,莫不俊剛排隊就被踹下了水池。

​ ​ ​ 「哎呀,這隊伍太擠了?」薇薇道

​ ​ ​ 眾人:「……」

​ ​ ​ 莫不俊爬出水池,甩甩身上的水,然後饒有興致的走到薇薇旁邊,薇薇瞪著他怒喝道:「怎麼樣?」

​ ​ ​ 莫不俊摸著下巴沉思道:「太想我了?」

​ ​ ​ 薇薇額頭上浮現第二道、第三道青筋,一個踵落下壓踢,用莫不俊挖了個大字形凹陷地洞。

​ ​ ​ 莫不俊蹶起屁股、拔出身體、拍掉身上的灰塵起身,看著走遠的薇薇想道:「嗯,爬出壕溝的SOP已建檔。」

---

​ ​ ​ 今天術科測試的重頭戲來了,所有人分散排在安放三顆水晶球的大平台前,主持法力測試的老師道:「這三顆水晶球,是來測試你們目前體內儲存的法力程度,根據輸入的法力的質量,由高至低會產生紅橙黃綠藍靛紫等七色光芒,法力越是精鍊,光芒就會越強盛。以你們的年紀大約橙黃色就到頭了,千萬不要為求表現硬撐,以免傷了脈絡。」

​ ​ ​ 眾人依序上台,果然如老師所說的,大多人都是紅色光芒,大約充盈著水晶球核心十公分,少數人紅色光芒直徑來到了二十公分,中間還有一點點黃光散發。而莫不俊輸入法力後,水晶球內散發著近三十公分紅橙交融的光芒,眾人「哦」的一聲,許多老師們也是點點頭表示稱讚。

​ ​ ​ 「嗯,大約是資優生的水準。」莫不俊不悲不喜,他這次沒有保留,因為他對這世界的修仙文明實在太好奇、太不了解,所以他必須真實看看自己目前修仙的水平落在何處,決定接下來的時間分配。

​ ​ ​ 他認為,若要與星蟲對抗,單單以他的念能力是不夠看的,前世就是最好的證明。機關術是一個選項,但他不確定這世界的機關術是否能比前世的軍武優越。這樣一來,這不只是墨門長輩,而是此世全人類最為重視的傳承―修仙文明,就應該是最佳解了;雖然他對如何踏出那一步,成為修士還毫無頭緒。

​ ​ ​ 「嘩!」讚嘆聲再次傳來,班花不美碰觸的水晶球,此時竟是發著約三十公分橙黃之色。

​ ​ ​ 原來班花修行這麼厲害的嗎?

​ ​ ​ 「「「嘩!」」」

​ ​ ​ 「沃草…啊…嚇到咬舌頭…」

​ ​ ​ 自動忽略不知何時又來到他身邊的不生的「咋舌」,他看向眾人同時驚嘆的目光聚集處,薇薇正在該處驅使另一顆水晶球前發出黃中帶綠的光芒,這讓他不禁摸著下巴嘆服:「這小鬼真是有囂張的本錢。」

​ ​ ​ 就連八鄉領導者和都市學院花院長等數位三花境修士遠遠看見,都在私下交頭議論,花院長道:「綠光乍現,這是多久沒出現了?」

​ ​ ​ 某一鄉領導者沉吟道:「一百年。」

​ ​ ​ 另一鄉領導者又道:「百年一見的天才,然而世事多舛,也不知道她能否如你我一般『開花』?像一百年前那位就可惜了……」

​ ​ ​ 墨修嚴聞言立刻咳了一聲,兩人才想起,一百年前有兩人也是如此天才,而且都是花院長的徒弟,只是一次任務中一死一傷,於是撇頭不再言語。

​ ​ ​ 花院長的神情終於不再輕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倒有一位領導者安慰道:「逝者已矣,來者可追。何況您的二徒弟也還在,她這次不是也來了嗎…咦…怎麼不見人影?」

​ ​ ​ 花院長搖頭道:「她去了卻塵緣了。」

​ ​ ​ 除了墨修嚴因為是老老師上司,已被花院長事先告知,餘人聞言都是一驚,各自感慨不語。

---

​ ​ ​ 花了大半天,九個學院的學生們終於都把術科給考完了,一名領導者微微浮空,聲音傳遍全場道:「今天術科考試到此為止,相信你們在這兩天考試中,都可以看到許多優秀的學生,希望你們對彼此的優缺點都能學習、借鑒。接下來三年的課程,將讓你們走出鄉市,若你們不能趁現在改進自己不足之處,很可能出去了再也回不來。因此,我們下午將舉辦一場武鬥友誼賽,由各院自行推舉三人共二十七人參賽,希望你們無論是參賽者還是觀眾,都能藉此更上一層樓。」

​ ​ ​ 午餐時間,也是推舉的時間,在互利鄉學院學生們起鬨中,在法力測試中一名驚人的不美、學霸(鄉裡的)不俊、還有跑龍套的不生,被推舉為比試的三人。

​ ​ ​ 「不美還可以理解,讓不生上場不嫌丟臉嗎?」就在不俊的無奈和不解中,時間來到了下午。眾人依舊聚集在演武場,只是觀賽的人變多了。九院的領導者們、前晚見到的儒雅文士,還有四位未曾見過的兩男兩女,一同漂浮在十米上空,俯視下方臨時搭建的比武平台。

​ ​ ​ 於是莫不俊下午無奈的和這兩位一同走上演武場中心臨時搭建的大平台,和其他二十四人面面相對。一眼望去,那二十四人果然都是上午表現良好的學生,其中也包含銀髮女童薇薇。

​ ​ ​ 中午宣佈比賽的領導者,此時翩翩降落在台上主持道:「第一場比賽是團體混戰,無論你們聯手結盟,或是各自為戰都沒關係,我要你們這一輪二十七人一同混戰,淘汰十一人至剩下十六人為止。同為墨門子女,點到為止,只要認輸或掉落平台便淘汰。開始!」

​ ​ ​ 「就這樣開始了?」毫無莫不俊以為會有的緩衝時間,一位站得近的另一鄉男童,一個飛燕腳就這樣來了―猶如慢動作般。

​ ​ ​ 是的,對莫不俊來說就像是慢動作,在擁有前世訓練、戰鬥的記憶的他面前,在此世依然能使用念能力強化身體的他面前,這些熊孩子們的動作簡直就是過家家。不,若是他所料無誤,後天武者對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甚至先天武者也不是威脅。

​ ​ ​ 莫不俊正想反應,一旁一隻秀氣小手有如風拂柳絮般替他拍掉了那腳,原來是不美替他接過了這腳,讓兩人回到了對峙狀態。

​ ​ ​ 「你對心上人的舉動似乎惹得很多男人的不滿呢~不過同學間要互相幫忙,你為了唸書,功夫應該落後了吧?這位他鄉好手我便替你接下了,未來課業也請你多多關照了。」不美嬌柔說完便又和該男童打了起來。

​ ​ ​ 心上人?功夫落後?

​ ​ ​ 不俊還在愕然徬徨中,又有一個男童攻來,這次不生擋在不俊身前道:「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唸書跟搞機關,所以這體力活你不行。所以雖然我也很想揍你,但看在你是我哥們份上,這爛攤子我幫你收了。不過…記得幫我跟那銀髮美女牽個線啊!」

​ ​ ​ 確實,我好像沒在人前動武過,難怪會給人不行的印象…

​ ​ ​ 「…好吧,那就交給你了。」莫不俊說完就離開戰圈,獨留不生被後來一同趕來的其他男童圍毆。

​ ​ ​ 「喂…不是…嗷…你他媽…噢…好歹搭把手…嗚疼…嗷…」

​ ​ ​ 莫不俊手插口袋,毫不理會不生的哀號;沒辦法,他只得聽懂不生說要替他扛。他遠遠看著另一個戰圈,一個被二男二女圍剿的銀髮女孩。

​ ​ ​ 咦?她人品這麼差?不過以一敵四還不落下風,果真是個天才。

​ ​ ​ 另外莫不俊開始仔細觀察後發現,場上的學生們真不是蓋的。純論後天基本功,他們其實都比自己略勝一籌,就連不生都比自己厲害許多,即便一打五,也還是偶爾能夠還手的…

​ ​ ​ 原來這家伙說自己比起唸書更擅長動手動腳是真的?

​ ​ ​ 仔細想想,自己這半年其實花相當多時間研究機關術,而且開始依賴念力後,似乎就放鬆了武學課業,這樣對道基所需的成熟的心技體法其實相當不利。唉,時間真是不夠用啊!

​ ​ ​ 不美成功將對手逼出場外,嫣然一笑的在不生往生前加入戰圈幫忙,否則不生真的要不生了。

​ ​ ​ 最後群毆不生的那五人都在十六人名單;而薇薇先逼一人出場後,另外三人就就顯得左支右絀,陸續落敗,只剩一人撐到最後。

​ ​ ​ 十六位出線的選手在平台上列隊,除了上述六人外,當然還有薇薇、巧笑倩兮揮手的不美、鼻青臉腫的不生、什麼事都沒做的不俊。

​ ​ ​ 「……」

​ ​ ​ 看著那手插口袋沒事人的不俊,就連老師們都是一陣無語。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